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身冰蓝色元力光芒一闪而逝,周遭蓝色冰晶不断漂浮,站在一手被自己冰封的百丈范围中心,窦天的眼睛看向前方二十丈之外的冰层下方,目光当中透着丝丝疑惑。

  “败了?叶无缺就这么败了吗?”

  “挥手冰封百丈!窦天简直强的没边了!”

  “你白痴啊!之前窦天冰封整个中央战场的时候你难道睡着了?”

  “窦天这一次出手显然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叶无缺的胜利该止步了。”

  ……

  不断有低语从古金战台上传出,语气中带着震惊和叹服。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窦天真正出手,不像之前那样只是露出冰山一角。

  真正出手的窦天表现出来的战力果然没有人所有人失望,虽然方才他只是冰冻了周遭百丈,但冰层的厚度却被先前至少厚了五倍!

  如此可怕的冻气若是冰封到了人的身上,体内的气血会在七八呼吸内彻底的冻结,人也会变成冰棍,就算不死,也没有了再战之力。

  虽然整个古金战台观战的数万修士当中依然有少部分相信叶无缺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被解决掉,但已经有绝大部分人开始相信此刻的叶无缺十有八九被窦天冰封在了冰层之下。

  “若是就这么容易就被我击败……你叶无缺也走不到现在。”

  窦天的目光依然定格在二十丈外的那一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所有人心有疑问之时,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极闷的轰响声!

  “嘭”“嘭”“嘭”

  这闷响声似乎是从冰层之下传上来的,在冰层的某一处,仿佛正有一股力量要破冰而出!

  “咚咚咚……”

  闷响声越来越大,平滑如镜的冰层之上突然裂开了一道冰缝,紧接着以这道裂缝为中心,四周如蜘蛛网般同时出现了十数道冰缝!

  整个冰层仿佛一面镜子被突然从中打破一般,再也不复先前的光华美丽。

  “嘭”

  一只由淡金色元力环绕的拳头蓦然凑冰层之下捣出,破开了周遭一丈之内的冰层,一道人影从中站起身来,黑色长发上沾满了冰屑,但身上武袍却丝毫不沾,正是叶无缺。

  站定的叶无缺擦了擦双手沾染的冰屑,目光却灼灼的看着窦天。

  刚刚他被窦天的一招冰皇降世给直接冰封到了冰层之下,立刻便感觉到一股可怕无比的冻气入侵身躯,不过十来个呼吸,叶无缺便感觉到这些冻气犹如蝗虫过境一般遍布了自己身体的每一寸地方。

  那一刹叶无缺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和身躯瞬间变得麻木,接着便慢慢开始失去了知觉,这只不过是刚刚过了十来个呼吸的感觉。

  就在叶无缺赶忙准备运转圣道战气驱寒的时候,体内的金红气血却轰然开始汹涌流淌,身体内不顿时传来一股股火热无比的滚烫感觉,虽然失去了知觉,但叶无缺却感觉到自己麻痹的四肢和身躯随着金红气血的汹涌澎湃再度恢复了直觉。

  那些足以彻底冰封自己的冻气似乎遇到了天生的克星一般,被如狼似虎的金红气血极速的吞没。

  三十个呼吸之后,叶无缺的身躯已经滚烫一片,就仿佛跑进了炙热的温泉当中一般,暖洋洋的极为舒适,双拳紧握,清晰的可以感觉到自己力量的恢复。

  恢复行动之后的叶无缺自然不会准备继续被埋在冰层下面,立刻鼓荡起体内的圣道战气,汇入双拳之中,这才一拳拳轰击不算太过坚硬的冰层,最终破冰而出,重见天日。

  “嗡”

  重见天日的叶无缺长身而立,体内的滚烫之感没有消退,金红气血澎湃如长江大河,流转在他体内每一寸血肉之中,他突然有种感觉,窦天的冻气似乎对他再也没有用了。

  “很好,叶无缺,若是你就这么被我解决掉,我会很失望。”

