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

  突然冒出来的第二个东土修士窦天让应万朝感觉到一股无法小觑的强大!

  对方周身浮现的冰蓝色元力以及弥漫四周的蓝色冰晶仿佛形成了一道道刺骨的寒风呼啸而来,刮得应万朝面皮既疼又冷,而对方抬手之间更是不断挥洒出阵阵足以冰封万物的霜冻之气,应万朝忽然觉得这个来自东土的强大修士是他遇到的最为强大的同辈年轻人!

  “哼!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西岭应家的星光混元大法!”

  不过应万朝也不是省油的灯,西岭和东土不一样,东土乃是由第一主城和百大主城组成,而西岭却是世家横行。

  何谓世家,并不是类似龙光主城的慕容家、林家、司马家那般的小家族,慕容家、林家、司马家存在的岁月不过数百年,比如慕容家不过才历经区区两百年,这样只能被成为家族,根本没有资格被称为世家。

  家族想要成为世家,首当其冲的条件便是存在的时间必须要达到一千年!

  唯有经历过千年的传承才能有资格被冠以世家的名头,也就是所谓的千年世家。

  一个家族想要历经千年而不灰飞烟灭,这中间必然需要数代人的努力才行,不是一代人可以造就的,可以说极其艰难,所以有很多家族盛极一时,可以达到五百年、八百年、甚至是九百年不灭,但就是跨不过千年的界限,最终只能黯然灰飞烟灭,成为时光长河的一朵小小的浪花。

  不过达到一千年不灭只是刚刚开始,因为唯有达到一千年的世家才会有足够的底蕴诞生出真正的高手!

  世家第二个条件便是拥有十名修为达到离尘境的高手,一个家族想要传承千年不灭,这漫长的岁月之间必然会发生与其他势力的争斗,一个不好就会灰飞烟灭,所以便需要高手的守护和对外征战。

  酷匠¤网首…发%Y

  而修为达到离尘境便足以称得上真正的高手,比如在东土,修为达到了离尘境便可以成为一个主城的城主,坐镇一方,因为离尘境的修士才有这个能力和资格震慑四方。

  至于成为世家的第三个条件便是年轻一代必须足够优秀。

  岁月形成底蕴,高手守护传承,那么一个世家想要繁荣昌盛下去,至关重要的便是要有足够优秀的后代可以继承长辈的荣光,不负先辈名声,将家族的发扬光大。

  一个家族想要成为世家,就必须以上三个条件才行。当然,世家之中也是有强有弱,毕竟这三个条件只是门槛而已。

  而应万朝所在的西岭应家,便是在世家横行的西岭也是极为强大的一个。

  因为应家已经传承超过了五千年,门中修为达到离尘境的高手更是达到了数十位,在整个西岭也是叫得出名号的世家。

  作为这样世家的年轻一代的最强者之一,应万朝的强大自身毋庸置疑。

  应万朝所修炼的星辰混元大法也是达到黄级下品的战斗绝学,此刻甫一交手,周身一片星光灿烂,仿佛立身于宇宙之中!

  “嗡”

  大步一踏,应万朝黑发狂舞,白衣猎猎,身后陡然浮现一片朦胧星空模样,其中星辰闪烁,光暗明灭,幽光阵阵!

  “冰皇霜龙气!给我开!”

  周身冰蓝色元力朴散虚空,窦天沉声一喝,冰霜巨龙横空出世,霜冻之气四散八发,所过之处,虚空仿佛都要被冰冻起来!

  “嗡”“轰”

  一片星光自应万朝身后大亮,化作一柄璀璨无比的巨大星刃竖斩而下,直劈窦天而来!

  “星辰极光刃!斩!”

  近二十丈的星辰光刃拖拽起灿烂星辉使得这一处原本普照的金色阳光仿佛都被星辉搅散,顷刻间与凝聚霜冻之气的冰霜巨龙虚空交击!

  “轰隆隆”

  刹那间星光和霜冻之气在虚空辉耀起夺目的元力光芒!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的蛮尊此刻也一如一头远古龙象般踩踏大地向着北夷少女玉娇雪横冲直撞而去!

