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对手是什么情况,属下看不出。”苍宁开口说道。

  “是龙族的偏支,半帝境界,能量控制的很好没有丝毫外泄,另外他体内藏着一具半帝级的傀儡。”缥缈战皇做为这一区域的霸主人物,探查了一下,自然就有了结论。

  “这群不要脸的真是要下狠手啊!”苍宁有些怒,半步帝王境的修炼者出手就出手了,还使用傀儡,有些下作。

  “不要紧,本座还是觉得这夜殇胜面很大,外力始终是外力,自身强才是真正的强。”缥缈战皇摇摇头。

  “大人,今天估计会有豪赌,这事不能缺了属下,属下今天就要跟宇文极斗一下,大人在这里看,属下去处理。”苍宁对着缥缈战皇拱拱手,接着离开了最高楼阁。

  “虚无世界,虚无界主出世,该来的都来了,转眼已经一个纪元,人事全非。”缥缈战皇脸上的神情很怪,有感慨,有缅怀。

  夜殇静坐着不动,也没有去看烛龙,虽然到了战前,但他格外的静。

  符武上台介绍了战斗的双方,这次介绍的跟简练,只是介绍了双方的名字,赔率二赔一,夜殇毕竟有自己十几场不败的记录,一赔一不合适。

  随后是下注阶段,下注的人特多,夜殇身上也背着一半赌注。

  “小子,你不是要跟本座玩盘外赌么,要玩大的么,今天想赌多少?”宇文极站起身来,烛龙是什么情况他清楚,所以格外的有底气。

  “我身家不多,你想赌多少,看看我能不能玩的起。”夜殇扭头看了宇文极一眼。

  “五百万!五万圣灵石你敢接?”宇文极拿出了一个储物戒指。

  “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拿出几千万呢,那我真玩不起,五百万也叫玩大的,你这也不太行。”夜殇看着宇文极笑了笑。

  “你个垃圾还敢大言不惭,那你要赌多少?”宇文极看着夜殇询问着。

  “一千万!少了一千万你别和我说什么玩大的,我刚来缥缈皇城,在你们眼里是垃圾、是喽啰、是不入流,但我有魄力、有豪气、我有敢面对一切的勇气,今天我站在这里敢接受一切挑战就是证明!请问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是垃圾?其实我想跟你说一句,你在我眼里是人渣。”夜殇站起身说道。

  “好!”无锋拍了拍手。

  沈胖子,这回真成了不怕死的死胖子,使劲挥着手臂叫好。

  “你想死!”宇文极转身瞪了沈胖子一眼。

  “我次奥!你弄不过人家,就来吓唬我?夜殇,收留我到你府邸住几天可否?”沈胖子鄙视了宇文极一眼,对着夜殇喊了一声。

  “呵呵,死胖子你想住,我那里会一直有你的房间。”夜殇笑着说道。

  “老不死的,你弄不死我,我天天诅咒你!”沈胖子再次骂了一句坐下了,他还真不怕,这里是血战台宇文极不能随意的出手干他,出了血战台他跟夜殇混,如果夜殇倒霉了他认,夜殇不倒霉他也倒不下。

  “一千万是么?你拿出来,本座就拿一千万跟你赌。”宇文极看着夜殇说道,这次他有底气,烛龙实力强不说,他还给配备了杀手锏。

  “夜殇你够吗?不够本座帮你补。”苍宁看向了夜殇。

  “够!”没等夜殇说话,曼陀罗走出雅间,拿出了一个储物戒指递给了苍宁。

  ^:酷!$匠网唯一/正版l,.J其{他都:y是/?盗版&

  “呵呵!阿罗,你这可算不上持家有道,不过魄力寻常人难及。”苍宁笑着说道。

  苍宁直接站在了对立面,一点脸不给,让宇文极脸色有些难看,接着整理了一下储物戒指,将灵石汇总在一个储物戒指内丢给了苍宁。

  查看了一下储物戒指,苍宁看向了宇文极,“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这里不到九百万,你就拿出来跟人家赌一千万?”

  “本座出门急,再说了谁跟傻子一样,出门带千万灵石?”宇文极被苍宁说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他身上还真没有一千万圣灵石。

  “那你回去拿啊!没人不给你时间。”苍宁开口说道。

  “好,苍宁,你记着今天的事。”宇文极怒极,不过倒是冷静了下来。

  “等下,今天你要玩大的,我苍宁也陪着你,你派人约战血战台客卿,那就是有底气,要打血战台的脸!那就赌一场,看看谁的眼光好,我没有夜殇那么深厚的家底,不过几百万还是可以的。”苍宁决定跟夜殇一样下一个豪赌,输就输了,如果赢了那就让宇文极元气大伤。

  “哈哈!很好,那本座也不用回去拿了,流云山庄,本座拿流云山庄做赌注如何?你出几百万做赌注?”宇文极不走了,因为他回到别院,一时半会也拿不出这么多圣灵石,因为毕竟宇文家族要运转,圣灵石不能囤积几千万。

  “给你作价四百万,怎么样?”苍宁开口说道。

  “四百万……苍宁你是不是疯了,那是战皇大人赐予的府邸,任何人不得擅闯,包括城主府护法队和之法队,你就给四百万?你这是对战皇大人的不尊重!”宇文极等着苍宁吼了一声。

  “你跟我提尊重?长老和七府主,战皇大人都赐予了府邸,是为了我们一个安稳的后花园,这你都能拿出来赌,你还有脸跟我说对战皇大人不尊重?”苍宁笑了,翘起的嘴角充满了鄙夷。

  “四百万就四百万,关键是你拿不走。”宇文极冷笑了说一声。

  “那好,地契拿来,你赢了拿走本座手里的一千三百万圣灵石,输了,你懂的。”苍宁朝着宇文极一伸手,要地契,空口说白话没用。

  宇文极给了地契后,符武上前将斗笼的门打开了。

  “小子,你身上有龙族的气息,你不是龙族,那么就是伤害了龙族,今天你必须死。”进入斗笼内的烛龙一双眼睛瞒着凶芒。

  “口舌之争没意识,用实力解决问题。”夜殇身子一震,裂空枪飞出,夜殇一伸手抓在了手里。

  烛龙手臂一挥,一把奇形战刀拿在了手里,战刀长丈半,上边充满了凌冽的煞气。

  符武到了斗笼前将门锁上,接着后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四更到!今天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