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手?你疯了?”万泽道:“这种英雄不会有人跟你抢的,你最后在拿也没事,你先选了反而还会被对面针对!而且对面肯定会抢掉热门英雄中单卡牌!”

  “你说的也有道理。”胖子呵呵道:“不过老子压根就不想和你们一队,我选一个线上厉害的,先把对面打蹦了再说!”

  周宜人又拦住了万泽,让他不要吵。

  对面看新生队选走了上单,便不再去抢上单的位置,而是选了卡牌大师-崔斯特,和热门辅助魂锁典狱长-锤石。

  “靠,我的锤石被选走了。”接下里就该周宜人和万泽选人,周宜人冷静道:“对面选了辅助和中单,我们先抢打野和ADC再说。”

  “嗯,打野要什么?”

  姥爷思索道:“皇子吧,对面阵容还不是很明确,先选一个没有致命确定的英雄。”

  万泽选了皇子,周宜人选了自己比较擅长的ADC法外狂徒-格雷福斯。

  对面最后选了ADC暗夜猎手-薇恩,和打野酒桶-古拉加斯。

  “黄金中单?”王胖子道:“你会玩什么?不会只会剑圣吧?”

  白林没有理他,考虑了一下,竟然拿出了一个金属大师-莫德凯撒,万泽拿出了辅助牛头酋长-阿利斯塔。

  “厉害!”王胖子嘲讽道:“竟然拿出这么老古董的英雄,我先说好,你如果崩了趁早滚出校队去。”

  白林还是没有回答,对面最后拿了上单审判天使-凯尔,用手长的优势来克制没有突进的诺手。

  比赛正式开始。

  老生队,上方:上单天使,中单卡牌,打野酒桶,下路是vn和锤石。

  新生队,下方:上单诺手,中单铁人,打野皇子,下路是男枪和牛头。

  一上来万泽就给大家发了警告:“抱团一起去野区,对面有默契的配合,又拿了卡牌和锤石,很可能来打一级团,我们如果分开非常危险。”

  白林同意万泽的说法,在路人比赛中我们很少看到漂亮的一级团,可在职业比赛中这是非常关键的一个步骤,己方这里都是第一次合作,自然是没有战术而言,所以只能牢牢的聚集在一起,即使对面来打也有反抗的余地。

  新生队的五个人都蹲在下方红buff处的草丛里,但等到了一分30多秒敌人也没有来。白林说了一句:“打野,打完自己的红就去打对面的蓝,对面是你的蓝开。”

  “为什么?”姥爷不明白:“你怎么知道的?”

  这只是白林多年比赛经验积累下来的直觉,对面拥有很好的一级团阵容,却不光没有在线上露头,也没有在野区碰面,肯定是从另一侧绕到了自己方的蓝buff处,因为酒桶打野需要不停的用被动回血,会释放大量的技能,所以必定是蓝开。

  “你听我的就对了,不然你的皇子没有蓝用,打野会很慢。”白林丢下一句话,就控制铁人走到中路去了。

  王胖子也回到了上路,酸溜溜的说:“看看,黄金哥要带节奏了。”

  姥爷还是选择听了白林的话,打完自己方的红就来到了对面野区,对面的蓝果然还在,看来白林判断的没错,这样实际上双方只是交换了一下buff,新生队也没有什么损失。

  白林的铁人并没有选择常规布甲+五红或鞋子+四红出门,竟然是一本小法典和一瓶血出门,卡牌的使用者露出了一个冷笑,心说上来就要把这个狂妄的小子打回家。

  卡牌在6级以前拥有不错的消耗能力,而铁人又是个手短的英雄,按道理肯定要被卡牌压制的不轻,可铁人却相当猥琐,直补那些安全的兵,竟然平稳过度到了四五级都没有喝掉这瓶血。

  “奶奶的,这小子怎么这么猥琐,完全消耗不到他。”卡牌的使用者意识到这是个难以对付的对手了。

  “FirstBlood!(第一滴血)”

  在所有人都全神贯注补刀发育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血被拿到了的提示音,这太让人吃惊了,因为打野都刚刚打完buff,没来得及去游走gank。

  更让人想不到的,竟然是上路的诺手拿到了对面天使的一血!

  “这怎么可能!”万泽吃惊道:“天使在开启e技能之后攻击距离比诺手的唯一控制技能E要长啊,再加上天使Q技能减速,诺手根本摸不到天使,所以只能被压啊!”

  “你懂什么!”王胖子道:“老子先让他消耗,在他Q技能冷却的时候一个闪现上去平A接W技能,减速了他,他也交闪现想跑,但是我在减速他之后没有普攻他,一直朝前走,一个E技能把他拉回来,劈了几下用Q技能收尾。”

  看来这个胖子还是有勇有谋的角色,白林认为能算对面技能CD的肯定不是愣头青,而且细节拿捏的很到位。如果诺手贪恋几下平A的伤害,天使就可以用闪现逃离出他的攻击,但诺手在减速之后一直朝前跑,天使即使闪现了,也会因为距离过劲,被诺手的E技能拉回来。

  “我说过了,我把上路打崩,剩下的你们自己看着办。”胖子哈哈大笑。

  .酷匠}网}l永%\久:免`K费看%小y。说}

  “中路,要不要我过去抓?”姥爷看白林被压的有点惨,想过去帮忙,但白林却拒绝了:“不行,我没有控制技能,对面卡牌有闪现,抓不住的,你继续刷野,一会儿支援下路。”

  对面的卡牌终于升到了六级,想利用大招去支援下路,但一看兵线已经被白林推过来了,能切蓝牌+Q技能清兵,但刚刚清完一波兵,第二波兵又来了,卡牌就这样一直被限制在塔下。

  这就是白林的战术,金属大师升到六级后有了三层E技能,兵线来了往自己身上套一个W,一个E+Q就可以打完一波兵,而卡牌因为蓝量的原因,不敢切红牌打兵,只能慢慢的用Q+蓝牌+普攻来清兵,被迫一直压在塔下。

  “对面金属不停推线,我没法开大招去支援下路,你快来gank!”卡牌终于忍不住了,向自己家打野发出了信号。

  “嗯!”

  面对一个没有位移又猛推线的铁人,一个卡牌一个酒桶,似乎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