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过来的仙儿看到坐在自己身旁静静修炼的叶无缺,清澈的眸子里泛出一阵喜意,随即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细细的黛眉微微一蹙。

  似乎感觉到阳光带来的温暖,叶无缺浑身一震,修炼一夜的圣道战气缓缓归于平息,紧闭的眼睛随即睁开,恰巧对上了仙儿那清澈的眸子,后者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脸上露出喜意,叶无缺赶忙站起身来关切的问道:“仙儿,你醒了,感觉如何……”

  看着叶无缺俊秀面孔上闪过的关切,仙儿心中温暖一片,目光扫过叶无缺的右手,发觉涂着疗伤药,仙儿明白,昨晚,这个好似他亲哥哥的少年也许又救了她一命。

  仙儿娇艳的脸蛋上划过一丝莫名的不舍,便从床榻之上坐了起来,望着叶无缺露出明亮的笑容:“无缺哥哥,昨晚若不是你,想必仙儿早就化成了飞灰了,说来,这是无缺哥哥你第二次救了仙儿的性命了。”

  仙儿的声音清脆动听,却蕴含着真挚的感激与浓浓的濡沫之情。

  此话落在叶无缺的耳中,他佯装一怒:“仙儿,你再和无缺哥哥这么见外,无缺哥哥就走了。”

  “好啦,仙儿知道错了。”

  这十年来,叶无缺和仙儿之间,积累了极为深厚的兄妹之情,对于叶无缺来说,在整个慕容家,对于他最放不下的唯有慕容长青和仙儿,前者是他尊敬的长辈,后者则是他爱护的妹妹。

  “仙儿,既然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回头我再来看你。”

  守了一夜的少年摸了摸仙儿秀发,便准备转身离开,他知道,仙儿身上或许藏着秘密,毕竟昨晚的那一幕让他明白了许多,但这有如何?

  对于叶无缺来说,仙儿就是他的妹妹,妹妹不愿说,他也不会问,重要的是,只要仙儿平安就好。

  仙儿原本挂着笑容的俏脸不知何时化作了深深的不舍,看着叶无缺准备离开的身影,突然幽幽开口道:“无缺哥哥,仙儿…要离开了……”

  少女满怀不舍的话语落在叶无缺耳中,使得他脚步一顿,眼中同样闪过丝丝不舍,或许在叶无缺的心中,早就明白仙儿迟早会离开慕容家,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样的快。

  “无缺哥哥,仙儿和你一样,是被寄养在慕容家,一晃,已经十年了。这十年来,仙儿过的很平静也很开心。慕容家虽小,却有着别处没有的宁静与祥和,在这里,我的日子不需要害怕,不需要悲伤。还有你,无缺哥哥,有你一直在仙儿的身边,让仙儿感觉到家人的温暖,让仙儿明白这世上还有仙儿珍视的东西,这一切,仙儿不会忘……”

  似乎心中的那根弦被深深拨动,仙儿清澈的眸子悄悄眼泪婆娑,但却没有过多的难过,只是深深的不舍。

  一双温暖白皙的手轻轻的将少女拥入了怀中,叶无缺抚摸着仙儿的秀发,目光当中亦是不舍,但低沉的话语却在仙儿耳边响起:“傻仙儿,又不是生离死别,离开慕容家,不代表我们不能再见面,你看我也即将要离开慕容家去参加百城大战,还好是你先向我道的别,这要是换成我,是不是也要流几滴眼泪啊?”

  “噗哧”

  趴在叶无缺肩膀上的仙儿忍不住笑出声来,小手轻轻拍了一下叶无缺:“讨厌!无缺哥哥你又取笑人家……”

  仙儿不舍的心在叶无缺的这句调笑下似乎被冲淡了不少,她望着叶无缺俊秀的脸庞,温柔的目光,轻轻的问道:“无缺哥哥,你以后一定要来找仙儿,好不好?”

  感受到仙儿的期盼和忐忑,叶无缺心中忍不住一酸,他自幼没有父母陪在身边,与福伯也是早早分开,慕容长青虽视他为己出,但带给叶无缺最温柔犹如平辈家人感觉的却是仙儿。

  如今或许分别在即,叶无缺心中的不舍丝毫不亚于仙儿。

  “当然,不管路途多么遥远,无缺哥哥以后一定会去看你的,这是无缺哥哥的承诺。”

  叶无缺重重的点了点头,目光坚定,语气坚定。

  听到叶无缺的肯定,仙儿再度破涕为笑,同样重重的点了点螓首,二者相视,露出温暖的笑容。

  ……

  “由此一别,不知再相见又会是何种情形?空,人真的逃不开离别么?”

  略带惆怅话轻轻在心中响起,离开仙儿小楼的叶无缺漫步在石板小路上,微风带来一丝离别的不舍,轻轻拂过叶无缺的脸颊。

  “呵呵,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纵然是血肉至亲,总有一天,也会有离别……你放心吧,这个小姑娘乃是凤鸾天女一脉,以她昨晚融真灵的状态,在凤鸾天女也必然拥有不低的地位,虽然不知道为何凤鸾天女会让这样的门人寄养在慕容家这样的小地方,但她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凤鸾天女?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对于空能知道凤鸾天女,叶无缺倒是不奇怪,空只是失去了有关自己是谁这最段重要的记忆,但其他一些对于他来说不算多重要的记忆还是可以想起来,例如辨认丹药也是如此。

  凤鸾天女,让叶无缺心中产生了一丝好奇。

  “在我残留的记忆中,倒是有着一些对此的描述,这也是我为何可以分辨那个小姑娘是在融真灵的原因。凤鸾天女,不是代表一个人,而是一个传承悠久势力的统称,她们一门上下皆是女子,却个个强大非凡,就算是在那众势力汇聚的地方,也是拥有着极为不弱的名声!”

