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下那从数万丈战船上轰来的元力巨手对于叶无缺来根本不算什么,盘坐的身躯都未曾晃动一下,依然在为神秘女子疗伤。

  嗡!

  苍穹之上,那数万丈大小的战船开始缓缓降落,澎湃的空间之力缭绕八方,似乎与空间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极为和谐,仿佛那不是虚空,而是渡船的流水似得。

  等到这艘数万丈大小的战船终于降落在这一处后,也显露出了它全部的样貌。

  古朴、修长,通体呈银灰色,形如长梭,其上仿佛镶嵌了无数的光源,如同一颗颗小太阳般在闪烁不已,随之澎湃的还有浓烈无比的空间波动,让这艘战船看起来仿佛从虚无深处而来,渡过无尽空间。

  “定域战船……”

  盘坐着的风采臣清亮眸光扫过这艘数万丈大小的战船,立刻就猜测到了其真面目。

  嗡!

  旋即,在那定域战船的船身上飙射出了一道巨大的光幕,其中有数道人影显露而出,皆是横溢出一股属于强者的气息!

  不过却有一道倩影此刻极速跃出,向着神秘女子所在的方向这里飞速跑来。

  “大姐!”

  这道倩影一边奔跑一边呼喊,声音清脆但却有种娇蛮之意,显然正是之前让那个渠老对叶无缺出手的女声。

  同样是粉红色的贴身武裙,同样脸带面纱,发色更是与神秘女子同为粉中带紫,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不过比起神秘女子,此女看起来要小上几岁,也更加的稚嫩。

  当一阵香风袭来时,这名女子已经站在了神秘女子身前,立刻俯下身去,透着一丝娇蛮和担忧的美眸看着自己的姐姐,发现姐姐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似乎并无大碍。

  “你!把手拿开!”

  稚嫩女子在看到姐姐身后那道盘坐着的黑色斗篷身影一只手居然抵在自己姐姐的后背上,神情顿时一凝!

  要知道从未有异性胆敢把手贴在姐姐身上,眼前这个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家伙居然这么做,顿时让这这稚嫩女子双眉皱起,再加上方才先入为主的观念,她对这个黑色斗篷人影根本没有什么好印象,当即娇叱出口,态度很是娇蛮。

  不过让稚嫩女子眉头皱的更紧的是在她的话出口后,那黑色斗篷身影非但没有拿开自己的手,反而微微用力,一股澎湃的力量倾泻而开,贴的更紧了。

  “你……”

  稚嫩女子当下就秀眉倒竖,可就在此时,从身下突然传来她姐姐带着一丝痛苦的呢喃声。

  立刻让稚嫩女子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担忧之意,赶忙弯下身朝着身后喊道:“渠老,快!快来救姐姐!”

  稚嫩女子口中的渠老那是一个身披白色披风的高大老者,黑发浓密,但双眉雪白,面色红润,看起来约莫六七十岁的模样,也正是方才对叶无缺出手的那个地魂境中期修士。

  在听到二小姐的呼喊之后,渠老一个闪身,身形从原地消失,出现在了神秘女子身前。

  “渠老!你快看姐姐她怎么了?是不是这个家伙干的?”

  稚嫩女子焦急无比,不断的开口,看向叶无缺的目光带上了一丝怀疑与厌恶。

  渠老低下头看了看大小姐,再看了看那黑色斗篷人影,苍老的目光闪过一丝光芒,他自然看得出来对方这是在帮大小姐疗伤。

  况且加上之前大小姐喊出的那一句话,足以证明此人并不是敌人,毕竟远处大地上还有数具残尸,这些死去的人应该才是对大小姐出手的人。

  但更让渠老心中微动的是方才他轰来的那一掌虽然最后在大小姐的呼声下收回了三四成力量,可他乃是货真价实的地魂境中期修士,一身修为之浩瀚强大,哪怕只是六七成的力也足以让地魂境初期的修士遭到重创身死。

  可却被眼前这个黑色斗篷身影轻描淡写的就给抵挡了下来,足见此人不凡!

  与此同时,渠老更是感觉到身后不远处那道盘坐着的白色斗篷身影浑身溢出的一种无限锋芒之意,仿佛一柄微微出鞘的利剑,一旦自己这里有什么风吹草动,绝对会发出雷霆一击。

  这两个神秘之人很不简单!

  刹那间,人老成精的渠老心中就做出了判断。

  就在那稚嫩女子还在娇叱时,从神秘女子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森冷的波动,下一刹她娇躯一颤一口鲜血咳出!

  “大姐!”

  稚嫩女子顿时就急了,伸出一只右手,其上弥漫出浓郁的元力光芒,就要对叶无缺出手!

  “星瑶,住手!”

