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啦”

  元力晶流内的元液此时似乎受到了什么影响般快速的翻腾起来,在晶流中央的地方,翻腾的元液形成了一个不断旋转的漩涡,四周的火系元力早已经澎湃到极致!

  “嗡嗡嗡……”

  从元力晶流内隐隐传荡出一阵一阵嗡鸣声,随着这一声一声的嗡鸣,一股强悍的气息似乎若隐若现!

  没有人看见,一道身材欣长的身影此刻静静站在了元力晶流边,此人脸庞俊秀,五官精致,容颜十分年轻,但浑身的气息却温润如水,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其内弥漫着沧桑,但更多的却是睿智。

  而原本径自矗立在元力晶流上方虚空的银阳不知何时已经消失……

  “轰隆隆”

  斑驳广场内,四道身影齐齐爆退,气浪夹杂着恐怖的反震之力轰然爆开,除却银色王座屹立不动之外,斑驳广场尽数开始颤抖,犹如被从天外伸来的巨手蛮横搅动!

  “噗哧……”

  莫红莲一口鲜血吐出,嫣红的嘴唇沾染着丝丝血迹,俏脸闪过一抹晕红,然而眸子当中却划过了一丝惊艳!

  “好强啊!”

  “真的是好强!”

  语气当中的赞叹不加掩饰,抹去嘴角血迹的纳兰嫣沉声开口,随即目光扫向四周,看到了面色阴沉,目光忌惮无比的沈玉树,看到了面无表情、剧烈喘息却准备继续出手的赤发青年。

  “和我们四人之力,却仅仅只能勉强和季元阳战个平手,且还处于下风,赤盖四阳功,这便是此套黄级绝学的名字么?”

  纳兰嫣的声音当中带着惊艳和渴望,从开始到现在,季元阳每一次的出手,都让她领略到黄级绝学的风采。

  “季元阳表现出来的修为不过只是初入精魄境后期,甚至境界都没有巩固,论体内元力之浑厚定然不及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但他那银色元力的杀伤力和凝练程度却比我们所修炼的元力要强大的多,再加上身负黄级绝学,如此叠加爆发出来的战力足以同时对付我们四人。”

  莫红莲冷静的分析着她发现的一切,但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下,赤红色的元力缭绕不绝,圆月虚影虚空震颤,砸向季元阳。

  “同阶为王……”

  吐出了这四个字,纳兰嫣眼神一凝,浑身辉耀起绚烂的七彩光芒,身后巨大的七彩光影开始渐渐清晰,那是宛如一只鸾鸟的形状,昂起的修长脖颈向天,浓烈的七彩光芒环绕!

  然而二女虽然不断打出战斗绝学,但两双眸子却时刻注意着已经化作一团烈焰的周火,心中的警惕不曾放松一点。

  “九极开荒!”

  “紫火烧天!”

  沈玉树和赤发青年已经打出了真火,出手毫不容情,灰色的掌印和红色的火轮接连打出,拼尽全力攻击季元阳。

  “嗡”“咚”

  “轰隆隆”

  虚空之上,四种颜色各异的元力形成的战斗绝学划破长空,呈四个方位共同轰向季元阳!

  {D更Kf新t0最#c快:上,A酷"z匠Lp网`

  “嘭”“咻”

  “嗖”

  银色残影不断的在闪烁穿梭,季元阳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宛如一轮跳动的银芒。每当一道战斗绝学从天而降攻向他时,浑身的银色元力便爆发出惊人的波动,将其尽数的挡下,似乎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而他每一次的反击,都是十数道银色光波冲天而起,身后的银阳灿烂无比,逼得四人却险象环生!

  只是季元阳那冰冷死寂的目光一直盯着远处化为烈焰的周火!