  旺盛的气血在体内汹涌澎湃,蛮尊踏出的每一步都好似万钧大石砸落地面,金古城城顶随着他的踩踏爆发出巨大闷响,那些久经风霜岁月洗礼都没有损坏的筑城石竟然被他一步在其上踏出一个巨大的脚印,恍若奔腾着的蛮尊犹如夹带骇人无比的力量!

  冷如冰的玉娇雪白裙随风漂浮,完美的容颜之上闪过一抹冷意,周遭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度,眸光更是如绽寒芒,娇躯之上恍惚飘荡起一抹淡淡的辉光,这辉光将她衬托的更如同与红尘格格不入的仙女!

  “玉疆古神经…玉疆战神臂……”

  一道飘忽如同上界呢喃天音自玉娇雪口中响起,只见她周身那淡淡辉光忽然冲天而起,虚空汇聚,最终竟然形成一个仿佛透明白玉铸成的巨大右前臂,旋即俯冲而下,光芒大盛之后瞬间与玉娇雪的右前臂合二为一!

  玉臂光辉洁白,好似由这世间最美丽动人琉璃白玉打造的一般,比正常手臂长出半尺,宽处两寸,其上缭绕着玉色火焰,尊贵而圣洁!

  右臂伸于其中的玉娇雪仿佛一尊傲立世间的玉女战神,峥嵘璀璨!

  “哈哈!大荒蛮拳!”

  声如洪钟,踏步而来的蛮尊哈哈一笑,旺盛的气血透体而出,野蛮、古老的灰色元力汇聚于粗大的右拳之上,一拳轰出,劲风铺面,拳劲直荡八发,虚空闷响,砸向玉娇雪!

  对于玉娇雪如此美的不似凡俗之人,蛮尊依然毫无半点怜香惜玉之情,虎目更是闪烁点点残忍和期待,似乎他想把这位来自北夷的绝代少女一拳轰碎!

  “轰”

  目视蛮尊轰来的这石破天惊的一拳,玉娇雪冰冷的面容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眸光一闪,右臂微微一抬,好似随着她这一抬臂,整个虚空都仿佛晃动一般,一股莫测的力量无影无形却又真实存在,右拳微握,包裹手臂的玉疆战神臂同时握掌成拳,平平淡淡的向前一拳直出!

  “嘭”“咚”

  野蛮、古老的粗大肉拳与玉疆战神臂轰在了一处,虚空顿时一声轰鸣爆响响彻开来,与此同时道道巨大的反震之力混合着可怕的气浪顷刻间荡漾而开,拳劲扩散,在金古城城顶上掀起一道可怕的旋风!

  一时间,应万朝大战窦天,蛮尊搏杀玉娇雪,整个金古城在他们四人的战斗之下,似乎告别了过往无尽岁月的宁静,再度澎湃出了骇人的震天波动!

  反而原本准备大战一场的叶无缺倒是成了两边对决的旁观者,他冷眼旁观,倒是将可以算的是四域各自最强天才之间的对战尽收眼底。

  紫孤长老、酒魂长老、血滔长老三人的目光自然注视在各自选中的天才身上,面无表情,唯有圣光长老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似乎对窦天与应万朝的战斗到底谁会最终略胜一筹并不在意,反而移步到金古城城顶的最北边,望向距离金古城数千米之外的一处空地。那里的地面,似乎刻画了许许多多的复杂刻印,每道刻印都隐隐散发出浓郁至极的空间之力。

  那里便是通往诸天圣道的传送阵。

  传送阵乃是远古修士为了节省时间避免长途跋涉而以空间之力为本源创造出来的一种阵法,根据阵的规模和繁杂不同,所跨越的距离也各有不同。

  圣光长老眺望那里的几座规模不同的传送阵,心中估算着时间,估计也差不多了,而此时金古城上两处地方的第一次碰撞已经结束,第二次的碰撞似乎正要开始!

