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叶无缺的到来,纳兰嫣心中虽然也有着丝丝疑惑,但依旧一脸笑吟吟的望着眼前身长独立的少年,原本英气十足的纳兰嫣似乎在叶无缺面前变得有些娇柔甜美。

  目光随意扫视了这件精舍内部,叶无缺发觉和他选择的精舍环境一模一样,当下收回目光,对着纳兰嫣笑道:“看纳兰姑娘神采奕奕,眸光润泽,想来这一夜恢复的很不错。”

  黑袍少年话语温润,目光虽璀璨但却清澈,蕴含笑意,落在纳兰嫣的美眸当中,让她感觉到善意。

  随即纳兰嫣便记起在百元界元阳传承内时,叶无缺横空出世的模样,若非他及时赶到击败了周火,那么纳兰嫣可以想象自己和其余人会被周火和赤发青年如何的折磨侮辱。

  一想到这里,纳兰嫣内心深处对于叶无缺的好感便加深一层。

  “叶公子和岳山主城庞仲的一战让纳兰大开眼界,没想到叶公子除却战力惊人之外,肉身之力竟也强大到如此境界。”

  纳兰嫣声音虽然柔和,但语气却蕴含一丝震惊,显然此刻她口中所说正是她心中所想。

  英魄境后期巅峰的修为,却可以爆发出越阶而战的战力,再加上强悍的肉身之力,叶无缺的神秘和强大随着他每一次的战斗,一点一滴的往外显露着,仿佛没有尽头。就好像你每次认定他的强大之后,他便会再一次的让你震惊,似乎没有极限,让人无法琢磨。

  “纳兰姑娘谬赞了,叶某不过只是侥幸运气不错而已。”

  寂灭十年的岁月让叶无缺明白该露锋芒的时候无需掩盖,而该低调的时候亦要低调。

  见在自己的赞扬之下,叶无缺依然淡然而立,俊秀的脸庞布满笑意,目光之内没有丝毫的倨傲,不卑不亢,这一切使得纳兰嫣美眸深处闪过一丝光亮。

  “纳兰姑娘,此番叶某前来叨扰便是想对在百元界元力河流时纳兰姑娘施以的援手表示感谢。”

  脸色一正,叶无缺向纳兰嫣说明了此番前来的目的。

  “感谢我?呵呵,那叶公子打算怎么感谢我呢?”

  叶无缺的话让纳兰嫣先是一愣,继而笑出声来,这一笑,犹如牡丹花开,仿佛四周的光线都跟着亮了起来!

  异常漂亮的脸蛋上随着纳兰嫣这一笑闪过一抹红晕,美眸泛着促狭之色,她自然不会真的要叶无缺如何去谢他,只是把叶无缺的这番话当成了客套,索性也就打蛇随棍上开起了玩笑。

  目光一动,叶无缺也是听出了纳兰嫣笑声里的促狭之意,旋即也不再多说什么,心念一动,右手朝两人头顶上方一挥!

  “嗡”

  顿时一道火红色的光芒从二人的头顶上方闪耀而起,使得整个精舍之内都被这道火红色光芒笼罩!

  “这是……”

  纳兰嫣原本还带着一丝笑意的漂亮脸庞上立刻便划过一抹震惊,螓首微仰,美眸望向兀自在虚空之悬浮的事物,惊意更浓!

  “上品凡器!这是上品凡器的波动!”

  终于还是忍不住低呼出声,叶无缺突然间拿出的一件上品凡器让纳兰嫣脸色的笑意彻底的化作惊意!

  “这件软甲名为火莲软猬甲,乃是贴身软甲,纳兰姑娘你穿上此软甲之后,防御之力必然大大增加,在与人争斗之时能够更好的发挥出自身战力。”

  叶无缺拿出用来感谢纳兰嫣的东西正是季元阳留在储物戒当中的八件上品凡器中所剩的最后一件,火莲软猬甲。

  将此上品凡器赠与纳兰嫣叶无缺自然有着他的思量。

  首先当然是为了感谢纳兰嫣当时的援手之意,因为莫红莲曾经将纳兰嫣帮助她的事原原本本的告知了叶无缺,让叶无缺明白若非纳兰嫣及时出手,当时还在元力河流内修练的莫青叶、莫白藕以及林璎珞势必会因为他人的偷袭而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