  仿佛,在他的眼中,周火才是他最大的敌人。

  “呜呜呜”

  斑驳广场上的一处,暗红色的烈焰腾腾的燃烧着,四周却没有升腾起任何的高温,似乎燃烧着的不是火焰一般。

  “嗡”

  不过时刻注意着周火的莫红莲和纳兰嫣知道,暗红色烈焰已经由原本的一丈扩大到了五丈,并且不断的还在扩大!

  微微望去,就像是一枚巨大的火球!

  “嘶”

  就在莫红莲、纳兰嫣、沈玉树、赤发青年四人合力拖住季元阳之时,暗红色的烈焰火球上出现了一道缺口,露出了其内周火的面如重枣的脸庞!

  此刻的周火双目紧闭,眉头紧锁,似乎将全身的力量都凝聚在了这枚巨大的火球上!

  “周火已经蓄力完毕!不要再留手!全力一击!”

  一直不曾说话的赤发青年此刻突然高声开口,随即他鼓荡全身所有的元力,整个人被火红色元力覆盖,冲向了不断挪移穿梭的季元阳!

  “哼!”

  沈玉树双手朝地面猛地一拍,一股破开尘土,横扫山岳的气势暴涨,化作了一道破尽一切的灰色虚影!

  “凤舞轮回!”

  纳兰嫣身躯笼罩七彩光芒,身后的鸾鸟光影与己身合二为一,鸾鸟光影双翼大扬,扇动间莫大的气浪翻腾,犹如一柄出鞘的彩色利剑!

  “嗡”

  双臂高抬,双手齐齐虚空微揽,两轮圆月虚影横空出世,在下一刹又合二为一,化作了一轮皎洁明月!

  “轰隆隆”

  不再保留的四人终于打出了压箱底的招数,虚空震颤,元力波动横扫溢出,气浪翻滚,犹如天河倒挂,卷荡八方!

  “嘭”“咚”

  从四个方向攻杀而来的绝学彻底的封死了季元阳身形穿梭的方位,使其不得不停下出手相抗。

  “嗡嗡嗡……”

  身后银阳绽放光辉,季元阳身姿独立,九轮银阳再度现世,赤盖四阳功的威力彻底辉耀,数十道银色光波激射而出,虚空奔腾,化作了银蛇,嘶啸而去!

  “轰隆隆”

  正当剧烈的撞击轰然爆响之时,二十丈之外、暗红色烈焰形成的火球内,周火紧闭的双目骤然睁开!

  “紫火焚天……”

  伴随着一声低喝,原本寂静燃烧的烈焰火球忽然一颤,随即一股炽热到极致的爆裂气息瞬间炸开!

  “轰”

  爆开的烈焰火球极速的膨胀,从六丈涨到八丈、十丈、十五丈……

  被烈焰包裹的身躯显露出来,周火的神情凝重,心念控制着身后的烈焰火球,浮浮沉沉!

  如果说季元阳是一轮绽放光辉的银阳,那么此刻的周火就是一颗爆发无尽炽热的火阳!

  “轰隆隆”

  莫红莲、纳兰嫣、沈玉树、赤发青年以及季元阳此时已经被夺目的五色元力完全的笼罩,根本看不清身形,唯有庞大的力量在不断的碰撞宣泄!

  “……紫火阳!”

  双臂朝前一推,周火的大喝伴随着阵阵弥漫的高温,身后的烈焰火球升空,虚空喷涌道道烈焰,宛似烈阳火日,划出惊人的火虹向着五色元力缭绕的中央地带那抹璀璨的银色光芒处撞去!

  “嗡”

  “四阳…赤焚城郭!”

  如同魔音一般的冰冷声音响起,五色元力缭绕的中央处,一抹灿烂无限的银色光辉刹那间冲破一切阻挡,直冲而上,完全压下其他所以的力量,紧接着在周火阴毒莫名的眼神内,所有的银色光华蓦然变作了…银色火焰!

  “轰隆隆”

  与此同时,二十丈的烈焰火球从天而降,与银色火焰轰在了一处!

