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柳蛇袭来的姿势极为怪异,乍一看去,就像一条极速前行的蛇,但速度极快,身形左右交替移动,如同灰色的闪电一般!

  “嗡”

  极速前行的柳蛇变得面无表情,唯有一双瞳孔内闪烁着阴冷和寒意,显然此人虽然看起来狂妄,但进入战斗状态之后立刻就变得极为的冷静。

  能走到这一步的难度又比在百元界中更为的大,个个都是熬过这残酷三天三夜的真正天才,没一个是善茬儿,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会被对方抓住机会,无法再翻身。

  “蛇王血刺!”

  一声低喝宛如嘶啸般响起,灰色元力笼罩的柳蛇神色一厉,右脚一蹬,整个身躯突然间旋转而起,宛如变成一道灰色的龙卷风般极速蹿出,随之散开的还有一股阴寒的气息!

  “咻”

  剧烈的破风之声传荡而开,柳蛇所化的灰色龙卷风最前端处突然隐隐凝聚出一道极为模糊的灰色蛇首,其内亮起了两道细却亮的惊人的血色光芒,好似两颗尖利的血牙,顷刻间灰色龙卷风便化成了一条拥有血牙的灰蟒巨影,直扑风采臣而来!

  “这个柳蛇看起来也不过才十七吧?没怎么听过啊!”

  “出手干净利落,招式诡异狠辣,是个角色,就算拿到我们第一主城,也是极为不弱的存在!”

  “不过,风采臣的名气可比柳蛇大多了!”

  “哼!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天知道风采臣是不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

  数十道带着各种语气的声音从一圈圈环形石座上传荡而开,有对柳蛇的赞赏和惊叹,也有对风采臣的推测和质疑。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这第一战之上,他们想要看看在柳蛇的攻击下,享誉百大主城的剑道奇才风采臣是不是真的名副其实。

  静立不动,目光清亮的风采臣望着已经逼近他周身三丈之内的柳蛇,白皙的右手终于慢慢抬起,轻轻伸向了背负着的古朴长剑,一如君子拂去衣衫上的尘埃,不带一丝烟火。

  “嗡”

  灰蟒巨影嘶啸而来,包裹在其中的柳蛇眼神寒意不断翻涌,心中狞笑:“风采臣,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我要将你彻底击败,从今往后名誉扫地,一文不值!”

  “吟……”

  声声剑吟突然间冲霄而起,环形石座上近万人视线尽头的武斗台上闪耀起夺目的光亮,这亮光亮到了极致,让人瞥一眼就立刻觉得双目生疼!

  道道锋锐无匹的气息混合着剑吟声顷刻间便四散开来,离武斗台最近一排的观战者登时觉得自己的面皮一凉,目光微悸,脑袋忍不住向后微仰。

  “靠!风采臣出剑了!”

  “好犀利的一剑!我坐的这么远都感觉到一股颈间一股凉气啊!”

  “咦?柳蛇的那一招?”

  ……

  “嗡”

  浓到极致的光亮四周忽然涌出浓厚的灰色元力,极为的凌乱,似乎在风采臣的一剑之下彻底的被斩碎开来,但仍旧没有溃败,再度汇聚,化出了第二道蛇首虚影,狰狞虚空!

  “风采臣!你上当了,给我败吧!”

  “嗡”

  柳蛇略带得意的声音从中响起后,蛇首虚影嘶啸虚空,蛇嘴大张,足有十数丈,蛇首朝下方,刹那间直直扑咬而下,惊人的波动弥漫八方!

  宛如一条翻天覆地的凶蟒弯曲蛇首急转而下,没有半点违和,反而有一种极为诡异的美感!

  武斗台周遭近百丈的范围都被浓浓的灰色元力覆盖,之前那道辉耀到极致的光亮似乎被彻底淹没,只余下了一丝,那一丝恰好正是蛇首虚影咬来的目标!

  “这个柳蛇果然不是善茬儿,刚刚被风采臣破掉的那一招只是佯攻!”

  “看来风采臣是麻烦了,此刻他正好是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阶段,不知道他能否挡下柳蛇的这一招!”