  此乃其一原因所在,第二纳兰嫣此女天赋也极为不弱,心机手段俱是不俗,就算她最后不能成功的拜入诸天圣道,在东土这片大地上,以后的成就也定然不低。

  离开慕容家之后,叶无缺心中牵挂的只有慕容长青,但慕容长青身为慕容家的家主,此生与慕容家一荣俱荣,根本离不开慕容家。虽然现在慕容家顺风顺水,不过难保以后不会发生什么灾祸。比如君山烈的突然出现,就使得慕容长青的性命完全掌握在了四年之后,叶无缺和君山烈的殊死一战结果。

  所以,乘着双方关系逐渐融洽,付出一件上品凡器的代价,结交一个将来成就势必不低的纳兰嫣,可以在未来慕容家万一遭难时及时出手照拂一番,对于叶无缺来说,于情于理他都会去做。可以说,叶无缺考虑的比较深远,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会追逐着福伯的消息最终走向何方,只能尽自己所能为慕容长青留下可以无忧的后手。

  而第三个原因,这件火莲软猬甲虽然是上品凡器,价值五六万元丹,但此软猬甲却是女修士专用,给叶无缺他也不会用。而林璎珞、司马傲和莫氏三姐妹已经收了他一件上品凡器,决计不会再要,再者他的储物戒当中,有着季元阳留给他的十万元丹。

  所以将火莲软猬甲赠与纳兰嫣,是叶无缺深思熟虑之后才下的念头,况且对于纳兰嫣,叶无缺也是真心的想要与之结交。

  “叶公子,你要将这件上品凡器赠送给我?”

  将目光从头顶火红色软甲上收回,纳兰嫣眸光带着极度意外之色看向叶无缺,发觉后者一脸温润笑意望着她,目光真挚,显然并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这也是叶某来的目的,纳兰姑娘,还请笑纳,不要推辞。”

  听完叶无缺的真诚话语,纳兰嫣一双美眸内闪过了种种复杂之意。

  原本只以为是叶无缺一句客套话,却没想到对方真的拿出了一件上品凡器送给她。

  上品凡器不但对于精魄境的修士来说无比重要,就算对力魄境和某些源魄境的修士来说也是极为的珍贵。而现在,眼前的黑袍少年竟然因为她一次随手的援手,竟然就赠送了一件上品凡器给她。

  一时间,纳兰嫣心绪微乱,对于这件火莲软猬甲,她自然无比的渴望,且纳兰嫣也是聪颖之人,立刻想到了叶无缺是最终获得元阳传承的人,收获想必不俗。

  目光真挚清澈,叶无缺带着一脸笑意望着纳兰嫣,后者最终心中一叹,英气漂亮的脸蛋上划过一抹柔和,红唇轻启,美眸灼灼的同样看向叶无缺,柔声道:“若论感觉,实则应该是纳兰该感谢叶公子。不过既然叶公子话已至此,纳兰若是再推辞也就太过矫情,况且这件上品凡器对于纳兰来说也极为需要,纳兰便恭敬不如从命,收下了。”

  听到纳兰嫣的话,叶无缺松了一口气,而纳兰嫣也不再犹豫,纤手闪耀七彩光芒向着火莲软猬甲抓去,心念一动,便将这件上品凡器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当中。

  整个精舍也因为火莲软猬甲的消失而恢复了原先的模样。

  见来此目的已了,叶无缺正准备告辞,突然他的目光一动,似乎是感知到了什么一样,而一旁的纳兰嫣也随后同样感知到了什么,面色亦是一凝,二人对视一眼,身形立刻闪动,冲出了纳兰嫣的精舍!

  “有意思,竟然有人在不远处发生了战斗,波动和气息极为不弱,且不像是点到即止的切磋,而是真正的战斗!”

  身形快速的向着散发出强悍波动的地方急驰而去,纳兰嫣紧随其后。

  一路上,叶无缺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有岳山主城的大胖子霍青山,还有浮幽主城的夏梦、王韵,显然他们也是被散发出来的战斗波动吸引而来的。

  当下,几人视线在空中交汇,随后便默契的不言不语,向着同一个目的地疾驰而去!