  “凤鸾天女一脉功法奇特,威力奇绝,皆是源自于她们体内与生俱来的伴生真灵。凤鸾天女每年都会派出无数的门人子弟探查天下,寻找身怀真灵尚在襁褓的女婴,将她们收入门下,这个小姑娘想来也是如此。不过凤鸾天女一脉虽然强大,但脾气也是古怪,不好相与。”

  “哦?倒是个颇为奇特的势力。

  空的解释让叶无缺也是暗暗称奇,但他也明白仙儿回到凤鸾天女之后必然不会受苦,心中的担忧倒也暂时放下。

  “总之,努力吧,以你的资质,若不是为了凝聚斗战圣法本源寂灭十年,如今的成就,必然不会在那君山烈之下。但凡事一饮一啄,你耗去十年凝聚圣法本源,以后,你会从中获得天大的造化。无缺,这个世界很大,只要你不断的变强,总有一天,会发现这个世界精彩无限。”

  叶无缺何尝不明白这是空在变相的开导他,微微一笑,收拾了心情,身形闪动,他向着慕容长青所住的地方急驰而去。

  “长青叔叔,无缺求见。”

  站在慕容长青的房间外,叶无缺恭声道。

  “臭小子,既然来了,杵在外面干什么,还不进来!”

  从屋里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听到慕容长青的话,叶无缺心头微微一松,他明白,慕容长青的伤已无大碍。

  慕容长青坐在客厅的椅子上,脸色红润,似乎刚刚修炼完毕,看见叶无缺进来,国字脸上露出笑容。

  “长青叔叔,您的伤没事吧?”

  走近慕容长青身边,叶无缺开口问道。

  “没事,君山烈此子并没有下杀手,只是震伤了我,只需静养几日,就会恢复过来。”

  慕容长青摆摆手,示意叶无缺自己没事。

  听到慕容长青提到君山烈,叶无缺眼中杀机一闪,不加掩饰,立刻就被慕容长青捕捉到。

  想起了昨日叶无缺与君山烈定下的四年之约,慕容长青心中又是一叹。

  “长青叔叔,你放心,四年之后,我定会击败君山烈,为您报昨日之仇!”

  叶无缺的语气斩钉截铁,很显然,对于君山烈,叶无缺早已杀机一片!

  看着眼前的少年独自扛去的担子,慕容长青心中感动的同时却也涌起一抹担忧,但随即这抹担忧便一扫而空,因为他知道,如今的叶无缺不再是过去的叶无缺!

  他已经再度崛起,这一次,必将绽放万丈光芒,四年后,谁人敢断定,叶无缺就不能击败君山烈?

  “无缺,你来找我,必定有事相询吧?”

  似乎知道叶无缺心中所想,慕容长青含笑开口。

  “嗯,无缺前来一是向您辞别,毕竟我既然答应代表龙光主城参加百城大战,这一去不知道会多久,所以,向您辞行。”

  看着慕容长青,叶无缺回道。

  “哈哈……齐城主能让你代表龙光主城参战,定然是看到你的实力和潜力,这也是我慕容家的光荣,你但去无妨!”

  慕容长青满脸笑容,叶无缺能代表龙光主城参加百城大战,本身已经说明了一些事。

  接着叶无缺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灼的看向慕容长青沉声说道:“无缺前来的第二件事,就是希望您能告诉我有关福伯的事。”

  望着眼前少年执着的目光,慕容长青悠然一叹,目光当中浮现一抹缅怀之色。

  “无缺,我知道你早晚都会向我询问这件事,也罢,如今的你也该知道那个人,也就是你福伯的事了。”

  叶无缺的呼吸在慕容长青的话语下有些急促起来,但他屏息凝神的听着,不想漏掉任何一个字。

  “那是十一年前,我因为看不过去龙光主城外盘桓的几个烧杀抢掠的修士,所以一怒之下就想将他们除掉,却没想到中了那几人的奸计。”

  “那几人的修为虽然比不过我,但加起来也能对我造成威胁,再加上我一时大意中了埋伏,眼看就要丧命之时,那个人出现了!”

  说到这里,慕容长青眼中划过一丝惊艳尊崇的光芒!

  “我至今都忘不了,只是轻轻朝那三人一指,那三个修为在洗凡第五境气魄境的高手就这么直接化作了飞灰,消散在天地间。”

  慕容长青的语气有些颤抖,显然福伯的恐怖手段到如今仍然让他无法忘怀。

  叶无缺心中同样激动莫名,如此说来,福伯果然是一个强大的修士。

  酷匠“网S?永N“久免g费F看h(小。.说2

  “那个人虽然看上去步入中年,但一身气息深沉如海,广博无边,而且当时他背上趴着一个睡着的小男孩。”

  慕容长青朝叶无缺看了过去,很显然,那个小男孩就是叶无缺。

  “不过那个人却时不时的咳嗽,我甚至看到在他的衣袖间,有着斑斑暗红色血迹,虽然我并非疗伤圣手,但依然可以分辨,那个人身怀暗伤,而且已有不短的岁月。”

  此话一出,叶无缺便悚然一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