  “嗡”

  冰皇霜龙气所化冰霜巨龙寸寸碎裂,虚空之上漂浮着颗颗蓝色冰晶,冰蓝色元力缭绕双手,窦天如凝冰的目光闪过阵阵光华,如渊如海的气息缓缓荡开!

  “星辰混元大法?不错的战斗绝学,可惜,在你手中并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威力。”

  和应万朝对过一招的窦天大声开口,语气却毫不容情,言语仿佛如同利剑直刺应万朝内心。

  “哼!大言不惭!就凭你也敢妄加评论我应家绝学?诸天星辰剑!混元磨世手!给我镇压了!”

  英俊无比的脸庞煞气蔓延,窦天的话显然激怒了应万朝,当下体内元力震荡如潮,身后星光朦胧却转瞬大亮,一柄通体由星光组成的巨大光剑横天竖地,散发出黄澄、蓝幽双色,极具视觉震撼力!

  紧接着星光巨剑旁边,一个巨大的手掌浮现而出,手掌星辉夺目,掌纹如星痕,五指齐张恍若遮天蔽日,却在下一刹探过虚空竟然一把抓住了那柄星光巨剑!

  诸天星辰剑!混元磨世手!

  这是应万朝将星辰混元大法练到极为高深的地步之后所掌握的两大杀招,此刻在满心震怒之下一齐使了出来,整个这方天地的虚空顿时轰鸣不断!

  不过应万朝双目突然一凝,体内元力如长江大河般浩浩荡荡直透九天,虚空之上的混元磨世手居然蓦地一颤,瞬间一把抓住了一旁的诸天星辰剑!

  在应万朝的控制下,星辰混元大法中的两式杀招居然以这种奇特的方式融合在了一起!

  远远望去,就仿佛一尊可怕存在隐没在应万朝身后的那片朦胧星光当中,只伸出了一个紧握光剑的手掌就可以镇压一切敌人!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挡!”

  打出这一式杀招的应万朝双眼一眯,其内尽是寒光隐现,冷笑不绝,心中拥有十足把握可以凭此招击败窦天。

  “好!这一招才算有点意思!”

  面对如同从虚无星空内一尊可怕存在斩来的一剑,窦天不惊反喜,大喝一声,冰皇霜龙气弥漫而出,如冰洋泛滥,奔涌不绝,接着他双手平放身前,掌心向上,冰蓝色元力闪烁,蓝色冰晶立刻汇聚掌心之上两两悬浮,形成四座小山模样的虚影!

  “四极冰之破!”

  窦天双掌向上一抬,那四座小山模样的虚影立刻冲天而起,瞬间涨大数十倍,变成了四座横亘天地之间的冰山,其上还缭绕着道道冰焰,一股股霜冻之气不断席卷而出,仿佛这四座冰山是从九天之上坠落而下的冰宫,可以冰封摧毁一切!

  不过,打出这四座冰山的窦天并没有停下,双掌各自轰鸣一声,冰蓝色元力极速奔腾,又是一声低喝响彻开来!

  “皇极碎冰掌!”

  “嗡”

  一道数十丈大小的水晶巨掌横空出世,拍击虚空,紧跟四座冰山之后,冰焰缠绕,霜冻之气连接彼此,乍一看去,仿佛是一只水晶巨掌手握四块冰砖抡起来就要砸人!

  “轰隆隆”“嗡”

  这方虚空澎湃出一股巨大的元力碰撞波动,星光汇聚而成的光手、光剑和冰晶凝聚的冰山、水晶掌彼此爆发出足以压塌一座小山峰的恐怖力量!

  “咻咻……”

  两道身影各自后退七八丈,应万朝站定之后脸色一片阴沉,心中更是震惊莫名,自己十拿九稳的一招居然无法奈何这个东土修士,而且应万朝更是隐隐感觉对方的战力似乎还有所保留。

  “这不可能!他只是来自东土那北天五域中最贫瘠最弱小的一域,他的战力怎么可能比我还强?我可是南岭应家的天才人物!我不信!”

