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视着福伯的脸庞,叶无缺在心情平复下来后也已经明白了过来。

  眼下他看到的福伯比起当初从血龙玉当中看出的福伯所处的时间还要久远一点!

  因为叶无缺能看得出来,方才那古老祭台上的自己比起血龙玉当中的自己看上去要小一点,而且当初血龙玉之内,福伯背着的自己一身完好,充满活力,胸口也并没有那三个狰狞的伤口。

  同时,叶无缺也明白了为何福伯回答不出他将自己留在东土慕容家后去往了何处的原因。

  因为那是比之十一年前更远时间的福伯,在眼前这个福伯的眼中,自己是以时空圣法跨域时光长河从未来而来,福伯自然不知道未来的自己去往了何处。

  “无缺,在我现在所处的这个时间节点,等主人的那道烙印将年幼的你救回来后,我便会按照主母的吩咐,带着你去到遥远的彼岸星空,不出意外,应当会是去到彼岸星空其中的北斗星域。”

  “在北斗星域内,我会将你送入其中的沧澜界,因为在那一界中,根据主母占卜到未来的一角中,在此界之内,你会得遇绝世造化,就此一路成长,无需担心受到大敌的追踪,可保安全。”

  皇甫荒缓缓诉说着,叶无缺静静聆听,但心中却是震动无比!

  原来他所仰望的这片星空乃是北斗星域,而他所在的北天域或许正是北斗星域内沧澜界之中的某一处地方。

  “主母说过,你的绝世造化只能模糊感应一点,根本无法确定,仿佛被一股无法想像的意志与存在所影响,但主母却能感应到这位无上存在对你没有恶意,反而与你有缘。”

  “现在看来,你所遇到的绝世造化定于你获得的圣法有关,所以我才会对你能拆开这封信而感觉到意外与惊喜。”

  皇甫荒说道这里,缓缓一顿,神色变得更加郑重。

  他凝视着叶无缺道:“将你送入沧澜界后,按照你现在的说法,我应该是因为某种原因离开了,但我会在沧澜界与北斗星域留下线索,这些线索若是你能得到,等你足够强大时,便能知晓自己的身世,并且能知道为何年幼的你会受到那样的重创。”

  “不过,在此之前,你先要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出沧澜界,如果此生你走不出沧澜界,那么便安安心心的做一世普通人。”

  福伯的这句话顿时让叶无缺目光一凝,却没有开口,只是双拳紧握!

  “无缺,记住,我留下的第一个线索一定在是在能够走出沧澜界的必经之路上,也就说,唯有从那里,你才能走出沧澜界,也才能得到第一个线索。”

  “等你走出沧澜界,线索会指引你在北斗星域继续前行,而在北斗星域的线索之中,还留有主人的‘时空圣法本源’的指引,那是主人留给你的礼物,你要继续寻找,千万不可忘却。你……听明白了?”

  最后,皇甫荒郑重的询问叶无缺,后者坚定点头。

  “或许你会觉得福伯为何要如此小心翼翼,直接告诉不是最好么?但这当中有不能说的秘密,只有等你自己去发掘去寻找,才是最安全的,才不会惊动那‘绝世大敌’!”

  “好好成长吧……无缺!我相信终有一日你会强大到于星空下无敌!等到那一日到来,一切皆可无惧,你更可以去清算过往,诛灭一切敌!”

  皇甫荒凝视着叶无缺,眼中露出一丝不舍,但更多的却是期待。

  下一刹,叶无缺突然感觉到含笑看着自己的福伯身影开始缓缓消失,而周遭残破的星宇却是在震荡,也要消失!

  他心中蓦然明白,那封信的时间或许到了,他要离开这里,回归现实!

  “再见了……无缺……”

  一片灿烂光辉之中,叶无缺周身时空圣法彻底爆发,将他笼罩,他听到了来自福伯最后的声音!

  “福伯!你要珍重!我一定会找到你!”

  叶无缺大吼,最终被时空圣法彻底淹没,眼前再度一大亮,被无限光辉所吞没,回到了来时的光辉通道,原路返回。

  ……

  诸天圣道,战阵宫,静室。

  嗡!

  昏暗的静室当中陡然爆发出灿烂的光辉,只见虚空中陡然裂开了一道光痕,从其中透露出属于时间与空间交融的古老波动!

  一道人影带着满身光辉,从其中一步踏出,正是叶无缺!

  重新回到现实世界,叶无缺默默站立了一会,随后盘坐到了榻上,闭上了双眼,似乎在消化着方才所经历的一切。

  良久,叶无缺才缓缓再度睁开了双眼,其内变得平和、宁静、深邃。

  “空,刚刚的一切你都看到了吧?父亲的背影,福伯,那些无数的不朽尸体,还有那九具庞大无比的尸体,真的是我想都没有想到过的一切!我的身世,真的蕴含着诸多隐秘,甚至连福伯都无法直接告诉我,要我去寻找才行。”

  酷F匠网正|A版0o首3发

  叶无缺缓缓开口,询问着空,语气带着深深的感叹。

  “那九具尸体,乃是不朽之王的尸体,你父亲以九具不朽之王尸体为年幼的你逆天续命,只是第一步,后来必然还有着更多的步骤,最终才将你救回来。”

  “只因为你当年受的伤无比严重,已经油尽灯枯,而且那三个狰狞无比的伤口的出现,是因为有人以大法力从你体内抽出了几乎全部的血液,这种举动,完全是不顾你的死活。”

  “当年在你身上定然发生了什么隐秘之事。”

  空的声音响起,让叶无缺的双眼缓缓眯起,其内锋芒一闪而逝!

  “不管怎样,都像福伯所说的那般,我的路还很长,需要不断成长,等我足够强大时,所有的一切隐秘我都会亲手揭开!”

  饱含着坚定与执着的声音从叶无缺口中响起,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

  不过旋即叶无缺突然目光一闪,想到了方才福伯曾经提及过的一句话,最立刻涌出一抹笑意道:“空,福伯说我母亲为我占卜,虽然模模糊糊,但在这沧澜界之中会遇到一位与我有缘的无上存在,说的应该就是你吧?”

  “或许是……或许不是……”

  空的回答很简单,似乎连自身也透着一丝莫名之意。

  紧接着叶无缺算了算时间,发现已经过去五天了,在此之前天涯圣主曾对他说过,要为他庆贺,而他也该出关对所有人报个平安了。

  旋即,叶无缺从榻上缓缓飞起,准备出关。

  但在此刻叶无缺的目光深处,缓缓露出一丝不舍与叹息。

  因为他知道,自己离开北天域的时机,已经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汪洋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