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无缺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脸上的神情却是似笑非笑,看着飞速而来的聂皓宗,璀璨的眸光盯着对方,轻笑道:“皓宗师兄有事么?”

  这一声皓宗师兄叶无缺并没有任何的阴阳怪气,也没有成为圣子之后那种盛气凌人的傲然模样,反而语气当中带着一丝温和,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而站定之后的聂皓宗在听到叶无缺这一声“皓宗师兄”以及感受到叶无缺的语气后,脸上的面皮顿时有些发紧,甚至开始发红,那幽深宛若寒潭的眸子也是闪过了一丝不自然。

  天知道他聂皓宗何时会感受到如此的窘迫与不安了!

  只不过,聂皓宗最终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旋即对着叶无缺便是抱拳一拜,旋即开口,声音虽然很不自然,但那是因为他平日里极少说话一心修炼的缘故,此刻的语气却是充满了坚定。

  “圣子,我聂皓宗有眼不识泰山,之前对你做出那等贻笑大方之事,但圣子你宽厚大方,并未与我计较,而且还手下留情,让我有了台阶下,聂皓宗在此,多谢圣子!”

  聂皓宗的这句话缓缓从口中响起,初时还有些不自然,但说道最后,却是越发的真诚了起来。

  他之所以叫住叶无缺所为何事?

  自然是为了向叶无缺道歉!

  在这之前,聂皓宗认为叶无缺嚣张跋扈,一来到前线战场便对老一辈弟子当中的杰出人物齐日月和长老陈再兴悍然出手,完全就是盛气凌人。

  所以他才会被惊动,才会现身,才要给叶无缺一个教训。

  但所谓的一招之约叶无缺的确答应了,也进行了,可是自己身为融三魄级的高手,全力一击之下居然被看起来只是天冲大圆满的叶无缺轻而易举的接下,毫发无伤!

  此事让聂皓宗感觉到了极为不解和茫然,更是耿耿于怀!

  方才,在黑铁堡垒的圆形大厅内,叶无缺扔出了两颗命魂境初期大高手的头颅,这才让聂皓宗恍然大悟,冷汗津津,心中涌出了一抹极端的恐惧和后怕。

  他在刹那间就全都明白了过来!

  连命魂境初期高手都可以斩杀摘取头颅的叶无缺会奈何不了他一个融三魄的修士?

  之前叶无缺根本就是手下留情啊!

  一想通这一点后,随之而来叶无缺为何会手下留情的原因聂皓宗也是立刻明白了过来。

  叶无缺完全是顾及自己的脸面,给自己台阶下。

  否则,以叶无缺的可怕战力,在那可笑的一招之约下,完全能将他如同陈再兴和齐日月那般同样一巴掌给扇飞出去!

  而当时战争要塞上诸天圣道的弟子来了无数,在那等情况下,他聂皓宗若是被叶无缺一巴掌扇飞的话,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会丢多大的脸?

  聂皓宗想都不敢想!

  但是叶无缺却并没有这么做,只是平平淡淡接下了自己那一招,甚至言及此事就此罢了。

  彻底明白过来的聂皓宗才会在心中涌现出无尽的羞赧,所以在叶无缺离开黑铁堡垒后,才会紧追而来,当面向叶无缺道歉外加感激,并且无形之中,在明白了叶无缺的战绩和所作所为之后,聂皓宗在心中已经对叶无缺产生了一丝敬畏和叹服。

  否则,他刚刚不会直接称叶无缺为“圣子”了!

  面前的聂皓宗依然保持着抱拳一拜的姿势,甚至头颅都微微的低下,腰身都紧紧弓着,姿态放到了极低的地步,显然是真心诚意前来道歉感激的。

  正当聂皓宗揣测叶无缺是否会乘势冷言冷语嘲讽他的时候,他却突然感觉自己抱起的双拳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亲亲抬起。

  “皓宗师兄言重了,之前的事情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太过盛气凌人,而且还搞的人尽皆知,你作为宗内诸多弟子的师兄,认为我嚣张跋扈要给我一个教训,那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若是易地而处,我也会做出和皓宗师兄你一模一样的选择。”

  “所以,皓宗师兄无需如此,就向之前我所说的那样,此时就此作罢,权当是一个误会,或者说是一个我和皓宗师兄之间不打不相识的契机吧。”

  温和清朗的声音在聂皓宗耳边响起,旋即他就发觉自己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轻轻扶起,正是叶无缺。

  那双璀璨的眸子当中闪烁着温润光芒,从叶无缺口中说出来的话让聂皓宗仿佛如沐春风,无论是面子还是里子,这一下子全都有了!