  见叶无缺破冰而出,窦天缓缓开口,不过他的目光深处却闪过了一丝惊意。

  此刻的叶无缺看起来神采奕奕,体内元力气血流转奔腾毫无阻碍,一点凝滞都没有,仿佛自己的冻气对他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这样的结果着实让窦天感到意外和震惊,叶无缺能再度站起来战斗这一点窦天没有丝毫的意外,但却毫发无伤的站起来这就让他有些捉摸不透了。

  按道理说,没有人可以无视自己冻气带来的伤害,就算侥幸逃掉一劫,不被冰封,但体内气息势必会因为冻气入体而凝结,严重者甚至血气冰冻,人在逃出冰封之后立刻僵硬如冰,冻成冰棍。

  可叶无缺却完好无损,结合之前那一次的异状,窦天心中立即肯定叶无缺的气血想来是天生异于常人,天赋异禀,浓烈无比,炙热无比,否则根本无法抵挡他的冻气。

  “嗡”

  冰蓝色元力再度辉耀八发,窦天眸光一闪,脚下轻轻一跺,身后冰皇显露而出,周身荡漾无尽寒气,比之方才还要浓郁一倍!

  只是这一次,浑身滚烫的叶无缺却在也感觉不到那种足以冻彻人心扉的寒意,因为他自身的炙热和温暖,犹如露宿早冰天雪地里的猎人,却在身旁点起了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驱除了严寒,带来了温暖。

  “轰隆隆”

  冰皇威仪席卷四方,整个中央战场陡然间温度再降十度,窦天如凝冰的双眸一厉,手掌平摊,周遭悬浮的蓝色冰晶在其掌心极速汇聚,最终形成了两座形式小冰山的模样。

  这两座小冰山甫一出现,虚空中的冰皇蓦然发出一声怒啸,恍若冰晶铸就的冰蓝色巨掌上同样出现了两座冰山,形状和窦天双掌上的小冰山一模一样,只不过大小却不可同日而语!

  冰皇手中凝聚的两座冰山各有五十丈大小,横亘在天地之间,仿佛从天上坠落而下的冰宫,充满了这个世界不曾感受过的极寒和冰冷!

  “双极冰之破!”

  冰寒无比的声音从窦天口中响起,他手掌心上的两座小冰山突然一颤,旋即化作了两道冰蓝色流光冲天而起,分别各自进入了一座大冰山当中!

  “轰”“嗡”

  这一瞬间,两座五十丈大小的冰蓝色冰山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其中仿佛有了魂!

  “嗡”

  两座巨大冰山立刻便绽放出耀眼无比的光芒,虚空暴涨,道道蓝色的火焰居然出现在了两座冰山之上!

  “镇压!”

  窦天的声音再度回响而出,两座巨大冰山刹时从天而降,对准叶无缺镇压而来,其势仿佛有种泰山压顶的疯狂威压!

  “轰隆隆”

  叶无缺眸光透亮,黑发狂舞,望着从天盖压而来的两座巨大冰山,他双臂连番舞动,仿佛搅动虚空,圣道战气暴涨,身后一轮燃烧烈焰的金色巨阳横空出世!

  “嗡”“嗡”“嗡”

  然而演化出四阳合一的叶无缺并没有停下,他继续震荡体内的圣道战气,想要演化出第二轮金色巨阳!

  “轰隆隆”

  叶无缺眸光如电,锋锐如刀,四阳合一威力巨大,对于身体的负荷也决然不小,一轮金色巨阳就已经需要叶无缺几乎全力以赴,更何况打出第二轮!

  不过越是不可能叶无缺就越是要将它变为可能!

  叶无缺开始了一种近乎于疯狂的自我压迫,他知道凭自己现在的修为和战力,根本敌不过窦天,想要战胜他那就必须要突破!

  “四阳合一!给我凝啊!”

  “嗡”

  在叶无缺的一声怒吼当中,体内的圣道战气流转无限,又一轮燃烧着烈焰的金色巨阳缓缓显化虚空!