  “我看悬,柳蛇有蛇性,果然阴毒狡诈!”

  ……

  端坐在石座上的叶无缺面无表情,一双璀璨的眸子望向灰色蛇首扑咬而下,其内却闪烁着一抹精光。

  “无缺,看来风采臣要被柳蛇压着打了。”

  a看1正=}版{m章Rj节**上酷匠R{网6

  一旁的司马傲对着叶无缺说道,语气中含着一丝遗憾。他虽然还没有突破到精魄境后期,但也只是差临门一脚,所以眼力自然不差。

  “不一定,风采臣此人绝非一般天才可以比拟,他可是剑道奇才,绝对不可小觑。“”

  林璎珞略带清冷的声音响起,她的看法和司马傲不一样,言语中倒是很看好风采臣。

  二人的话落在叶无缺耳中,使得他微微一笑,目光当中却闪现一抹锋芒:“风采臣,他在遇到我之前……都不会败。”

  此言一出,司马傲和林璎珞立刻看向叶无缺,发现后者目光当中的炙热和锋芒,不过随即二人耳中便响起一道惊天的剑吟!

  “吟……”

  武斗台上,被灰色元力淹没只剩下一丝亮光的地方,陡然间爆射出一道直冲云霄的剑光!

  这道剑光仿佛从虚无中凝聚而来,化为一道十丈大小的巨大光剑由下而上刹那间斩中了扑咬而来的灰色蛇首!

  “嗡”“嗤”

  环形石座上的所有人立刻看到十数丈的灰色蛇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剑给斩成了两半,灰色元力顿时溃败消散,再也无法凝聚。

  一道略微狼狈的身影从中闪现,不断的往后倒退,“蹬蹬蹬”足足退了七八步才稳住了身形,面色微白,目光死死盯着前方依旧闪耀光亮的人影,满是震惊,武袍上撕开了几道口子,正是柳蛇。

  “嗡”

  剧烈的剑光缓缓散去,露出了一道修长身影。风采臣右手持剑,左手负于背后,白色武袍随风飘拂,洁白干净,不然一丝尘埃,隐隐散发出一股宗师气度。他的眸光如蕴剑芒,锋锐可怕,直逼柳蛇!

  “你……”

  柳蛇眼角抽搐,心中的惊骇却是如怒浪翻天,刚刚他明明瞅准机会能够占据上风,压下风采臣,继而彻底压制他,让风采臣无法喘气。

  可没想到风采臣只是简简单单的挥出了一剑。

  只一剑,顷刻间不但破了他的战斗绝学,更是逼得他狼狈后退才堪堪躲过。

  “好精彩的一剑!”

  “一剑就破开了柳蛇的战斗绝学,风采臣果然名不虚传!”

  “柳蛇可是货真价实的精魄境后期,想不到风采臣还能压他一头!我到现在也没看出来风采臣是个什么修为!”

  “你管人家什么修为!能以十五岁年纪就享誉百大主城的剑道奇才修为能差到哪里去!”

  ……

  见风采臣一剑便逼退柳蛇,观战的所有人都被风采臣的这一剑所折服,议论纷纷,那些一开始还质疑风采臣名声的人一下子彻底的失了声。

  “可恶!”

  周遭回荡着赞叹风采臣的声音清楚的传进柳蛇的耳中,一时间让他恼怒不已,不过通过刚才的一招,柳蛇心中对风采臣的忌惮一下子浓到了极点!

  “该死的!没想到这么早就要动用这一招!”

  目光当中闪过一丝狠辣,柳蛇双拳一紧,整个人背脊微微低下,就像一个驼了背老者般弓腰,但双眼死死盯着风采臣,却在下一刹变得冰冷无情,宛如一条静静蛰伏着的毒蛇!

  “风采臣,你能逼得我使出这一招,也算你的福气!”

  声音不知为何变得有些怪异,拱着腰的柳蛇嘴唇微掀,冰冷无情的目光一厉,整个背部居然开始剧烈的蠕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从中钻出来一般!