  “咚”“嗡”

  “嘭”

  骇人的火焰光辉弥漫而开,整个斑驳广场淹没在了元力光辉当中,十丈通道旁观战的八人顿时齐齐爆退,顿觉体内元力翻腾,气血震荡,仅仅溢出的气息就已经让他们八人极为的难受。

  “轰隆隆”

  狂暴的波动足足延续了十数个呼吸才渐渐的散去,浓烈的元力光芒散去之后,一个四十丈大小的巨坑取代了原本坚实的地面,深不见底,可怕的高温依旧蒸腾着!

  而在巨坑的左边,三道身影跌落在地,正是莫红莲、纳兰嫣和沈玉树,只是此刻三人的状态很不好,面色煞白,气息萎靡,尤其是沈玉树,剧烈的喘息着,目光惊恐的盯着巨坑之上虚空而立的银色身影!

  赤发青年躺倒在巨坑的另一边,嘴角的血迹红的吓人,但他的目光亦是死死的盯着虚空上的银色身影!

  周火半跪于地,脸庞朝下,无人看的清,不过不断起伏的肩膀说明他也已受伤在身。

  “嗡”

  巨坑之上,一道银色身影虚空凌厉,正是季元阳!

  死寂的眸子扫视四周,落在了五人身上,似乎要将这五人记在心中,随即视线收回,昂首望天,欣长的身姿丰神俊秀,原本有些模糊的面容再度清晰起来,使人看到了那张俊秀的面庞和…悠悠的目光。

  “垮啦”

  当季元阳面容清晰到极限之时,就这么突然间碎裂开来,随即他的双臂、身躯、双腿犹如被击碎了般彻底的破碎开来,而随着这一幕的发生,两道光辉从他破碎的身体内绽放而出,照亮四方!

  季元阳败了,败给莫红莲、纳兰嫣、沈玉树、赤发青年和周火五人的联手。

  “哈哈哈哈……机会来了!”

  “黄级绝学!储物戒!”

  “狗咬狗!最终便宜了我们!”

  ……

  八道破风之声极速的响起,一直选择隐忍的八个精魄境中期巅峰的修士这一刻终于露出了他们的獠牙,他们选择了最佳的时刻动手了!

  这八人估算的时刻的确恰到好处,此时和季元阳硬拼之下彻底重伤的五人在他们看来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元阳传承已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咻咻咻……”

  八道元力匹练虚空蔓延,向着受伤的五人各自袭去,为了保险起见,八人还是对受伤的五人出手了!

  不过,他们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已经彻底显露在虚空之上的两道光团上,全然没有注意到莫红莲等四人眼中闪过的了然和讽刺。

  既然敢当着这八人的面与季元阳大战,他们若是没有绝对的把握,又怎么会如此?

  “一群废物!真是找死啊……”

  沈玉树目光一厉,寒意翻涌!

  “精魄境后期的强大,不是你们可以揣测的!”

  赤发青年同样狞笑着开口!

  莫红莲和纳兰嫣亦是面无表情。

  “嗡”“咚”

  八道元力匹练突然间被四股根本无法抗衡的力量崩碎,消散于虚空!

  “这…这怎么能!”

  “我不信!你们还有能力动手!”

  “啊!可恶啊!”

  ……

  惊惧无比的声音响起,只见虚空之上元力光芒闪耀,道道身影跌落而下,鲜血狂喷,脸色瞬间惨白,八人以比他们来时更为快速的爆退,一落地便昏死了过去,无一例外!

  “我早就说过,混水摸鱼没有错,但要有相应的实力……”

  纳兰嫣一声冷哼,不过下一刹她的脸色突然一变!

  “…说得对,有了相应的实力,那就可以…为所欲为!”

  一直低着头没有出手的周火突然抬起了脸,面如重枣的脸上闪过无比阴毒的笑意,随即右手朝虚空一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