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哦了一声,纳闷道:“这个人是谁呢?我倒要好好看看。”

  胖子只想着美食去了,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厄运马上就要降临。

  几个队员兴高彩烈的在许愿的带领下来到了食堂的二楼,这里还真的像同学们一样有一个包厢,不过这就是普通的包厢,方便同学或者老师点菜开小灶用的,没有传说的那么神秘。

  胖子和其他几个学员大摇大摆的进了包厢,心里还想呢,不管这个人是谁,敢请胖爷吃饭,那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钱包够不够沉。

  可一进房间,胖子顿时傻眼了。

  坐在里面的竟然是学校的老校长。

  老校长看见胖子也是愣了一下,因为王胖子一来学校就各种惹是生非,早就在教导处挂名了,老校长也是亲自教育过胖子几回,早就对他不陌生了。

  万泽一进房间,看见屋里就一个不起眼的老头,道:“人还没来吗?那个什么,服务员,先给我倒点水喝,我这一天快要渴死了。”

  胖子赶紧一把拦住了万泽,朝着老校长露出了一个非常尴尬的笑容:“嘿嘿嘿,您也来了啊。”

  “什么意思?”万泽看了一眼这个穿着非常朴素的人,确实和看门大爷没什么区别啊?

  许愿咳嗽了一下,道:“老校长,给您介绍一下,这就是Ar战队的全体成员。”

  老校长站了起来,对许愿说道:“这个胖子也是?”

  “是啊,他还是我们队的主力之一呢,上单。”许愿道。

  “上单……上单是干啥的?”老校长道:“王胖子啊王胖子,我说最近怎么在教务处看不见你了,原来是有正事了。”

  胖子的表情十分尴尬,只能赔笑:“呵呵呵。”

  老校长倒是很大度,让几位同学坐下,道:“算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现在你是学校代表队的一员了,就是那个什么……英雄什么来着?”

  看正版n章u节-》上6酷~:匠~网H

  许愿道:“英雄联盟。”

  “对对对。”老校长道:“虽然我是搞不懂这个游戏,但我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对它简直如痴如醉,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请你们吃饭吗?”

  “知道,因为我们打败了SSA。”胖子道。

  “没错!”老校长恶狠狠的道:“真是太解气了,你知道以前外国语大学的李校长有多拽吗?简直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看得我十分恼火,但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冠军呢,所以说几位队员,请你们务必在今年的高校联盟大赛上打出个好成绩,让师大好好争一会光!”

  “没问题!”几个人异口同声道。

  因为有老师在,所以几个人也不敢喝酒,忙活了一天早饿了,就拼命的吃饭,老校长似乎对王胖子很好奇,不停的问他问题,最后老校长很奇怪,道:“我觉得你有变化。”

  “哦?因为我没打架吗?”胖子问道。

  “不是,是从你的气质上感觉到的。”老校长用苍老的声音说:“我感觉以前的你是一肚子的怒火,好像看见谁不顺眼就要发一发,但现在的你更像一个成年人,性格没变,还是大大咧咧,不过脸上的稚气已经没了。”

  许愿也点了点头,道:“嗯,我也有这个想法,不光是胖子,其他几个队员也有改变。”

  “我以前一直以为打游戏就是不务正业,没想到它真的能改变一个人。”老校长说:“看来你们已经找到了自己爱干的事情,那就好好干下去吧。”

  几个队员都很感动,因为以前碰上的那些老师,一听游戏这几个字就气不打一处来,好像游戏就是一个和毒品差不多可怕的东西一样,而老校长竟然这么支持他们,万泽道:“谢谢您,我们一定会努力的。”

  “你们就和运动员一样,不过运动员追求的是某一项身体上的运动,你们追求的是手指和大脑的运动,说起来和下棋差不多,棋谁都会下,但是想下好了,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老校长道。

  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渐渐的和校长的关系熟了起来,队员们发现校长虽然是个老头,但其实思想很前卫,几名队员向他介绍了一下英雄联盟怎么玩,听的他津津有味,说回家就让他儿子给装一个,试试到底有没有那么好玩。

  校长也知道了王胖子的身世,想不到平时老师见到就头疼的学生家庭竟然是这么不容易,看来每一个坏学生,都有他自己才知道的苦衷。

  酒足饭饱后大家就准备回训练场休息了,在路上许愿给了他们一人两千块钱,说是这一个月的训练费,也是奖金,并且承诺只要认真比赛,拿到更好的成绩,会帮助大家向学校申请更多的奖金。

  白林这里是揣着一肚子的心事,不知道怎么和许愿开口,都这么晚了,许愿刚才让他去她宿舍这事还算数吗?而且许愿到底要跟他说什么?

  许愿没有跟队员们顺路,而是折返回了宿舍。白林走了几步之后终于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告别了大家往许愿宿舍方向走去。

  胖子还纳闷的问道:“这么晚了你去哪啊?”

  万泽赶紧捂住了胖子的嘴,道:“你话怎么这么多呢,你没看他往哪边走吗?”

  “你是说……”胖子露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

  万泽点了点头,连姥爷也赞赏道:“这小子行啊,这么快就得手了,可惜咱们几个单身狗只能孤独的回去打游戏咯。”

  “哈哈哈。”几个人爽朗的笑了起来。

  白林只身一人来到了许愿的宿舍楼前,这么晚了他也不可能进女生宿舍吧,就只能站在这里傻等着,等了一会儿许愿从窗户上边喊道:“你早来了?我刚才洗澡呢,你上来吧,三楼第一个房间!”

  “我……”白林看着许愿湿漉漉的头发,和下面光溜溜的肩膀,在下面一点被窗户挡上了,看不出来穿没穿。

  “那个什么,女生宿舍我怎么进啊?”白林在下面苦苦的喊着,可是许愿已经没有了任何回答,白林想了想,一不做二不休,蹑手蹑脚的溜进了女生寝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