  两轮通体散发出无边热力和火光的金色巨阳虚空腾腾跳动,彼此交相辉映,真的仿佛如同天边掉下的大日,一时间光芒万丈,刺得人眼睛都无法睁开。

  但,两轮金色巨阳依然不是叶无缺的最终目标!

  “第三轮!给我……开!”

  “嗡”

  圣道战气的流转速度已经达到了极致,体内金红气血所翻涌而出的滚烫热度似乎已经让身体开始沸腾,叶无缺感觉到自己快要燃烧起来一般,但他却不为所动,眸光犀利如天刀,强忍着肌体崩溃的巨大负荷,终究还是将第三轮金色巨阳给凝聚了出来!

  “轰轰轰”

  酷匠6J网EG首z发D

  三轮燃烧着烈焰的金色巨阳以品字形将叶无缺围在正中间,此刻的叶无缺呼吸有些急促,接连凝聚出三轮金色巨阳,将赤盖四阳功的威力彻底的发挥出来,最然里最后的大圆满之境还有一步之遥。

  “嗡”

  头顶盖压而来的两座冰山已经不足二十丈,呼吸急促的叶无缺仰首望天,周身三轮金色巨阳散发出无比炙热的力量,双臂擎天,三轮金色巨阳顿时拖起三道粗大煊赫的金色虹光冲天而起!

  “嘭”“轰”“咚”

  “轰隆隆”

  两股巨大的力量在虚空之上轰然爆开,冰蓝和淡金两色如同在这方天地之间炸开的极光一般充满了绚丽的色彩,那一刹那观战者感受到的不止是强大无匹的波动和倾泻而出的气浪,更多的却是看到了这抹闪耀虚空的璀璨光芒!

  “咚”

  巨大的反震之力震荡不休,一直如渊如海的窦天这一刻也面色一变,身形倒退七八丈方才稳住,只是他的目光却盯向了远处那道同样爆退的修长身影,看到对方嘴角溢出的鲜血,窦天如凝冰的双目精芒一闪。

  “嗤嗤嗤……”

  爆退十数丈的叶无缺体内气息翻腾不休,经脉疼痛,圣道战气更是有些紊乱,忍不住喉咙一甜,一口血慢慢从嘴角溢出,和窦天的碰撞,终于让他开始负伤。

  右手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迹,叶无缺呼吸急促,目光当中却闪烁着如同火油般的战意。

  如同所料那般一样,窦天打出的冰皇所蕴含着的冻气和寒气对他已经没有了影响,体内滚烫的炙热之感让他隔绝了冻气的侵袭,但战斗绝学当中所夹带的莫测威力,却实打实的轰在了他的身上,这股力量是他无法抵御的。

  叶无缺和窦天之间的差距,终究还是太大。

  不过,此刻的叶无缺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气馁和灰败,有的只是孤注一掷的执念和一丝期待!

  英魄境巅峰的瓶颈仿佛又松动了一丝。

  “轰”

  长身而立的叶无缺强行压下体内翻腾的气血和伤势,呼吸也慢慢的平稳开来,目光当中的锋芒和亮光却突然间消失了,却而代之的却是一股莫名由来的离绪和愁思。

  好像这一刻的叶无缺变成了一个离乡多年的旅人,每当明月当空之时,身在月下的他就会开始思念自己的亲人。

  “嗡”

  圣道战气涓涓流淌而出,这一次并不煊赫和霸道,有种淡淡的悲伤,如同夜空明月蒙上了一层细纱。

  叶无缺突然的变化令得窦天眼神一凝,但随即又恢复原状,窦天的声音回荡而出:“连续接下我的冰霜巨龙气、冰皇降世和两级冰之破,叶无缺,你足以自傲了。以你如今的战力,就算在整个东土年轻一代当中,也足以排进前五,如果你参加的是下一届的百城大战,那么那时的东土,将没有一个人会是你的对手。”

  窦天的声音虽然冷淡,但语气当中对叶无缺的肯定却不加掩饰,显然叶无缺表现出来的战力足以让当得起他窦天的这番评价,此子年纪不过方才十五就拥有了如此战力,再给他三年的成长时间,到时候就算窦天自认也恐怕不会是他的对手。

