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V新章t?节n上=酷q匠网Q

  “你们听清楚,这位是我师弟,我师尊的关门弟子,师弟受辱,你说我是强出头?”莫尘转身一个大嘴巴就抽在了敖烈的脸上,“欺负你敖家?敢给我信口雌黄,现在才是欺负你敖家。”

  敖玉山眼角抽抽,并没有动手,也没有做出什么举动。

  “小子,我刚才说了两条路,现在当着你爷爷的面,我再说一次,要么跪下道歉,要么死!”莫尘将长剑拿在了手里。

  见莫尘拿出长剑,敖玉山急忙将敖烈护在了身边。

  “很好!敖长老你修为比我高,辈份比我搞,人手也比我多,今天我就要杀他,看你怎么拦着我,丹鼎城城卫军你们听好了,我是太璇峰莫尘,今天处理师门的事,你们参与的话,别怪我手下不容情。”莫尘手腕一抖长剑就出了鞘。

  在莫尘长剑出鞘的时候,夜殇这边就出手了,右手一抖施展出了轮回枪法,直接从敖玉山的身侧,朝着敖烈的咽喉刺过去,轮回枪前刺速度极快,发出了破的尖啸。

  莫尘一愣他没打算现在就动手,他心里也有底,那敖玉山也不敢动手的。可夜殇出手,他也只能出手,一剑划出,划向敖玉山和敖烈中间,阻挡敖玉山,他倒不是阻拦敖玉山救援,而是阻止敖玉山伤害夜殇。

  敖玉山脸色一变,也长剑出鞘,迎着莫尘的长剑挥出。

  这边敖烈还在吃惊中,没做出什么反应,不过跟着敖玉山来的一个护卫反应过来了,手里的战刀一横阻挡夜殇的轮回枪。

  夜殇枪势不变继续前刺,同时丹田的真气爆发,施展出了十二层震动劲。

  咔!这个聚元七层修为的护卫战刀拦住了夜殇的轮回枪,就在他要撤刀变招的时候,夜殇轮回枪中的震动劲到了,冲击到了他的战刀上。

  叮,一声脆响,这个护卫手里的战刀没握住,被夜殇一枪震飞了。

  一枪震飞了这个护卫手里的战刀,夜殇脚下一震,身子前冲,带着轮回枪朝着这个护卫的咽喉刺去。

  这个护卫慌忙中,右手对着轮回枪枪尖和枪身的部位打出一拳,“给我退!”

  “做梦!”夜殇第二波震荡劲再次爆发。

  嗡!护卫的拳头砸在夜殇的轮回枪上,轮回枪快速震荡发出了嗡嗡声,将这个护卫的拳头,连带右臂都震开了,轮回枪的枪尖在他的胸口划出了一道血口,这是他退得快,要不然就是开膛破肚的下场。

  击退了这个护卫,夜殇右臂一扭,轮回枪变向朝着敖烈的刺过去,目标是敖烈的咽喉,不出手则以,出手就要一击致命。

  敖烈拔出了长剑朝着夜殇的轮回枪劈出了一剑。

  夜殇没有变枪,右手猛力的前刺,同时左手扬起,手掌上浮现了浅青色的真气漩涡,夜殇打算在追风枪法之后,施展镇岳手将敖烈灭了。他担心莫尘这边出问题,所以要速战速决。

  敖烈挥出的长剑,在夜殇的轮回枪面前就跟玩笑一样,直接被震飞,震飞出去老高。夜殇的轮回枪继续朝着敖烈的咽喉杀回去。

  这时候一个护卫站出来将敖烈朝着一边拉去,他不是丹鼎城的城卫军,是敖家的护卫,拉开护卫的同时,一刀将夜殇的轮回枪震偏。

  夜殇身躯前冲,在收回轮回枪的同时,左手迎着这个护卫拍出去,这个护卫挡在了夜殇攻击敖烈的路线上。

  这个护卫来不及出刀,左手迎着夜殇左手打出一拳,他是聚元七层的修为,他不信拦不住夜殇。

  “砰!”一声闷响,夜殇被这个护卫一拳打退,不过这个护卫更惨,他的左手血肉模糊,他很清楚指骨都碎裂了。

  被震退的夜殇,脚下一震再次挥枪朝着敖烈冲去。

  “住手!按你说的处理,快让他住手。”敖玉山着急了,他看出来发疯的夜殇,敖烈顶不住。

  “夜殇先住手,他们不给满意的答复,咱们继续打。”莫尘不攻击敖玉山了,身子一闪拦住了夜殇。

  “再给我点时间,我就能弄死他!”夜殇擦了擦嘴角,双眼紧盯着敖烈,刚才他被护卫一拳击退,内腑还是受到了一定震荡。

  莫尘点点头,他知道自己的师兄师姐都挺狠,但这个师弟更狠,完全朝着死里弄。

  “师弟你有事么?”莫尘看着夜殇问道。

  “没事。”夜殇摇摇头,眼睛还是看着敖烈。

  此时敖烈有点怕,怕夜殇的疯狂,他感觉夜殇比妖兽还凶,他以前猎杀过妖兽,此时夜殇的眼神比妖兽还可怕。

  “敖长老,如果我十三师弟出点什么岔子,你真承担不了。”看到夜殇嘴角的血迹,莫尘真怒了。

  “敖烈,过来跪下,给你十三师叔道歉。”敖玉山脸色铁青,他知道这件事一会儿就会传遍丹鼎城,脸是丢了。死磕?现在是能击败莫尘和夜殇,但后果很严重,不用等明天,太璇峰的人马很快就会打过来,敖家将不复存在。

  敖烈现在还没稳定下来,刚才他觉得死神离他很近,听见敖玉山的话,对着夜殇膝盖一软就跪下了,“师叔我错了。”

  “师弟你看?”莫尘看向了夜殇。

  “今天给我师兄面子,以后谁辱我家人、我身边的人,我不死他就要死。”夜殇冷声说道,话语里带着杀机,这件事他是真怒了。

  “小子,以后眼睛睁大点,别再胡来,十三走了。”莫尘对着夜殇招招手。

  “跟你说句实话,我不稀罕你的道歉,真想弄死你。”轮回枪枪尖朝着敖烈点了点,然后跟着莫尘上了后边的兽车。

  “丢人的玩意!”敖玉山一脚给敖烈踹了一个跟头,接着带人离开了,今天他真是憋气又窝火,这火气发不出去,只能给孙子来了一脚。

  “热闹看完了,还真是热血澎湃。”司空转身进入了天极阙一楼的一间房间,随后一个老者也进来了。

  “大人,你对那个夜殇有兴趣?”老者看着司空的背影问道。

  “炼气七层,将聚元后期的修真者武器打飞,还不止是一次,这家伙还真是逆天。”司空似乎是自言自语。

  “难道是那把枪的原因?”老者开口问道。

  “董执法,这点上你看得不对,枪法上霸道猛烈不去说,他那一掌你注意到了么?那是药谷撼天手柳阳羽的绝学遮天手中的镇岳手,炼气七层修炼成镇岳手很难得,最难得是这小家伙杀戮果决,刚才那莫尘是虚张声势,让对方妥协,这小家伙是真要弄死那个敖烈。”司空摇摇头,否定了老者的分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