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不住了那就不藏了,夜殇身上的气息产生了变化,原本灰色的护身气罩颜色变了,变成了深紫色。

  这是什么?沈胖子脸上满是震惊。

  所有观战的人都一样,他们都没见过这样的属性。

  虚无属性爆发后,夜殇残影身再次施展,接着真身藏在残影身中然后施展了虚无归元杀。

  这一枪再次轰中,烛龙移动了一步,夜殇手腕抖动没让这一枪落空,攻击在烛龙的左后肩。

  随着紫色光晕的爆发,烛龙左后肩的黑色金属,被湮灭,肩膀血肉横飞。

  “有个乌龟壳就无敌了?”夜殇跨出一步,接着再次移动出枪,是虚无极点杀。

  “你该死!”傀儡被破,烛龙心里大惊,同时也是大怒,因为受伤了。

  烛龙挥着战刀来斩,夜殇这次没躲,因为虚无极点杀湮灭能力强。

  两人武器再次交接,这一次没有能量相撞的爆鸣声响,只是紫色光晕以点爆发,随后烛龙丈半的战刀,有三尺掉落,中间部分被湮灭,一半掉落在地。

  断了烛龙的武器,夜殇右手一抖二次发力,死亡大破灭斩爆发,黑色光晕朝着烛龙的脑袋落去,接着长枪再次前刺。

  黑色的光晕落在了烛龙脑袋上,不过烛龙头部黑色傀儡护着的脑袋发出了青光,将光晕抵挡。

  夜殇的裂空枪这时候也刺在了烛龙的胸口,但没有刺进去,只是将烛龙击退。

  在烛龙退的时候,夜殇脚下一震,身子凌空而起,裂空枪一抖,施展出了大帝轮回斩。

  “这么猛!”苍宁开口嘀咕了一句,她知道烛龙没有底牌了,最大的底牌就是傀儡,现在施展了傀儡,还被夜殇压制,几乎是就这样了。

  大帝轮回斩的光晕落在烛龙的头顶,但还是被烛龙头部散发的光晕挡住,但在灵魂防御的同时,他身子躲避的速度就慢了。

  夜殇的裂空枪转变的虚无极点杀刺到了其胸口,紫色光晕爆发。裂空枪就刺破了黑色傀儡防御,刺入了其胸口。

  没等夜殇裂空枪能量爆发,烛龙战刀一斩,借力飞退,避免了夜殇能量爆发的杀招。

  可只是躲过了这一击必杀不行,夜殇随后继续出枪。

  随着战斗的进行,烛龙身上的血窟窿越来越多,都是被夜殇虚无极点杀和虚无归元杀刺出来的,因为他招呼不破防御。

  大家已经明白,如果烛龙没有什么其他底牌绝技,那就要被斩,现在夜殇是绝对的优势。

  此时的烛龙只是防御,同时想办法解决目前的危机,他内心在挣扎,挣扎着做一个决定。

  “你要杀我,那你一定得死。”再次被夜殇一枪灌入胸口的时候,烛龙大吼了一声,接着身躯突然自爆。

  傀儡和能量炸开,将夜殇炸飞,半步帝王境修炼者自爆的威力太强了,被炸飞的夜殇口吐鲜血,这强度也不是他能扛住的。

  半步帝王境身躯内蕴含的能量磅礴,加上又控制了傀儡爆炸,就将他伤了。

  at酷匠网首+发

  “去死!”这时候在暴乱的能量中,又一个烛龙出现,提着同样的战刀朝着夜殇杀来,战刀是一样的,这把战刀是完整的。

  本尊!

  是烛龙的本尊。

  刚才烛龙犹豫,就是思考着本尊是不是出战,如果不出战,那分身会被斩杀,本尊在空间法宝内,空间法宝是战利品会被夜殇带出斗笼,出了斗笼他再出现,那还是能活;本尊出战,结果变成了两个,要么击杀夜殇,要么本尊也被斩。

  思考了一下的烛龙决定拼一下,那就是分身自爆,重创夜殇,然后本尊出现击杀夜殇,他成功了。。

  所有人脸色大变,曼陀罗的脸变得煞白、没有血色,因为这烛龙太阴险,谁能料到他本尊和分身一起出战?而此时的夜殇已经被震的受了重伤。

  看着烛龙杀来,夜殇身子一震倒飞的身子落地,接着身上出现了光芒,他激发了玄黄甲,现在他状态不是很好,必须先挡住烛龙本尊的攻击,要不然就是大麻烦。

  一声爆响!夜殇身子再次被斩飞,落到了斗笼边缘,不过夜殇能量运转了一下,有了战斗能力。

  看着烛龙再次朝着自己杀来。

  夜殇横着一步跨出,接着施展了灭魂斩,灭魂斩的月牙刃朝着烛龙本尊的神海飞去,接着空间裂发出,阻挡烛龙的近身,给自己争取缓息的机会。

  苍宁呼出一口气,刚才太危机,不过夜殇稳住阵脚了,这局面就就不利,即便是受伤也不会直接败北。

  夜殇运转着万道宝典催动着功德不灭金身,恢复身躯内的气血震荡。

  烛龙现在是全力追杀,因为他知道,让夜殇从他分身自爆的负面状态中恢复过来,他就要倒霉。

  烛龙的速度是很快,但夜殇的步法极为灵活,一步跨出就是十几丈的距离,另外灵魂攻击也干扰着烛龙,使得烛龙的刀芒全部落空。

  这种局面只是片刻的事情,气息缓和了一下,夜殇转过身,直接一个虚无极点杀。

  夜殇的突然反击,让烛龙措不及防,只能挥着战刀去斩。挥刀的时候,他想起了夜殇的攻击力,想起了分身战刀损坏的情况,但这一切已经来不及。

  紫色光晕荡漾,裂空枪跟上次一样,再次断掉烛龙的战刀,接着杀入烛龙的胸口。

  这一次烛龙没有傀儡防御,裂空枪的能量直接将其胸口撕裂,湮灭了一个空洞。

  在烛龙着急退却的时候,夜殇右手一推,裂空枪灌入烛龙的身躯,接着身子急冲,右手一伸再次抓住了裂空枪,接着一个下切。

  单挑破裂,裂空枪的下斩,将烛龙的丹田斩碎。

  场面定格!

  “放我一马。”烛龙眼睛满是恐惧,现在是修为被毁,接下来夜殇再出手他将神魂俱灭。

  “你不该乞求,你本身也是不惜代价的要杀掉我,所以你是一定要死,应该死的有些尊严才对。”夜殇左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烛龙分身的自爆,坑得他挺惨。

  “你一定会死的,会有人杀掉你。”见乞求没希望,烛龙怒吼了一声。

  扭头看着宇文极,夜殇裂空枪一收一抖,刺入了烛龙的神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