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天君大人,这里是我的别院,刚才观月府的少府主宫玄月和天阳府少府主杨宇带着人来这里搞袭杀。”夜殇开口说道。

  “是夜天师,才认出是夜天师,小姐交代这片区域要重点巡逻,倒是在本队长疏忽了。”这个带队的天君对着夜殇拱拱手,他到来后先出手处理了两个不服擒拿的君主,还在气头上。听了夜殇话后,才认出了夜殇,另外提到观月府和天阳府也能也让他想到夜殇,因为目前这件事是闹得沸沸扬扬。

  “没什么的,倒是辛苦天君了。”夜殇开口说道。

  “情况如何?”这个天君开口问道,他是沧澜府的巡逻队长姜木“来了六个天君,只有观月府的宫玄月和鬼候跑了。”夜殇开口说道。

  “杨宇……杨宇死了?”姜木满脸的震惊。

  “嗯,死了。”夜殇点点头。

  姜木呼出一口气,这是大事,府主的儿子被斩,这是多少年都没发生过的事情,最近是连着倒下,前段时间暗影府的少府主被杀,这又是一个。

  “事情有点严重,夜天师自己注意安全,本队长要回去汇报。”姜木对着夜殇拱拱手,带着被擒下的人员离开了这里。

  夜殇和曼陀罗回到了府邸内,卢云也是震惊的看着两人,因为院子里有着四具尸体,那都是天君。

  “夜殇,我们要做好跑路的打算了,呵呵!不过也可以,斩杀了杨宇,也算是出了口恶气。”曼陀罗开口说道。

  “是分身,不过这个损失也会让他暴怒,也许天阳府主会出面。”夜殇点点头。

  “公子,这缥缈皇城不是有规矩么,他们也不能胡来吧?”卢云看着夜殇说道。

  “规矩是需要遵守的,也是用来打破的,如果那天阳府主出手对付我们,那一定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巡逻队连个影子都抓不到,被他杀了也是白杀。”夜殇摇摇头,一些门道他是清楚的。

  “夜殇,那你说怎么办?不行我们就走,现在走还来得及。”曼陀罗也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即便是知道事情严重,该做也得做,做为修炼者不能在人格上受到践踏。

  “寻宝街,现在就去寻宝街,寻宝街人员混杂,但谁想在别人不能发现的情况下攻击我们也是不现实的,天阳府主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缥缈战皇的规矩?我估计他不敢。”夜殇想了一下说道。

  做出决定后,夜殇三人直接到了寻宝街,寻宝街有后堂,也是可以休息的,很多摊主摊铺就是家。

  夜殇三人是稳了下来,但是他们闹出的事情大了,重伤的宫玄月回到了府邸,观月府主宫羽凡就知道了。

  酷Vl匠网正e。版VM首发

  宫玄月状态萎靡,修为差一点被夜殇一腿毁掉,丹田没被震破,但也是受了重创。

  看着受伤的宫玄月,宫羽凡满脸的怒气,挥手抽了鬼候一个耳光,“你怎么办事的?就是这么保护小姐的?”

  “府主,对手太强了,我们去了六个天君,可能只有属下和小姐逃了出来。”鬼候被打了一个趔趄,站稳后说道。

  “详细说来。”宫羽凡瞪了鬼候一眼。

  鬼候欠身就将情况说了一遍。

  “去调查一下情况,看看杨宇那个崽子情况如何!”宫羽凡对着鬼候交代着,他是要出这口气,但不是没脑子,能做到七府主之一,宫羽凡脑子好使。

  观月府还好,天阳府炸锅了,杨宇本尊找到了父亲杨天烈,让杨天烈为他做主。

  “你是不是傻?这些事不会让别人去做?早就提醒过你,观月府就没好人,你还要跟那水性杨花的女子混在一起,活该!”杨天烈开口骂了一句。

  被骂的杨宇没吭声,他怎么也没想到,和宫玄月带着四个天君前去杀夜殇,结果反被杀得这么惨。

  “在家里呆着不许出门。”瞪了杨宇一眼,杨天烈出门了,按照杨宇的述说,杨天烈到了夜殇的别院。

  探查到没人,杨烈知道夜殇已经走了,他就是来杀人的,这里人员不不密集,他是帝境修炼者想杀个人就走,巡逻队是见不到他影子的。

  现在夜殇不在这里,杨天烈明白,夜殇已经想到了这一步。

  寻宝街,杨天烈到了寻宝街,事情不会这么算完。

  杨天烈来到了夜殇的摊铺前,即便是夜晚的寻宝街,灯红酒绿,但也无法掩盖其身上的气势。

  “滚出来!”到了夜殇的摊铺前,杨天烈大吼了一声。

  在后堂喝茶的夜殇和曼陀罗两人在杨天烈到来时,就发现了。

  另外暗中的段岳也捏碎了无锋的传信水晶。

  听到杨天烈的吼声,夜殇走了出来,“大吼大叫,很有威风?”

  “你敢杀本座儿子,一定会死!”杨天烈的双眼内满是寒气。

  “你儿子也是会这么说的,但是他死了,嚣张?你们凭什么嚣张?凭着修为和地位么,如果你是这缥缈皇朝的主人,或者说修为压过缥缈战皇那自然没问题,现在你能么?”夜殇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夜殇的话很诛心,如果杨天烈敢乱说什么话,那就是对缥缈战皇大不敬,后果还会很严重,缥缈战皇是站在修炼者巅峰的人物,是神魔榜第一位,威严不可亵渎,杨天烈不敢。

  “你一个外来的土著,也敢对我们缥缈皇朝指手画脚么?”杨烈身上的杀机越来越浓烈。

  “我在你眼里是土著,但你在我眼里就是垃圾,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想动手那就试试,我无所谓,一个分身而已,用分身拼到你受到缥缈皇城规矩的制裁,我觉得很可以。”夜殇开口说道,这就是底气,他不怕。

  “就因为你是土著,所以一些事你不懂,今天死了你就懂了,战皇大人,今天我杨天烈要杀一人,不是对您不尊敬,事后跟您请罪。”杨天烈拿出了一个水晶球,记录了说出的话,随后收了水晶球看向了夜殇。

  夜殇有点愣,他没想到杨天烈这么玩。

  “咳!杨府主什么时候学会了跟小辈一般见识?”无锋出现了,还是老样子,左手握拳在嘴前咳嗽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四更到!

  虽然完成了保底四更,但喜子很歉意,对不起大家,改天爆发致歉,请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