  但窦天的话语却在下一刹转折:“不过……不是现在,现在的你想要击败我,还差的太远,好了,和莫不凡的热身已经完毕,这场战斗该结束了。”

  “轰隆隆”

  冰皇虚空抖动,浑身上下开始绽放出耀眼的冰蓝色光芒,窦天这一刻终于战力大开,想要彻底解决掉叶无缺。

  窦天的话传进叶无缺的耳中,后者恍若置若罔闻,眼中的离绪和愁思却越来越浓,他就静静站在那里,一种孤独和悲伤的气息四散而开,好像他的身后虚空突然暗了下来,一轮皎洁的明月冉冉升起,温柔清冷的月光照的人心中微凉,眼中微亮。

  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叶无缺喃喃开口,声音当中透着一丝莫名:“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悲人…无欢…”

  “嗡”

  远在他乡的游子,每逢佳节却倍思故乡的亲人,月下独饮想要排遣这份孤独和思念,却发现酒越喝越多,心中的悲伤也越来越浓,他没有了欢乐,没有了笑容,剩下的只是孤独和寂寞。

  叶无缺缓步而踏,身后虚空化作一片夜空,一轮明月高悬,却顷刻间蒙上了一层朦胧,在黑夜当中若隐若现,散发出令人心悸悲伤的莫名力量。

  月缺宝鉴,除却圆月有缺,阴月有晴的第三式,悲人无欢。

  这一招没有浩大的声势,却有着可以潜移默化影响人心绪的一种可怕力量。

  在窦天的眼中,缓步前行的叶无缺豁然消失了,准确的说,被一轮朦胧的明月取代,那明月散发着撼人心魄的力量,窦天的双目之中,映出了一对明月之影。

  仿佛突然被惊雷击中,窦天觉得眼前的天旋地转,等他再度苏醒过来时,却看到了记忆深处那不愿意回忆起的悲伤往事,刹那间,窦天沉迷了进去,他的情绪随着记忆中的喜怒哀乐开始起伏,似乎他忘了自己正处于大战当中一样。

  窦天的剧变被叶无缺清楚的看在眼中,看到窦天的动作变得缓慢,眼神变得迟钝,叶无缺当下速度极速飙起,双拳虎首环绕,向着窦天一拳轰来!

  然而,就在此刻,沉浸在自己记忆当中的窦天突然神情一震,朦朦胧胧的脑子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险感!

  他立刻一咬舌尖,接着这股疼痛使得自己从朦胧当中即刻苏醒了过来,却发觉扑面而来的澎湃拳劲,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嘭”

  叶无缺一拳击在了窦天的胸口,巨大的力量顿时被真的窦天身形疯狂倒退,等到窦天站定之后,已经距离叶无缺有十丈之远!

  澎湃的拳劲刹那间便给窦天带来了伤害,若非他在最后关头及时运转元力抵挡了一下,这一拳,就不仅仅是气血翻腾那么简单的了。

  整个古金战台立刻陷入了死寂,似乎每一个观战者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竟然看到了窦天被叶无缺一拳击中,并倒退十丈。

  下一瞬,古金战台爆发出整天的欢呼声!

  一拳逼退窦天,叶无缺却有些可惜,刚刚窦天虽然受他的招式影响,但在最后关头还是及时的清醒了过来,对方作为东土排名第二的天才,无论是心灵还是意志力量都极其的坚韧和强大,自然不会那么容易中招。

  感受着胸口的疼痛之意,窦天如凝冰的目光闪过了一丝震怒,他没有想到叶无缺竟然能带给他伤害,这在他窦天看来,是一种耻辱。

  “轰”

  冰皇踏步而出,冰蓝色元力横空出世,瞬间便淹没了窦天,一句带着怒意的声音响彻八方!

  “你竟能伤我?叶无缺,是我小瞧你了!不过,你依然必败无疑!”

  窦天的话让叶无缺神色一凝,随即嘴角微掀,眸光当中锋芒必现:“必败无疑?窦天,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