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东郭凯瑞是个老头,但他的反应也是极快的,反手一个扣手想要擒住顾态的喉咙。

只听‘嘭’的一声,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速度快的用肉眼根本就无法捕捉到,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道士打架,以前我觉得道士打架就是站在原地,动动嘴皮子念各种神咒,要么就是互相扔扔桃木剑、符箓什么的,今日一见果然大涨我的知识啊!

我们平时看的影视剧,里面人物比武切磋运用的武功大多是表演性武功,说的通俗点,就是怎么好看怎么打的。

但眼下东郭凯瑞和顾态过招看的那是真过瘾,不仅招式花里胡哨,威力也不小,因为能清楚的看见他们身上肉的震颤。

又是一记响声,两人互相接了一掌。

一股气波直接就将俩人弹开,重重地砸到身后的路人身上或是店面墙上。

先看顾态,他大概有一米七八左右,原本盘着的头发已经在战斗中散落开来,长发及腰的。

这厮脚蹬一双布棉鞋,身穿藏青色大马褂,一对剑眉树两边,脸是国字正气脸,不能说气宇非凡、鹤立鸡群吧,但也总算是长得中规中矩,甚至有点小帅。

再看东郭凯瑞,这小老头留了一个干练的寸头,但胡子和眉毛奇长无比,让人看了有一种猢狲成精的感觉。

今天他穿着一身老干部标配中山装,胸口还插了一株白色菊花,给人以一种压抑的感觉。

这会儿刚过过几招,俩人都或坐或瘫在地上喘着粗气,但目光始终没离开过对方。

突然,东郭凯瑞盘腿坐起,两手之中指与无名指微屈,拇指轻捏成内圆圈,其余小指与食指伸直,掐了一道怪印。

“还说我四象派通寇,结电母印乃是‘假盼’九菊一派的本门法术,你也配跟我谈立场谈正义?”顾态轻笑道。

“何为道?长生?纂改自然?预知祸福?亦是救苦救难、造福苍生?佛家云,法不分家,修行难道还分国界吗?”东郭凯瑞闭目反问道。

顾态不想与他争执,正准备动手,东郭凯瑞就又补充道:“我可不像伏胜南那样滥杀无辜,尔等是四象门余孽,今日我就替天除害,替九州百姓除害!”

说完,东郭凯瑞身体一抽,大喝道:“安,沙卡儿它,衣母北哇,沙婆哄!”

咒毕,只见诸多金色的小电流由他的九孔中自由出入,发出‘呲呲’声响。

随后,东郭凯瑞一跃而起,像只青蛙似的弹至顾态面前,结电母印也路闪电一般直击顾态胸口。

顾态被东郭凯瑞一招打的吐出了一口鲜血,练练后退,险些因为重心不足倒下去。

“你是第一个接住我结电母印的人,但——也是最后一个!”说完,东郭凯瑞踩着某家店的顶梁柱又是一记。

就在俩人即将接触之际,顾态以火箭般的速度躲闪掉了,等东郭凯瑞意识到的时候,顾态依然闪现到其身后,念道:“震为雷、惊百里,不丧匕鬯!”

轰——。

一道紫雷竟然凭空出现在顾态手掌之中,‘唰’的劈了下去,重重地甩到了东郭凯瑞的脊背上。

“这儿是九州,假盼人的神又怎么保的了你!”顾态眯起眼睛,不以为然的说道。

东郭凯瑞邪魅一笑,迅速拔出胸前的菊花,剥下一片菊叶,接着这菊叶就像飞镖似的飞向顾态。

顾态见状,灵活一躲,但无奈这菊叶速度之快,顾态还是其划破一角,硬生生割掉了他的一缕发丝……

就是在这段时间里,东郭凯瑞趁机拉开距离,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根红线。

接着,东郭将红线从菊花的根茎处穿了过去,念道:“伈都诺都玫系一咯,呔焱呿诺涑挒迭!”

只听见东郭凯瑞首鼠模棱的念了一通不知道是什么的咒语后,那红线竟然直接拖起了白菊花,随后那白菊花便莫名高速旋转了起来。

“呔嘛西!”东郭凯瑞大喝一声。

霎时,菊花的花瓣和其花身脱离,‘飒’的朝四周发射开去。

因为在古街上,而且又有这么一出好戏,大家都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聚在一起。

反应过来的还好,看到花瓣射出的那一刻就躲到了店里,但像我这种反应比较慢的,直接就楞在了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在场的都见识到了这俩人的手段,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大家心里都清楚,如果被这花瓣打中,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就在其中一片花瓣离我仅有0.000001米的时候,东郭凯瑞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相触,大拇指想扣,边掐手诀边念道:“都嘛嘚!”

就在东郭说完之后,原本高速射出的花瓣竟然全部颤抖着停在了半空中,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头、拐弯,飞向顾态……

顾态正想布阵应对他的法术,谁知东郭又掏出一颗金色毛球,甩飞至顾态嘴边,而就在毛球与他接触到的那一刻,这毛球就像蒲公英一般四散开来,包住了他的嘴巴,让他说不出话来。

千钧一发之际,顾态的头发活了似的寻找毛球的缝隙,接着见缝插针了进去,将其拖出,给顾态留了说话的空间:“离为火,然泉达,日昃元吉!”

几乎同一时间,东郭凯瑞和顾态念道:“坤为地,阴始凝,万物生长!”

“咔苏枯系嘚奇!”

咒毕,菊叶飞速的朝顾态打去。再看顾态,古街上星星零零的小石子凭空腾起,挡在了顾态周身,形成了一个保护罩。

汀——汀——汀。

这声音就像是无数铁珠子砸到铁墙上发出的声音一般,听得人头皮发麻。

一阵叮当声过后,石子落下,顾态从里面走了出来,而此时的他,脸上多了几条划纹,身上,裤子上也是破烂不堪,右手手臂更是流着鲜血……

“老菊花,该送你去见阎王了……”顾态沉着声音,一字一字说到。

只见顾态闭目盘腿而坐,其长发无风自动,两手不断切换手诀的同时念道:“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无机不破,无根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