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白林摇了摇头,拒绝了姥爷的好意。许愿几乎就要忍不住了,她甚至想直接质问白林到底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不过她从白林的脸上可以看出来,白林是不会告诉她的。

  姥爷只能选取去gank上路,不过现在的上路是有个辅助的,所以提前做好了眼睛,姥爷只能排了两个眼,然后就走了。

  一边走姥爷就问胖子:“需不需要gank?”

  胖子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来,他现在被我压在塔下了,而且他控制太多,不好过塔强杀,一会儿帮我把河蟹给打了,点亮视野。”

  姥爷点了点头。

  其实不光是姥爷,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白林的表现出现了问题,就连解说落落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这个Ar战队的中单可能并不擅长这个英雄,而且当前版本的妖姬确实太弱了,中路爆发低了很多,而且很难打出优势,最关键的是他不适合白林。”

  “怎么个不适合?”小七问道。

  “最重要的一点是,选手白林是一个中路刷兵发育,有装备后单带线牵制型的,可是妖姬又偏偏刷不了兵,因为她太脆了,所以白林一下子找不到节奏了。”

  “很有道理,人家很赞同。”小七点了点头。

  “这样一来Ar战队其实很危险的,因为我们从上一盘的比赛中可以看出来,Ar战队的主要角色其实就在中单上面,就像是SSA战队的许辰一样,在这盘中如果中单发挥不了什么优势的话,估计五只手战队可能会扳回一局。”

  “夕洋,干的漂亮!”“是啊,夕洋,666。”五只手战队的队员们看到夕洋单杀了白林后,变得非常开心,毕竟这是上一把碾压了他们的瑞雯。

  不过和队友想必,夕洋的脸上没有一点开心的表情,而是非常的严肃,他说道:“这不是我的功劳。”

  “不是你的功劳?什么意思?”队友都非常不理解:“打野也没去gank啊,上下路也没去支援,不就是你自己的单杀吗?”

  “我的意思是我杀对面不是我的功劳,而是对面中单的失误。”夕洋说道:“我承认,我和他的实力不在一个水平面上,他领先我太多了,证据就是他虽然被我单杀了一次,但是回到线上后我反而打不过了。”

  事实就是这样,白林在被单杀过一次之后似乎又变得认真了起来,回到线上后不但没有一点劣势,反而还像被单杀的是亚索一样。

  具体的过程是白林回到线上后,先是普通打掉亚索的盾,然后利用自己的QWE连招不停的消耗亚索,亚索像刚才一样利用风墙格挡一部分技能,可是风墙的CD时间毕竟还是太长了,白林只需要在亚索风墙CD的时间消耗就可以。

  而且这次白林不在站在小兵的附近,让亚索没有通过E技能穿越小兵上来消耗的机会,而亚索想在妖姬W过来的时候通过Q技能去换掉妖姬血量的时候,白林已经以极高的反应速度重新按下了妖姬的W技能移形换影,回到了原地,正好躲开亚索的技能。

  这两的两波消耗过后,亚索就丧失了可以对拼的血量,只能在小兵后面猥琐的丢丢Q技能,有风墙的时候再上来补兵。

  白林想了想还是主动跟大家承认了错误,道:“不好意思,刚才我走神了,很久没有打比赛,我忘记了对面也是有水平的高手,一旦出现精神不集中的情况就会被单杀。”

  大家表示很理解,万泽说道:“没关系,谁都有失误的时候。”

  胖子还是大大咧咧的说:“你别说就是失误一次,你就是现在去送,老子也能赢,不看看你们队里是什么人打上单。”

  说完胖子还拍了拍胸脯,弄得大家一阵恶心。

  许愿听到白林这么说也很开心,刚才那些多虑的想法也一扫而空,不过这也证明那个小七真的跟白林说了什么,具体是什么呢?许愿想问白林,但是又不想让白林再度分心,于是强忍住了这个冲动。

  解说台上的小七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美丽大方的样子,还是那个靠着娇嫩的声音和美腿大胸博得大家眼球的女神解说,还在像身边的落落提着各种各样的问题:“落落哥,这个夕洋是怎么了啊?拿了一个人头,回来之后反而没优势了。”

  :酷}R匠网*永“)久免p!费看7小b说Kz

  谁也不知道小七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就连身边的搭档落落也是,落落回答小七的问题:“哎呀,我觉得我们刚才都想错了,夕洋单杀白林不是夕洋找回了状态,而是白林出现了失误,现在的白林又表现出了刚才的稳健,你看他现在几乎没有一点失误,就算是夕洋再强势也没有办法。”

  “哇!”小七惊叹道:“这会不会太阴谋论了?”

  “不,这可能是事实,你看现在被压的反而还是夕洋。”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夕洋不是在经济和经验上都有一定的优势吗?还领先五六百块钱呢,在前期都可以多出一个多兰剑了。”小七疑问道。

  “这就是中单刺客的对决。”落落说道:“对于这种高爆发低防御的刺客英雄来说,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而妖姬虽然装备落后于亚索,但同样可以打出不俗的伤害,亚索同样是吃不消的,妖姬回到线上后成功的消耗掉了亚索的血量,虽然亚索这里还在嗑血瓶,在血量上一旦落后了,就会陷入不利的局面。”

  “这可怎么办呀。”小七开始有点为夕洋担心了。

  “我觉得只有一个办法了。”落落说道:“反正对线也对不过,不如狂推线过去,然后去别的路寻找机会,上盘的亚索就是这样收获了不少人头,但是上盘对线的是瑞雯,你一游走对面已经把线推回来了,所以也会赔,可是这把的妖姬应该没有什么推线能力吧?”

  “这样呀,不过人家现在好激动的,因为马上要到六级啦!精彩的镜头马上就要来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