  等到叶无缺几人来到散发出强悍波动的地方时,这才发现此处是一个巨大的演武场,面积广阔无比,足足可以同时容纳上万人在此习练战斗绝学!

  一双眸子微微眯起,叶无缺看到在演武场的中心,此刻正有两拨人彼此分别对立在一起,而在两拨人的中心处,正有两人激烈的交着手!

  其中一人,周身荡漾犀利剑气,散发寒冷剑光,叶无缺认出此人乃是是铸剑主城的陈鹤!

  与陈鹤大战的另一人叶无缺却是第一次看到,不过瞥到此人身着的武袍,叶无缺目光一凝,目光扫向两拨人其中人多的那一波,这些人身着统一制式剪裁得体的武袍,个个目光倨傲,脸带不屑笑意。

  当下叶无缺心中便知晓了这足有上百修士的身份,他们是来自第一主城的年轻修士!

  而与这上百号修士对立的十几人自然正是顺利通过了最终决战第一轮战斗来自百大主城的年轻天才!

  叶无缺几人的到来亦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来自第一主城的上百修士中顿时有数十道目光扫向了叶无缺,其内有着好奇、惊疑,但更多的却是挑衅、不服和不屑。

  “看来第一主城的修士是要给我们这群人一个下马威呢……”

  身后响起纳兰嫣满的声音,没有了和叶无缺说话时的柔和,而是恢复了英气。

  “吟”

  一道剑吟之声突然响彻四方,只见战斗着的陈鹤手中长剑蓦然爆发出极致剑光,顿时一道犀利剑意上涌天地,直直斩向与他对战的第一主城修士!

  与陈鹤对战的修士见陈鹤斩来的这一剑,瞳孔立刻剧烈收缩,很显然,他不是陈鹤的对手!

  “嗡”

  就在陈鹤的长剑即将斩到第一主城的修士身上时,他突然感觉到眼前一暗,一股雄浑无比的元力波动散开,与此同时,更是响起了一道桀骜无比的声音!

  “窦天,风采臣,叶无缺!很好,你们三人终于来了!这才有点意思!”

  “轰隆隆”

  一只粗大有力的手掌一把将被陈鹤剑光逼退的修士拉到了身后,同时磨灭了陈鹤斩来的剑光,随即一道浑身散发惊人气势的壮硕身影显露出来!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裴宏,来自第一主城,昨天你们的战斗我正好没空去看,今日到此便是想会一会你们这些所谓的来自百大主城的年轻天才们!”

  此话一落,裴宏一双如鹰的目光横扫四方,尤其在窦天、风采臣、叶无缺三人身上停留了一番!

  叶无缺依旧面无表情,双眼微眯,目望天边初阳;窦天负手而立,双目微闭;而风采臣则在静静的擦拭着手中的古朴长剑,神情专注无比。

  裴宏赫然发现被他点名的三人竟然没有一个正眼看他,顿时冷冽一笑,接着说道:“现在我看到了,啧啧,你们这群人不过都是些废物而已,还想挑战凡哥,简直是痴人说梦!也不怕脏了凡哥的手!”

  说出这句话的裴宏大笑而起,身后的上百名年轻修士同样大笑不止!

  来自百大主城,顺利获得晋级资格的这二十多人立刻目光一冷,周身散发出丝丝寒意!

  面对第一主城年轻修士的挑衅,这些经过层层筛选,击败无数同辈最终站在这里的百大主城年轻修士心中的尊严和傲意犹如火山岩浆般汹涌流淌!

  裴宏的话落在叶无缺耳中,让他微眯的双目闪过一丝寒光,视线也慢慢移到了站在中心处的裴宏身上,对上了此人一双桀骜挑衅的眸子。

  “咚”

  一道负手而立的人影慢慢踏出,双眼如凝冰,浑身散发无尽的寒意,仿佛从千年冰山内走出,正是窦天!

  “莫不凡什么时候养了这么一个狗腿子了?还到处乱吠,真是…烦人呐。”

  窦天这一开口,便毫不留情,不过他口中的莫不凡却让叶无缺心生疑惑,不过这倒也没阻止他紧接着的开口。

  “没错,放着一条喜欢乱叫的疯狗到处乱跑,真是替第一主城丢脸。”

  若是论口条,叶无缺从来没怕过人,他这一开口,立刻引得百大主城一方的人齐齐大笑,就连身旁的纳兰嫣也是满脸笑意。

  “疯狗乱叫,斩了就是。”

  静静擦拭长剑的风采臣最后开口,简简单单八个字,却言简意赅,锋芒必露!

