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殇知道有些妖兽的皮很坚硬,直接硬劈、硬斩是没用的,划、切也许会有效果。

  跟夜殇估计的一样,这种软刀子拉锯战是有效的,红色的触手被夜殇的黑铁枪划出了一刀血口。

  这条受伤的触角没有松开白鸟,另外一条没有受伤的触角倒是松开了白鸟。

  更-新☆Y最快W上0酷}匠Kp网

  松开白鸟的红色触手,一个快速反抽将夜殇抽倒了,接着将夜殇的双脚缠住,跟拉着白鸟一样,朝着前方拉。

  两条触手拉着夜殇和白鸟朝着前方拉去,几乎将一人一鸟挤在一起了。

  夜殇右手攥着黑铁枪,朝着缠住白鸟的红色触手切划着,此时夜殇不方便处理缠绕在自己脚上红色触手,他和白鸟挤在一起,没有施展的空间,必须解放开一个才行。

  随着夜殇的手中的黑铁枪不断出击,缠着白鸟的触手被切断了半截。

  白鸟跟夜殇一样,也不方便解救自己,不方便解救自己的白鸟,低头用利啄攻击这夜殇双脚上的红色触角。

  见到白鸟这样的行为,夜殇心里很震惊,白鸟已经有灵性了,知道自己对它没杀心,而红色触手可是致命的,明白这时候需要同时御敌。

  随着红色触角的拉扯,一人一鸟被拉出了树林,到了一片空地,没有树木的阻挡,一人一兽滑动的速度加快了,不过缠着白鸟利爪的红色触手也被夜殇的黑铁枪切得快要断了,避免被夜殇划断,红色触手松开了白鸟。

  解除了束缚的白鸟并没有离开,跟夜殇拉开点距离后,利啄继续攻击着夜殇脚下的红色触手。

  这时候夜殇脸色变了,随着拉动,红色触手的长度多余了,夜殇能见到的部分也变粗了,最粗的地方已经有人头粗细。

  红色触角一个甩动,多余的部分画了一个圈,将夜殇捆上了两道。夜殇的抓着黑铁枪的手臂被缠住了,红色触角继续朝着前边拖动夜殇,另外一条攻击着白鸟。

  有了防备的白鸟倒是没有被红色触角的缠住,在躲避红色触手同时不断的朝着夜殇这边冲击,不断的攻击夜殇身上缠绕的红色触手。

  悬崖!

  在夜殇考虑着怎么脱身的时候,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出现了。

  这样的情况让夜殇心里一凉,看着还在战斗的白鸟,夜殇吼了一声,“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走!赶紧走!”

  没理会夜殇的话,白鸟一声尖鸣,一个扑杀,利啄就扎进了夜殇身上残绕的红色触手上。

  离着悬崖越来越近,夜殇的心里格外的清明,自己到这程度,是咎由自取,可白鸟是被自己追过来的,是帮着白鸟解开了束缚,可因果毕竟在自己身上,没必要拉着白鸟为自己垫背,伸出没有被束缚的左手按到白鸟身上,接着用尽全身力气,猛的一推,“走!”

  白鸟被夜殇推开了,可也没有逃脱出去,被第二条红色的触手缠绕住了,一人一鸟同时被拉到了悬崖下。

  身子在下坠,在下坠的时候,夜殇也发现这红色的触手是什么了,是地龙虫!

  地龙虫也叫鬼线,是一种很常见的妖兽,甚至来说都算不上妖兽。

  普通的地龙虫,没有多少战斗力,吃的也是动物的尸体的腐肉,很少主动攻击。

  夜殇见过最大的地龙虫也就是拇指粗细,长四五丈。

  可眼前这条地龙虫,太庞大了,长度已经没法估计,最粗壮的地方已经有人腰粗细了,要知道地龙虫成长一般是增加身躯长度,三丈长的地龙虫身躯有拇指粗细,五丈长的地龙虫身躯也是拇指粗细,可眼前这条地龙虫的身躯已经达到人腰粗细了。

  随着坠落,夜殇也知道了,地龙虫为什么只有两条触角在悬崖上攻击,它的身躯被固定在悬崖峭壁上了。

  在悬崖上有一颗古树,地龙虫的身躯被树根死死的卡住了。

  地龙虫是很懒惰的生物,一次饱食之后很能休息很久,可能是在它还小的时候,在睡眠期间,被生长的古树根部卡住,再就没有出来。

  夜殇和白鸟不断的坠落,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砰!

  一声闷响,这是触角被拉直后紧绷的声音,接着夜殇和白鸟在触角的拉扯下,弹了起来,然后再次坠落。

  再一次的坠落,已经受过重创和上一次剧烈拉扯的地龙虫触角拉不住他们了,扯掉了触角缠绕的夜殇和白鸟朝着下边继续坠落。

  啪!夜殇感觉自己被摔碎了,浑身疼的厉害,仰面看着天空,五六丈之上的峭壁上,两条红色的触角还在摇晃。

  夜殇知道这没摔死是因为地龙虫的触角够长。

  摇晃了一下身子,夜殇发现自己的右臂摔断了,其他地方的伤势倒是不严重。

  白鸟站在夜殇的身边,它倒是比夜殇好多了,在地龙虫松开它的时候,它拍打着翅膀,减小冲力,倒是没有摔伤。

  坐起身来,夜殇摸向怀里,夜殇在怀里装着丹药。

  摸出来之后,夜殇发现自己的辟谷丹、培元丹都没事,装着通络丹的瓶子碎裂了,不过丹药倒是没有被破坏。

  吃下一粒通络丹后,看看白鸟受伤的翅膀,夜殇将最后一颗通络丹给白鸟吃了。

  吃了通络丹后,夜殇扫视着周围的环境,他发下自己脚下是一个平台,方圆有两三丈面积的平台。

  夜殇伸头朝着平台下望去,雾气蒙蒙的根本看不见底。

  转过头来,夜殇朝着平台其他地方看去,这一看夜殇发现不寻常的地方,崖壁上有人工动过的痕迹,仔细看过去,夜殇看了在蔓藤的掩盖下,有着一个石门,应该说是洞口,在石门两边还有着清晰的字迹,左边是醒身,右边是悟道。

  看着蔓藤掩盖的洞口,提着黑铁枪,夜殇就朝着里边走去。

  如果是平时夜殇不会这么做,最起码也要谋定而后动,但现在不行。

  这里太危险了,平台的面积小,如果洞内有什么妖兽冲出来,很容易被逼到平台外果有战斗还不如在洞内进行。

  原本夜殇以为洞内阴暗潮湿,毒蛇虫蚁爬行,现在映入夜殇眼帘的光洁的通道,除了入口处有点青苔,洞内十分的干净,在洞顶还镶嵌着直径半寸的夜明珠。

  扭头朝着石壁看去,夜殇看到了刀痕,仔细看去,夜殇发现一道刀痕有着两三尺的距离,也就是说一面石壁,五六刀就砍出来了。

  持着黑铁枪,夜殇朝着墙壁敲打一下,随着敲打,石壁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石粉没落下,一点痕迹没出现,这让夜殇知道了石壁的坚硬程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