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杭市到我老家并不算远,也就两个小时的车程。

我们是中午出发的,虽然1点多就到了,距离也不远,但是因为没吃午饭,又加上舟车劳顿,所以俩人到了之后像两匹饿狼一样干饭。

等到我和胡屠夫吃完,准备启程的时候,突然走进一位身穿浅灰色长袍,瘌痢头、胡子拉碴,拿着两道幡的老先生走进了饭店。

这种装束根本猜都不用猜就知道他肯定是个算命的,民间一直有句话:十个算命九个半骗。

现在想来我这人也是贱兮兮的,干什么不好非要去逗逗人家,想来让人家尴尬也是好的……

见他进门,我当即就问了,老先生可否为我算上一卦。

瘌痢头面无表情,只是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然后告诉我说他一天只算三卦,今天已经算完了!

没办法,见他也不肯给我算,我也不会不讨趣的继续凑上去,于是便跟胡屠夫去他家了。

胡屠夫跟我不是一个村,不过也差不太远,所以如果解决完事情之后时间还早的话,我就打算回家看看。

其实胡医生的事情我也想了一路,首先排除的就是鬼魅作祟。

众所周知,鬼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民间盛传鬼怕木匠、屠户、孕妇、恶人这四类人,虽然这种东西无从考究,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在古代,木匠是手工业最好的代表,尤其在鲁班以后,更是被奉做神明。

木匠的墨盒,平时用来标直线的工具,更是鬼所害怕的东西。有一种说法是墨盒集中了人类的智慧,故而有法力。

而墨盒有了法力,就相当于成为了法器,那小鬼自然也就害怕他了!

屠户则是因为宰杀的牲畜很多,身上沾染了恶气和牲畜的怨气,所以鬼不敢靠近,屠户的刀也常用来做避邪之物。

民间传说,女人怀孕后,头顶会有三层金光护体,这是由于孕妇在人生生世世的循环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她负责把转世投胎的魂魄带到人间,因此鬼是无法靠近孕妇的!

而恶人其实是最好理解的,极恶之人一般身上都有很重的煞气,假如一个人真的杀了许多人这个人身上有很重的杀气,嗜杀成性。

正所谓神鬼怕恶人,穷凶极恶的一般灵魂不敢惹,比如白宝山,魏振海等等。

旧题宋·苏轼《艾子杂说》更是描述道:“王曰‘前人已不住矣,又安敢祸之?’艾子曰:‘真是鬼怕恶人也。’”

如今虽然不是胡屠夫着了道,但毕竟他也是胡医生的家人,又加上胡屠夫常在家中宰杀牲畜,所以一般小鬼根本就不敢靠近这家,更别说来害人了!

思来想去,我觉得这件事跟那只黄鼠狼肯定脱不了干系,于是进他家前就跟他找了一只土狗和一只大鹅。

因为不管是土狗还是大鹅都可以算是黄鼠狼的天敌,即使那只黄鼠狼已然是成仙成精,就算我不是它的对手,至少还有它们的天敌给我来撑撑场面!

说来也巧,我刚牵着一狗一鹅进门,屋内立马有人在那喊:“醒了醒了!老胡醒了!醒了!”

但马上,一记惨叫引来了街坊邻里的围观。

我和胡屠夫听见惨叫,赶紧冲到屋内查看,只见那胡医生正拼命的想咬断自己的舌头,此时胡屠夫的母亲正竭尽全力扒着他的嘴巴呢。

看到胡医生满嘴是血的舌头我就猜到了,肯定是那畜生看到我来了,气急败坏想咬让他咬舌自尽,结果一下没死,这才准备开始第二次!

见状,我赶紧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提前准备好的驱邪符,念道。

“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祥,口吐山脉之度火,符飞门摄之光,提怪遍天逢历世,破瘟用岁吃金刚,降伏妖魔死者,化为吉祥,太上老君吾吉吉如律令!”

咒毕,我大喝一声‘敕’,然后就着灵符一掌拍到胡医生的额间。

啊———。

胡医生一声刺耳的叫喊声,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声音根本就不可能从人嘴巴里发出来!

而我也更加确信了我的判断,胡医生应该是着了黄皮子的道了!

“我等劝你速速离身,否则莫怪我等道法无情!”虽然我现在的道行可能只有几年甚至更短,但气势还是要摆出来的,不然连我自己都吓不到,还想吓到人家吗!

那厮听我说完,浑身颤抖,但我看的出来,它根本不是害怕的颤抖,而是兴奋的颤抖。

说时迟那是快,我正想跟它第二波谈判,那厮直接就一跃而起,倒挂在房顶上,接着迅速朝我冲来。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帮人处理这种事情,所以经验不足,该带的东西都没带足,包括刚才用到的驱邪符也只带了4张,用一张少一张的!

我正想掏符再给它来一下,谁知它速度极快,根本不给我反应的时间,一个乌鸦坐飞机就把我压在屁股底下,动弹不得。

开始我还能撑上一会儿,但不知道这东西为什么越来越重,到后面直接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脸也变得通红,脖子上、额头上皆是青筋暴起的。

见此情况,我赶紧用右手大指甲掐住左手大指甲下方,急掐了一道驱百怪诀,同时念道:“玄武大帝在眼前,神归庙,鬼归坟,妖魔鬼怪归山属林,玄武真君急急如律令!”

正当我准备一记手诀打向它的时候,谁知道这厮竟然当众脱掉了裤子,又一屁股坐到了我的手上。

作法时最忌讳的就是沾染了污秽之物,比如裤头、排泄物、下体、经血等等。而它这样做的目的,正是破我的功法!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迟早得一死,没办法,我一狠心,一下咬破舌尖,对它喷出一口精血。

这口精血乃是生命之血,是人血液中最精华的部分,更是人之精气所在,大多鬼怪都是受不了这口精血的,所以这常被道士用来保命!

果然,这只黄皮子也受不了!

被我这一口精血碰到,立马发出‘呲呲呲’的声音,连连败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