  右手持剑的风采臣周身不断荡漾锋锐无匹的气息,与开战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剑在鞘中的风采臣好似一位翩翩君子,目光清亮,气质出尘;剑在手中的风采臣却锋芒必露,气势冲天,一如他的剑,让人心生畏惧和寒意。

  柳蛇此刻的面色像是染上了绿意,周身一丈之内散发出阴冷之意,背部的蠕动终于达到了极致!

  “咻”

  一道碧绿细影蓦然间从柳蛇的背部激射而出,一尺大小,旋即盘绕在他的头顶,不停地旋转。同时周身散下道道蒙蒙绿光芒笼罩了柳蛇的身躯,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诡异,就像染上了坟头间的碧绿磷火。

  “蛇,是一条通体碧绿的蛇!”

  “柳蛇来自蛇灵主城,据说那一城当中存在着驯养蛇类妖兽的方法!”

  “我知道了!那是三阶下位妖兽,碧磷毒影蛇,实力堪比精魄境初期修士,乃变异妖兽,生有双翼,可以短暂飞行,一身毒性之强就连精魄境后期修士也难以招架!”

  ……

  不断盘旋在柳蛇头顶的正是一条蛇,而且有人认出了这条蛇正是三阶下位的碧磷毒影蛇。

  一想到如此剧毒的蛇竟然从柳蛇的背部钻出,登时观战的好些人都觉得遍体生寒,不敢想象。

  碧磷毒影蛇不断散发出蒙蒙绿光,被笼罩在内的柳蛇微微颤抖,面部表情有些扭曲,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不过那双冰冷无情的眼睛却始终盯着风采臣。

  “咻”

  在柳蛇头顶盘旋了大概三五个呼吸之后,碧磷毒影蛇便不再盘旋,似乎有些萎靡,咻的一声钻回了柳蛇的背部,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嗡”

  灰色元力再度缭绕周身,柳蛇望向自己的一双手,发觉都变成了惨绿色后,有些扭曲的表情终于放松了开来,露出了一抹狞笑,视线再度扫向风采臣,开口道:“准备好了么?”

  “聒噪。”

  风采臣只说了这两个字。

  “哼!好好尝尝碧磷蛇毒的滋味吧!”

  “嗖”

  柳蛇再度动了起来,那双变得惨绿的双手上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腥气!

  “碧磷毒魔手!给我躺下!”

  一声怒吼的柳蛇速度极快,双手环绕起淡淡的绿芒,探向了风采臣,动作却十分轻柔,就仿佛轻触抚摸一般。

  长剑横在身前,风采臣目光微眯,他闻到了一股腥气,立刻知道柳蛇的那双手已经变得剧毒无比,若是被他沾上一下,说不得就会身种剧毒。

  碧磷毒魔手,是蛇灵主城城主为柳蛇特意所创的一门上品绝学,配合他饲养的碧磷毒影蛇,可以将碧磷毒影蛇的剧毒彻底的凝聚到双手之上。

  一旦对手被他的手掌碰触到,立刻就会中毒,三个呼吸后就会感觉到头晕目眩,十个呼吸后就会彻底失去直觉,昏死过去,极其的歹毒和诡异。

  “一剑…开天。”

  清亮的声音淡淡响起,就在柳蛇即将触到风采臣时,风采臣横于身前的长剑突然间横扫而出!

  “吟”

  剑吟之声响彻不绝,一道剑光横空出世,直直斩出,宛如长虹,锋锐无匹的气息倾泻八方,整个武斗台都似乎一颤,被这道浓烈到极致的剑光彻底笼罩!

  “嗡”

  剑光纵横,剑光肆掠,虚空仿佛都在这一剑下被斩开,足足三五个呼吸之后,这道剑光才散去。

  武斗台上,风采臣长剑已经入鞘,卓然而立,身前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剑痕,深有一尺,却一直延伸到五十丈之外方才止住。而在那里,躺着一个昏死过去的人,一双惨绿的手汇聚着的淡淡绿芒还未完全散去,面部的表情还停留着惊骇和无法置信。

  三剑,风采臣一共出了三剑,就彻底解决掉了柳蛇。

  整个环形石座的气氛都仿佛凝滞了一般,寂静无比,却又在下一刹爆发出震天的呼喊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