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知道在得到白银神火丹时他是多么的兴奋和期待,因为对于重现上古荣耀,重现白银神火丹这件事,是每一位超凡炼丹师的毕生梦想之之一!

  在荒星腾的承诺下,罗宗师顺利得到了白银神火丹的丹方,一开始他还不确定,可仔细研究之下,发现丹方没有任何的问题,完美无比!

  可就在信心百倍之下开始炼制,光是放入原材料就炸炉了足足数十次,耗去了数日的时间,现在好不容易终于成功了一次,可还没来得及开始正式炼丹,又特么炸炉了!

  不到五天的时间,炸炉近乎五十次!!

  无论是宫宗师,还是罗宗师,精神几乎都已经被折磨到了临界点,快要崩溃了!

  “不行!!我一定要成功!!一定!!”

  “那个阙夜可以创造出白银神火丹的丹方,我罗浩坤难道连一枚白银神火丹都炼制不出来?我不信!再来!!”

  皇宫之内,异士殿之内!

  宫宗师和罗宗师几乎同时大吼,不死心的再一次开始炼制起来。

  奇人府,丹殿之内。

  王十安恭敬的站在炼丹室外等候着,心中颇为的激动。

  方才,阙宗师传音给自己让自己前来丹殿,等候取丹。

  取什么丹?

  当然是白银神火丹啊!

  一想到白银神火丹的玄妙之处,王十安一颗心就忍不住的火热起来!!

  轰隆隆!

  炼丹室的大门缓缓打开,一道身影从中踏步而出,正是叶无缺。

  “见过阙宗师!”

  王十安立刻恭敬开口。

  “副府主无需多礼,这里一共十二枚白银神火丹,也算是这几天的成果,没有白白耗费那些天材地宝了。”

  淡笑着开口,叶无缺一边将一枚小玉瓶交给了王十安。

  王十安脸上顿时涌出无限的惊喜与激动之意,结果小玉瓶后,只觉得重如千斤!

  “十、十二枚??”

  那岂不是说足以凭空早就十二枚白银人神了!!

  王十安眼睛都瞪圆了!

  他没想到叶无缺这里的成丹率竟然如此之高!

  “阙宗师辛苦了!十安替整个奇人府感谢阙宗师!”

  王十安低头对着叶无缺抱拳深深一拜。

  “副府主客气,这一切是阙某应该做的。”

  叶无缺摆摆手,不过他看向王十万手中紧紧握着的小玉瓶,不知为何忍不住露出了一种古怪的笑容。

  “阙宗师,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来现在恐怕有两个地方的两拨人正咆哮发狂,却又无可奈何,一头雾水的样子,觉得有些有趣,忍不住想笑罢了。”

  “好了副府主,我先进去了。”

  “恭送阙宗师!”

  恭敬的目送叶无缺再度回到炼丹室内后,王十安看着手中的小玉瓶,长舒一口气,旋即也转身离开,颇有一种意气风发之意!

  时间,再度开始流失。

  转眼间,十天便过去了。

  皇宫,皇家炼丹师宫殿。

  “稳住!稳住!!一定要稳住!!就差最后一步!!”

  一片狼藉,犹如被数万条狗啃了一般,这里完全成了狗窝,到处都是破碎漂浮的尘埃,到处都是焦黑,弥漫着枯焦的问道。

  宫宗师浑身颤抖着坐在万火归元鼎前,一张脸早就看不清了,黑乎乎一片,乱糟糟的头发杂乱的垂落而下,浑身不止破破烂烂,显露在外面的肌体也是一片焦黑!

  唯有一双腥红的眸子死死盯着万火归元鼎,一眨不眨!

  整整十天的时间!

  一共炸了多少次炉他已经记不清了!

  期间至少崩溃过七八次,然后又绝然的挺了过来,一次又一次的坚持了下来,只为了将白银神火丹炼出来!

  如今,他终于走到了最后一步!

  费劲千辛万苦,超凡魂圣的力量几乎以及枯竭了!

  终于走到了最后一步,看起来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咕噜噜!

  万火归元鼎正微微抖动着,蓝色的丹火已经全部没入其内,只等待最后的毁灭与重生!

  “来了!!”

  突然,宫宗师低喝一声,整个人状若疯魔!

  下一刹!

  轰!!

  丹鼎之内传出轰鸣,但这一次不再是炸炉,而是最后的融合!

  宫宗师拼劲最后的力量稳住了丹鼎,稳住了其内的丹药,几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

  “稳住啊!!”

  大吼一声,尽管声音早已经沙哑,可宫宗师依旧拼劲了全力!

  终于,剧烈波动的丹鼎开始慢慢的恢复平静,漫天的蓝色丹火开始缓缓消散,直至彻底消失!

  一股闪耀的光芒从丹鼎内溢出,照亮了整个漆黑的炼丹室!

  “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

  宫宗师激动万分,这一刻甚至想哭!

  旋即他顾不得头晕眼花,赶忙伸手探入了丹鼎之内,然后一抓!

  顿时一枚丹药被他抓住!

  “白银神火丹!!哈哈哈哈!我终于炼出白银神火丹了!!哈哈哈哈哈……”

  温热的丹药入手,宫宗师仰天狂笑!

  他将丹药拿出,然后摊开了掌心,狂笑着的声音猛然凝固!!

  “这、这是……”

  只见在他的手心上,的确躺着一枚圆形的温热东西,可根本不是白银神火丹,而是黑乎乎一片,硬生生揉杂在一起的……药渣团子!!

  宫宗师腥红的眼睛慢慢的变得失去焦距,黑乎乎的脸色慢慢的变得死寂!

  “噗!!!”

  蓦地,他喉头一颤,一大口血喷出,染红了虚空!

  “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耗费了整整十天,炸炉了数百次!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最后,可最终炼出来的却根本不是白银神火丹,而是一团焦黑的药渣子!

  惨!

  属实太惨了!

  “我……我是超凡炼丹师……为什么……我、我……呕!!”

  气急攻心,眼前发黑,罗宗师再度又是一大口鲜血呕出,整个人如遭雷击,如坠深渊!

  残酷的现实打击下,他终于再也撑不下去,整个人直挺挺的向后倒去,最终嘭的一声砸在了地上,犹如一叹瘫软的烂泥,而后直接昏死了过去!

  “蓝公公到……”

  恍惚之间,罗宗师似乎听到了外面丹童带着恭敬之声,以及踏进炼丹室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