  胸怀宽阔,给自己面子在先,得势却毫不猖狂,言辞姿态依然从容平和在后!

  光是这两点便让聂皓宗感觉到了叶无缺的人格魅力!

  眼前这个身材高大修长的少年,哪里像是一个年纪十五岁的少年?

  “胸襟广阔,以德服人,或许这就是绝世天骄的过人之处吧……”

  心中一声感叹,对于叶无缺,聂皓宗彻底的心服口服。

  “圣子如此宽宏大量,以德服人,皓宗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心中更是倍感羞赧,我聂皓宗从此刻开始承诺,从今往后,诸天圣道老一辈十几万弟子,皆以圣子马首是瞻!”

  聂皓宗的声音变得铿锵坚定起来,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呵呵,皓宗师兄,此时正逢我诸天圣道战争时代,我这个所谓的圣子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身份,只不过我想唯有大家齐心合力,将全部的力量拧成一股绳,才能所向披靡,才能解决青冥三宗那帮杂碎,皓宗师兄如此深明大义,无缺在此谢过。”

  ¤G酷匠(,网。唯一T$正$‘版Z,其他*都是K盗j版8

  叶无缺亦是神情坚定,对着聂皓宗同样抱拳一拜!

  “圣子不可!这万万使不得!”

  聂皓宗见叶无缺居然对自己抱拳一拜,心中既是感动又是惶恐,赶忙制止叶无缺。

  只不过叶无缺这一拜极为坚决,聂皓宗无法制止,只能受下。

  最终,聂皓宗离去,但态度极为的坚决,显然他这是去整合那十几万的老一辈弟子了。

  叶无缺看着聂皓宗离去的背影,微微点头,自己一番用意总算没有白费,聂皓宗虽然平日里深居简出,乃是修炼狂人,脾气更是有些古怪,但他这样的人却是一心一意为宗派,在大义上能够明辨是非,算的上是一位人杰。

  正如聂皓宗所猜想的那样,叶无缺其实从西门尊那里知道聂皓宗的身份之后,便有了这个想法,他心思缜密,通过齐日月与陈再兴已经看出来诸天圣道当代年轻弟子与老一辈弟子之间的隔阂和摩擦。

  这在战时乃是大忌,必须要尽早解决,所以,他才会答应聂皓宗的一招之约,才会手下留情,让聂皓宗可以自悟过来。

  倒是没想到黑铁堡垒一行叶无缺的所言所行无形之中催化加快了这一步,他又被封为诸天圣道的“圣子”,最终使得聂皓宗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叶无缺知道,有了聂皓宗的承诺,再加上西门师兄和他自己,从今往后,诸天圣道百万弟子必将齐心合力,拧成一股绳,共同对外,征战青冥三宗。

  解决了这个问题后,叶无缺心中也是一阵轻松,旋即进入了弟子休息区。

  第二天,两则消息在战争要塞上彻底炸开!

  叶无缺灭杀临阵倒戈的八大宗派世家全部高层,更是摘下了汤厉泉和罗千鹤两人的头颅!

  天涯圣主亲封,得诸位长老首肯,叶无缺被封为诸天圣道的“圣子”,将统领诸天圣道百万弟子对外作战,并拥有指挥命魂境中期以下长老的权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汪洋说:

  兄弟们,今天晚上老念好朋友的儿子,也算是我大侄子满月,要去吃个喜酒,还要去帮忙,只能提早码字更新,只有两更了。唉,上次一个好朋友结婚,老念特么还是光棍!有些小感伤……还请兄弟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