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重天,南天门。

那天门外碧沉沉、明幌幌,两边摆数十员镇天元帅,一员员顶梁靠柱,持铣拥旄;四下列十数个金甲神人,一个个执戟悬鞭,持刀仗剑。

大小天将、吏兵见到徐叶,皆是一惊,等反应过来后,且纷纷列队对阵徐叶。

徐叶只是动了动身体,原本的素衣仙袍顿时发出一阵金光,随后立马变得一副躬擐甲胄、披袍擐铠的模样!

只见他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身穿一件白光黄金甲、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涡锻排穗褂、登着青缎藕丝步云履。

‘神仙着眼惊顷刻,妖魔不敢正视之’。此时的徐叶哪还有诛仙台上那般落魄,更多的却是雄赳赳、气昂昂,鹰扬虎视、威风凛凛之态!

‘吼——’。

徐叶大喝一声,那十元镇天元帅、四列金甲神人便应声倒地,在地上痛苦哀嚎着。

过了南天门,入内惊人。里壁厢有数根大柱,柱上缠绕着金鳞耀日赤须龙;又有数座长桥,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实乃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的仙境啊!

此时,皇极凌霄殿外已经聚齐五洲四海的各路神仙了。

徐叶见其众,眼神变得更加阴冷。在他看来,魔界的那些魑魅魍魉都要来的干净些。

面对诸仙,他大手一挥,随后,三十六重天之上瞬间雷声轰鸣,只见他随意一抽,一道天雷从天而降,不偏不倚落到他的手中,最后化为一把利剑。

那剑更是八方雷霆铸炼,昊天上帝亲手煅,两边是龙纹配凤篆,花纹铺陈星斗状,攸攸冷气逼人寒,条条杀雾空中现,而此剑,正是那‘三尺青锋怀天下、暗金巨阙荡乾坤’的万钧熙曜麒麟剑!

届时,二十八宿、九曜星官、十二元辰、五卿四相、东西星斗、南北二神、五岳四渎、普天神将也各自亮出宝贝、显现神通了。

俗话说得好:‘一拳难敌四手’。徐叶划破掌心,精血流出。

只听他怒喝一声‘成——’。这滴滴精血瞬间化为人形,各个披甲持器,怒目圆瞪,全军皆有拔山举鼎,凤翥龙翔之势!

杀——!

顷刻间,两方人马厮打在一起。但精血成兵的东西在诸位正神眼中根本就是不入流的货色,短短几回合,天庭便取下了肉眼可见的优势。

就在此时,三道人影闪过,直接就站在了徐叶身后,拦住了他的去路。而这三人,正是那陈平、许晌、金元三尊了!

陈平喝到:“大胆罪仙,还不速来受死!”

话落,众仙卿、四方天兵天将将其牢牢围住,似要来他个瓮中捉鳖。

但那徐叶岂是坐着等死的无能之辈,只见他眼睛里迸发出数道如刀般锋利的光,额上的青筋也都涨了出来,尽在那里抽动!

“天雷——乾元救煞——摄!”

数道闪电如金蛇狂舞般的划破天空,霹雳过后,整个凌霄殿都被震得地动山摇。

“天雷——威震万灵——降!”

只见那徐叶将麒麟剑举起,咒毕后,从四面八方骤然飞来星星落落雷霆,最后被吸入到那剑中。

众仙清楚这厮的目的,且都顾忌徐叶的神通,便都矗立在原地静观其变。

陈平见状,双手不断揉搓,最后竟然出现了一根长戟。而这戟便是有‘兵者凶器,食惟民天’之称的砺光裂幽戟!

飒——的一声。徐陈二神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扭打在了一起,从三十六重天打到一重天,从昆仑山打到罗浮山,又从天庭打到地府。

天地间尽是那剑戟相撞的‘呯嗙’声,搅得那是‘阴曹万鬼嚎,万物傍地走,凡人捂耳目,仙神无奈何。’就在二神斗法之际,南天门外传来阵阵金戈铁马之声,接着便见乌泱泱一片魔军正搭着攀云梯向上冲来,而领头那厮,正是杰谬!

玉皇见此,哪还顾得上自家内战,喝令一声,众仙卿便持器冲上去迎战了。

而届时,徐陈二神也分出了胜负,陈平的修行终究还是不及徐叶,被徐叶拿下马来!

徐叶将其踩在脚下,冷冰冰的拿剑顶着他的脖子到:“你我相识千年,我可曾亏待过你,谷儿可是把你当亲哥哥的,你有何颜面对自己的良心!”

陈平散乱着长发,脸上尽是伤痕:“你不会知道被人踩在脚下的滋味,你这位子应该早就是我的!”

徐叶冷哼一声,到:“你当了巍灵宫正神又如何,巍灵宫之上还有兜率宫、毗沙宫、遣云宫......难道你还要当玉皇大帝不成!”

“五方——天纵地涉。”

只见从五方悠然飘来几道灵气,随后钻进了徐叶的手掌之中,‘杀!’徐叶大喝一声,当即就要把陈平正法。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扇气甩过,硬生生挡住了徐叶的这一记。而出气之人,正是那许晌清静天尊!

徐叶杀心已起,根本就不打算理会许晌,双手举起麒麟剑就要诛杀陈平。

啪——的一声,许晌的一巴掌重重的打到了徐叶的脸上,顿时红了一片。

陈平瞳孔放的巨大,心想放眼这天庭,也只有她许晌敢如此这般对待徐叶了吧。

顷刻间,三人鸦雀无声,但却都喘着粗气,久久没有平复下来。

许晌扶起陈平,缓缓开口道:“你我四人本就是葛屦五两、冠緌双止,为人臣子,如今天庭有难,你们就是这样做臣子的?”

徐叶听后觉得有点好笑,“我这不就是在为天庭除害吗?”

许晌知道他这会儿是钻到牛角尖里了,况且凡间不也有一句话吗:‘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这是事情没轮到自己,想到这,许晌也不想跟他多说什么了,于是便想着把陈平带回去。

二人正要离开时,徐叶手指一挥,麒麟剑直接就挡在了她们身前。随后,他一个华丽的转身跳了过去接住了剑。然后抵在了许晌的脖颈前。

“今天,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也带不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