  蓦地,吐出一口鲜血的神秘女子出声,阻止了稚嫩女子。

  听到大姐的话后,稚嫩女子有些不甘的收回了手,但却狠狠瞪了一眼黑色斗篷身影。

  旋即在妹妹的搀扶下,神秘女子缓缓站起身来,虽然气息还有些萎靡,不过脸上的苍白之意已经消失,灵动的双眸之中也闪过了活力与清明。

  “多谢公子搭救之恩……如此算来,我都欠公子两个人情了。”

  神秘女子虽然伤势初愈,可语气之中依然有种让人如沐春风之感,那双灵动眸光看来,顿时会让人有种自己被注视,自身很独特的感觉升起。

  一部分人会立刻沾沾自喜,摆出看似谦虚实则自傲的神情,还有一部分人会有些不好意思,亦或紧紧看着神秘女子的眼睛,无法自拔。

  只不过,让神秘女子有些意外的是,那双从黑色斗篷内折射而出的璀璨眸子却是一片平静,甚至深邃,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让人根本无法琢磨。

  这让向来无往而不利的神秘女子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不过她是何等人物?身份又极为高贵,更是通过方才发生的一切对这神秘的两人生出了一丝浓烈的想法,当下柔声道:“公子,我叫青丘月瑶,这是我妹妹青丘星瑶,不知这位公子以及那位白袍公子尊姓大名,可否相告?好让月瑶知道救自己的恩人是谁……”

  一把拉过那稚嫩娇蛮的青丘星瑶,青丘月瑶向着叶无缺介绍着自己两姐妹。

  但那青丘星瑶却是螓首一扬,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冷哼一声,看都不看叶无缺一眼,十分的娇蛮。

  此刻,风采臣的身影从原地消失,出现在了叶无缺的身旁,与他并肩而立。

  “青丘姑娘言重了,我们两人只是无名小卒,不足挂齿,这亦算不得什么大恩大惠,只不过是路见不平随手为之罢了,况且在下之前已经和青丘姑娘说过,并非是无偿出手,亦是有求于姑娘。”

  叶无缺清朗的声音响起,语气不卑不亢,有种莫测之意在其中荡漾。

  “哼!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名字也不敢说,一定是心中有鬼,自以为做了一点帮助他人的事就以此为要求所要回报,怎么看怎么都不是好人!大姐,何需继续和这两个怪人纠缠,我们快走吧!这一次你独自离去,真的吓死我了!收到你的传信玉简后我更是直接暂时撇下了那群玄光域选出来的天才们和渠老赶来找你,还好你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青丘星瑶抱着青丘月瑶的一只手臂摇晃着,先是对叶无缺与风采臣冷嘲热讽了一番,然后就再也不看他两人一眼,对着自己的大姐如是说道。

  “星瑶!你怎么说话的?忘了娘平日里是如何教你的?还不赶紧像两位公子道歉?”

  青丘月瑶秀眉顿时微蹙,看向了自己的妹妹,一股不怒自威之意荡漾眉宇间,顿时让青丘星瑶面纱下的小嘴撅了起来,但却不敢反驳自己的大姐。

  Q酷0》匠u网永久免费M4看@小说E)

  可她不敢反驳自己的大姐,不代表她怕其他人,当下又是狠狠的朝叶无缺与风采臣瞪了一眼,松开青丘月瑶的手臂离开,仿佛负气似得走向了定域战船。

  见自己的妹妹样子青丘月瑶美眸之中顿时露出一抹无奈与溺爱之意,对着叶无缺和风采臣说道:“让两位公子见笑了,我这妹妹自小被娘亲宠爱惯了,性子有些刁蛮,还请两位公子切勿见怪,月瑶在此替妹妹向两位公子道歉。”

  青丘月瑶如此开口,美眸之中满是歉意与无奈。

  叶无缺静立,以他如今的心灵意志,自然不会和一个刁蛮被宠坏的小姑娘一般计较,只不过他心中却是有些感慨,这域外世界的修炼环境的确比起北天域要好上十倍都不止!

  哪怕是那个刁蛮的小姑娘都有着命魂境初期的修为!

  这要是拿到北天域之内根本是无法想像的事情!

  至于风采臣,身为剑修,他更不会在意这些东西,他性格本就沉默安静,除了朋友与知己,几乎很少说话。

  “青丘姑娘无需如此,令妹真诚可爱,自有其真性情。”

  叶无缺带着淡淡笑意开口。

  青丘月瑶美眸一闪,笑着道:“方才两位公子说有求于月瑶,尽管说来,但凡月瑶能做到的,绝对让两位公子满意。”

  此话让叶无缺心中一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既然月瑶姑娘如此爽快,那么我二人也就有话直说,我二人想借坐青丘姑娘的定域战船,离开这里,去往龙骨郡,不知青丘姑娘可否方便?”

  罪恶孤城只是四方域与玄光域的中转地带,很是荒芜,城内的修士也大多是过客,都会想方设法的离开。

  他们两人自然不想停留在此处,去往龙骨郡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就在叶无缺的话刚刚落下,那青丘月瑶美眸深处陡然划过一抹喜意,立刻柔声道:“如此小事,两位公子真是太见外了,当然可以了!不过……”

  青丘月瑶眼中的喜意并没有逃过叶无缺的目光,他能感觉的出来青丘月瑶似乎对自己两人搭乘她的定域战船十分的开心,甚至有些主动。

  但在听到那“不过”二字后,叶无缺目光一闪,静待下文。

  “不过两位真的就愿意月瑶这般生分公子公子喊个不停么?”

  青丘月瑶美眸含笑,流露出一丝希冀之意,看向了叶无缺与风采臣。

  这顿时让叶无缺心中微顿,旋即说道:“在下姓叶,名为小二,青丘姑娘可称呼在下为叶小二。”

  “风小二。”

  风采臣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听到这两个名字后,青丘月瑶目光微动,她自然不会相信两人真的是这个名字,不过已经足够了,来日方长,她有着信心。

  “好,叶公子、风公子,请随月瑶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汪洋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