  此时此刻,应万朝眼中已经没有了叶无缺,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窦天身上,心中的怒火奔腾,在西岭,他是最为闪耀的少年天才之一!从来没有哪个同辈之人可以带给他如此压力。原本他怀着雄心壮志准备进入诸天圣道,期待变得更加强大,有朝一日可以名传北天,成为真正的强者,可没想到的是刚刚走出西岭就碰上了这么一个棘手的同辈修士,这让应万朝如何能接受?

  “我一定要击败你!我应万朝怎么可能输给你!”

  一声怒吼在心中响彻开来,应万朝似乎没有了一开始的潇洒和善,英俊无比的脸庞竟然都有些微微扭曲起来,而一直观战的西岭其余九人此时也是面色连变,因为他们当中最强大的应万朝居然没有像以前那样摧枯拉朽的击败同辈修士,反而隐隐有种拿不下的感觉。

  尤其是那个衣着暴露的女子,此女名为千媚,亦是西岭一个世家的天才,不过千家阴盛阳衰,强者都是女子。千媚最是知道应万朝的强大,不过现在的战况也使得此女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目光当中闪过一丝凝重。

  退到叶无缺身边的窦天哈哈一笑,对着叶无缺说道:“原来西岭的修士不过如此,只是嘴皮子厉害罢了,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

  窦天的这句话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到时传荡了开来,顿时东土剩余的七人皆是直接笑出了声来,而叶无缺也是咧嘴一笑,他知道这应万朝虽然不弱,但显然窦天更胜一筹,因为窦天还没有将冰皇龙铠披上,战力还有所保留许多。

  血滔长老的脸色此刻不太好看,虽然应万朝和窦天一战看似暂时平手,不过以他的目光自然可以轻易的分辨出应万朝虽然还有压箱底的杀招没有使出,但那个东土的小子同样也有底牌,而且刚刚的交手显然东土的小子更加的从容和不迫,这一点应万朝就已经比不上了。

  目光扫过旁边和应万朝并肩而立的叶无缺,血滔长老眼底更是涌出一抹惊意,因为之前窦天说的话他可没有忘记,难不成那个只有精魄境初期的小子真的才是这群东土小家伙里最强的?

  得出这一推测的血滔长老还是有些不信。

  “嘭”“咚”

  金古城城顶的另一处,蛮尊和玉娇雪也已经交手了两招,比起应万朝和窦天战斗绝学的交锋,蛮尊和玉娇雪似乎是以近战搏杀战斗着,所以方才叶无缺更多的注意力却是放在这两人身上。

  蛮尊体内气血旺盛,肉身之力极其强大,似乎也是走的体修的路子,拳脚之间奔腾着莫大力量,每一下足以将一般的精魄境后期修士直接崩飞,仿佛一尊凶兽的幼崽一般,战力骇人。

  然而来自北夷的玉娇雪却可以将蛮尊每一拳尽数接下,仿佛那完美的娇躯内藏着一股神秘莫测的力量,尤其是她右臂上笼罩的透白玉琉璃怪异手臂,其上玉色火焰燃烧,流淌出尊贵而圣洁的气息,显然来历非凡,仿佛这个如同仙女的少女身上怀有大秘密一般。

  酒魂长老和紫孤长老两人面色不变,蛮尊和玉娇雪的战斗看起来声势骇人,不过却并没有打出真火,尚处于试探性的进攻当中,彼此都没吃亏,势均力敌。

  就在此时,一直远眺数百米之外传送阵的圣光长老突然面色一动,因为他赫然发现远处的几个传送阵当中有一个规模较小的传送阵突然间亮了起来!

  “嗯?有人传送到这金古城来了么?”

  那座传送阵亮起之后,一股浓郁无比的空间之力瞬间便荡漾开来,弥漫周遭数十丈,使得金古城城顶上的人刹那间都感受的一清二楚!

  “嗡”

  接着就在那道传送阵亮到极至之时,从中突然显露出一道身影,这道身影甫一出现,速度便飙升到极致,极速在大地之上奔腾而起,似乎有什么人在后面追击他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