“不认也得认,整个码头,他们说了算!”老苦力苦笑了一下,“码头上上下下有他们几十号人,你一个人跟他们怎么斗?”

“才几十号人,你们就怕了?”张晓珂不可思议地看着老苦力,又看了看整个码头区:“我昨天留意过了,这里一天能停靠几十艘船,靠着搬东西过日子的,起码有上千人。你们都是有力气的,又不是什么文弱书生。他们就几十个人,真打起来,还怕打不过他们?”

“唉……你个乡下来的小孩子,真是什么都不懂。”老苦力摇头叹气,“你别看青帮在码头上只有几十个人,但是个个都是狠角色,下手重得很。之前也有人结起伙来,凑了一百多个人,想要不交保护费。他们也以为自己人数更多,不用怕。可结果两边对上,青帮的人一人一根铁棍,冲过来就专门盯着要害打,当场就把他们给冲散了。后来,领头的那小子,被给生生挑断了两条脚筋。”

说到这里,老苦力都忍不住全身抖了一下:“这以后,哪还有人敢再闹事?好在要的也不多,只要交一成就行,咬咬牙也就挤出来了。”

“这……就没有警察管么?”张晓珂不敢置信地问道。

“警察?警察哪会管他们。这些钱里头,就有分给警察的。你要知道,这位青帮大大小小十几万的弟子,全国各地到处都是。现在咱们头顶上这一位啊……”老苦力伸手,指了指上面:“听说当年就在青帮里头待过,还是有正式辈分的那种。”

老苦力说的“头顶上那一位”,自然指的就是蒋介石了。张晓珂确实记得张爸上党史军史课的时候说过,蒋介石入过青帮的门,拜了黄金荣为师父。

“既然听过,那就该知道,咱们是斗不过他们的,还是老老实实破财消灾吧。”老苦力点头,“年纪轻轻,火气别那么大。和为贵忍为高,天大的事情,忍一忍都过去了。”

他当然不想交这十个铜子了。这明摆着就是向黑恶势力屈服嘛!

要是换了在自己那个年代,张晓珂才不会怕他们。

张爸离开部队之后,就是转业进了公安局的,经常对他说,守护人民,就是警察的天职。

但现在……连民国的警察都和这些黑-帮分子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再说了,他们拿的绝不是这十分之一而是更多。

张晓珂想到张爸之前给自己讲过黑社会盘剥老百姓的手段之一,就是欺行霸市垄断价格。这个码头被青帮控制,不光是控制苦力,也控制了那些船主。只有青帮点头,工人才能在这里干活,反过来船主自然也是一样,想要卸货就得听青帮的,他们居中牟利吃两家,船家给的卸货费肯定不是这么点。

也就是说,自己先是被他们拿走了卸货费的大头,导致十个麻包才能赚一个铜板,还要交每天收入的十分之一当保护费,这简直就是吸血鬼!

不行,自己打死都不能交钱!

“你怎么……唉!”老苦力摇了摇头。

“说完了没有!”一声暴吼传来,光头不耐烦地看着两人:“老东西,你要是说不清楚,那就别怪我的人来说了。”

说话间光头朝身后的男子示意,几个打手已经超这里走了过来。

他们并没有抽出腰里的匕首或是板斧,而是每人手中拿一根半米以上长度的铁棍,右手捏着,在左手掌心里不停拍打着。

老苦力似乎是认识这几个打手,连忙向他们赔笑脸。

“铁龙哥!千万别动手,您行行好,再缓他一天。他刚来的什么都不懂,年岁还小。”

“缓一天?昨天已经缓了一天了,现在还缓?人人都这么做,我们还吃不吃饭了?”

名为铁龙哥的打手冷哼一声,走了过来,斜眼看着张晓珂:“我管他是不是昨天才来的?干活交钱这是规矩!规矩要是坏了,以后我们还怎么办事?”

只见铁龙扭头对着另外几个打手使了个眼色:“来吧,给他上上规矩。”

那几个打手摩拳擦掌,狞笑着走了上来。

“不是我想打你,而是我不能让这码头上的苦力知道,规矩就是规矩。谁坏了规矩,都是这个下场!”

铁龙话音刚落,一个手下已经飞起一脚,踹在了张晓珂的小肚子上。

张晓珂被猛地踹得向后倒去,在地上翻了个跟头,还没来得及爬起来,马上就是一通拳脚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

“放心,我看你年纪小,不动铁器。打完你,让你记得更牢一点,码头的规矩,不能坏。”铁龙狞笑的声音传过来。

张晓珂被密集如雨的拳头打得根本站都站不起来,更别提还手了。

更何况,就算给他机会,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绝对不能还手。

他还得活下去,活五天!

要活下去,就得吃饭!

要吃饭,就得留在码头上干活!

这顿打,只能忍着!

好在铁龙看起来的确只是为了给他点教训而已,那几个手下没一个用铁棍的,就只是拳打脚踢而已。张晓珂只能抱着头,蜷缩在地上,任由码头帮的人狠揍着。

“汪汪!!!!!!”

正被打着,张晓珂突然听见了一个愤怒的叫声,由远及近,飞快地靠近过来。

坏了!!

虽然被打得头晕脑胀,但张晓珂还是瞬间反应了过来。

是阿布远远看到自己被打,冲过来,想要保护自己了!

“阿布!!!别过来!!!!走开!!!!!!”

张晓珂不顾落下的拳脚,挣扎着抬起头,撕心裂肺地大喊了起来。

但他已经喊迟了!

或者,就算是没有喊迟,恐怕阿布也不会听他的。

穿过围着他的人缝,张晓珂看到阿布正龇着牙,双腿在地上用力一蹬,向着一个打手的大腿狠狠咬了下去。

“啊!!!!!”

那个打手惨叫一声,用力一蹬腿,把阿布给蹬飞了出去。

而其他几个打手,也都被这么一打岔,停了下来,直愣愣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哪来的野狗!”

被咬的打手抱着大腿,上面的裤子破了,肉也被扯下来了一块,正不断往外流着血。

铁龙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铁青,瞪着张晓珂,缓缓道:“这是你养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