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羽凡见到神魔城堡的接待人员,接着询问刺杀夜殇需要什么代价。

  目前宇文极不行了,那宫羽凡就得想办法解决夜殇,夜殇的存在让他观月府颜面尽失,让他如鲠在喉。

  神魔城堡的接待人员,将宫羽凡的需求上报给冷冽长老。

  冷冽长老思考了一下,要了一个大代价,然后让工作人员去安排。

  pi看*K正V版…U章S(节$上-酷!M匠》{网)

  听了代价后宫羽凡愣了一下,帝级之下的任务,这么高的代价他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为了出这口气,他还是拿出了圣灵石下了任务,只要能杀死夜殇,代价高一些他无所谓。

  宫羽凡走了,冷冽长老喝了一杯茶,坐着传送阵到了东昊区域的神魔城堡。

  冷冽到了东昊区域的神魔城堡,是秋长老接待的。

  “冷长老,怎么想着来我们这东昊区域?”见到冷冽到来,秋长老有些意外。

  “给你们送一个任务,也是帮助一下后辈。”坐下之后的冷冽开口说道。

  “冷长老的话,怎么让我听不懂?”秋长老有些意外。

  “夜殇杀了东昊山大长老的儿子轩,轩是恶贯满盈,被杀是罪有应得,可夜殇和东昊山也是有了因果,是恶果,这样的因果不好,本座想帮他处理。”冷冽长老拿出了任务单子递给了秋长老。

  “刺杀他的任务……冷长老找本座,是打算让属于东昊山在神魔城堡的成员出手接这个任务?”秋长老看了一下任务单子就明白了冷冽长老的来意。

  “对,本座就是这个意思,双方各杀一次两清,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因果结束。”冷长老开口说道。

  “这不是明摆着让人送命么?”秋长老皱皱眉,因为她了解,帝级之下的修炼者想杀夜殇几乎是没可能的。

  “优胜劣汰不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么?任务也不是一定要接,接任务的人有选择的余地。事情摆在这里,给他们再次碰撞的机会,至于谁能把握住,那是他们双方的问题,这对我们任务的执行人员和承受任务的夜殇都是考验。”冷冽开口说道。

  “好!那就按冷长老你的意思安排,夜殇被人下任务,看来他还很能折腾,不过能被人记恨,能将别人逼到需要请神魔城堡解决,也是本事。”秋长老将任务单子收了起来。

  冷冽对着秋长老拱拱手,离开了东昊区域。

  冷冽长老回来的时候,纳兰长老也办事归来,两人就这个任务交流了一下。

  “这样也合适,虽然有违对自己人下任务的准则,但对夜殇来说是一个锻炼,一个考验。”纳兰长老开口说道。

  “本座这么做,没有违背准则,如果他行,那本座打算将他朝着上边推荐一下。”冷冽看着纳兰长老说道。

  神魔城堡不对自己人下任务,冷冽接了对夜殇的刺杀任务,看着是不合理的,但神魔城堡内部有着晋升考核,神魔城堡成员,身份、地位和权限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本座原本还有些不解,你怎么做出接任务的决定,现在明白了,那就当是一次考核。”纳兰长老心里的迷惑解开了。

  夜殇将昊天神塔放在了夜月山庄主楼的后边,本尊进入了修炼,分身修炼战斗技能。

  跟黎力战斗后,夜殇觉得不能小看天下修炼者,天才横溢的修炼者多得是,想要站稳脚跟,自身的实力就是关键。

  不只是在夜月山庄的分身修炼战技绝学,夜殇封天大殿内的分身也在修炼。

  夜殇觉得随着九域世界的发展,封天大殿内的分身也是越来越强,甚至说推演能力都再提升。

  宇文极倒台了,天阳府没有再派出人来折腾夜殇,杨天烈在血战台看到了夜殇的实力,别说是天君,就是半帝都没有赢的可能。

  杨天烈很清楚夜殇的实力,因为黎力是杨天烈找的人,他将黎力推荐到宇文极那里,当时宇文极当着的他的面将傀儡给了黎力。

  魅影族人的天赋加上傀儡,杨天宇以为夜殇一定会死,可结果跟他想的截然不同。

  黎力一直想将傀儡当成底牌对夜殇反杀,结果本尊被突然之间消灭,傀儡直接成了摆设,成了夜殇的战利品。

  虽然黎力没有发挥出傀儡的威力,但他自身的战力杨天宇也很清楚,没有特别强势的天君的出现,杨天宇是不会再派人约战夜殇。

  安稳了几天时间,苍宁和无锋都回来了,宇文家族的势力被抹平,那个区域目前是缥缈皇朝的直属力量在进行统治。

  夜殇请苍宁和无锋喝了一顿酒。

  酒席要散的时候,夜殇将血战令拿了出来,“苍老板,这些天没什么事情,你回来了,令牌你拿回去。”

  “你就拿着好了,你是血战台的客卿,拿着血战令也没什么不合适的。”苍宁没有收回去的想法。

  “可我打听过了,血战令是血战台的最高令牌,是你这个魁首专属的。”夜殇开口说道,以前不了解,现在他知道了血战令代表什么。

  “你就拿着,另外宇文极消失了,我找人占卜过,他身处的环境已经不是天界,他是离开了天界隐藏。宇文家族的起源点是天将界域,可现在与天将界域的联系已经被切断,我们暂时是不能将他如何了,不过你放心,只要他敢出来,我一定将琉璃骨给你抢回来。”苍宁开口说道。

  在宇文极不要脸、说话不算话,拿了赌注就跑这点上,苍宁觉得是亏欠夜殇的。

  “这没什么的,我跟他对上,那就是对手和敌人,虽然没有拿到琉璃骨打击他到的实力,但他的威信、地位和势力都遭受了灭顶之灾,目的已经达到,苍老板你以后就不要再提这个事了。”夜殇对着苍宁说道。

  苍宁点点头,她知道夜殇真得没在意,虽然琉璃骨十分珍贵。

  “兄弟你得小心,宇文极虽然藏匿起来,但内心对天道花十分渴求,没准就什么时候就跳出来对你不利。”无锋开口说道。

  “大哥放心,我会小心的,打铁还得自身硬,我实力不够,还得努力修炼。”夜殇开口说道。

  苍宁和无锋走了,夜殇找了一个观月府的天君下了战书,然后继续修炼,观月府的事情他就不会罢手。

  对于这些事情,林萱儿知道,但她不想管,观月府宫羽凡做事没有底线,她内心也有些反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