  窦天、叶无缺、风采臣一人一句话,立刻让整个演武场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放肆!你们是什么身份?”

  “简直是在找死!信不信翻手镇压了你们!”

  “敢出言侮辱我第一主城修士!绝不能轻饶!”

  ……

  足足十数道厉喝从裴宏身后的人群中响起!

  微微抬手,一脸冷笑的裴宏禁止了身后人的声音,一双如鹰的眸子在窦天、叶无缺、风采臣脸色一一扫过,随后停在了窦天脸上,说道:“百大主城排名第二的天才?呵呵,不过是凡哥抬手便可以镇压的弱者而已,怎么?窦天,上次被凡哥击垮的狼狈模样这么快就忘记了么?要不要我提醒你一声?”

  随着裴宏的奚落声,叶无缺敏锐的感觉到一直负手而立,气息如渊如海的窦天脸庞上怒意一闪而逝,目光如隐电芒,显然裴宏的话似乎戳中了他心中极为在意的地方。

  “莫不凡,此人到底是谁,为何一提到此人,连窦天都露出如此忌惮的神情!”

  心中对于莫不凡这个人名越发的好奇起来,似乎这个人来历惊人,不管是裴宏提到此人时的尊崇和窦天对于此人的忌惮,都让叶无缺感觉到了极不寻常!

  “回去告诉莫不凡,窦某期待和他一战,此次必会报昔日一败之恨!”

  斩钉截铁,犹如含着冰渣,窦天一字一字的说出这句话,随着每一个字的吐出,他的修为波动缓缓的散开!

  “嗡”

  一股强悍无匹的冰寒波动立刻笼罩了这方天地,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惊人的寒意,仿佛在这股寒意之下,连自身的血液都要被彻底冰冻起来般!

  “窦天此人,果然很强!”

  感受着窦天散发出来的气息,叶无缺眸光深处战意狂飙,火热无比!

  擦拭长剑的风采臣动作也是微微一滞,很显然他也清晰的感觉到了窦天的强大!

  “可恶!怎么会怎样?这个窦天竟然会这么强?”

  原先一脸冷笑的裴宏在窦天散发出自身气息之后,脸色立刻大变,如鹰的眸子当中划过惊骇之意!

  一番衡量之后,裴宏居然发现自己很有可能根本不是窦天的对手!

  一念至此,原本还想继续挑衅的心思也就彻底淡了,不过他依然色厉内荏:“哼!窦天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想要做凡哥的对手,你还差的太远!”

  对于裴宏的叫嚣,窦天不再有任何的反应,转身向自己精舍方向走去,本来他只是出来散散步,没想到无意中来到了演武场,发现了和裴宏那边修士大战的铸剑主城三人,这才有了后来的事。

  见窦天竟然无视自己,裴宏怒火上涌,但似乎忌惮窦天的强大,最终一声冷哼,裴宏冷冷扫了叶无缺和风采臣一眼之后,和上百名来自第一主城的修士也离开了演武场。

  这样一来,来自百大主城的二十多人也唯有各自散去。

  nT酷_匠网*@唯@一#:正1版i},G&其I他《都是S,盗yN版"X

  叶无缺目光扫视,并没有发现司马傲和莫红莲,显然他二人可能沉浸在修练当中,没有理会这件事。

  “莫不凡……”

  站在叶无缺身旁的纳兰嫣却在重复着莫不凡这三个字,眉宇间一片凝重。

  这一幕落在叶无缺眼中,让他心中一动。

  “纳兰姑娘知道莫不凡此人是谁?”

  听到叶无缺发问,纳兰嫣微蹙的秀眉散开,语气却依然凝重:“莫不凡,东土百大主城排名第一的妖孽!修为高深莫测,战力惊人可怕,在整个东土年轻一代当中,此人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纳兰嫣的话立刻让叶无缺一双眼睛当中精光暴涨!

  而纳兰嫣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叶无缺呼吸一滞,眸子当中锋芒必露!

  “据可靠消息,此番百城大战的冠军将会和莫不凡一战,胜了他,才有资格觐见大城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