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殇、秦臻和另外两个少年,连带秦臻的两个护卫跟车队护卫队长以及另外几个护卫进了最后一辆兽车。

  上车之后,夜殇找了一个犄角坐下了,这一坐下夜殇心里一震,这兽车竟然都是精钢打造,怪不得一辆兽车都是三头风虎驾车。

  秦臻坐在了夜殇的对面,另外两个少年看了夜殇一眼,就坐到了秦臻身边,因为看穿着,夜殇跟他们就不是一种人。

  关上车门,护卫打开了车窗,车窗上都是婴儿臂粗细的钢条,可见这车的安全度很高。

  车已经前进了,夜殇将包裹放在身边,开始闭眼打坐修炼了。

  就夜殇刚要入定,两个少年开始窃窃私语开始拉关系。

  “安静一点,要不就滚下去。”护卫队长可是一点情面都不讲,直接就是开口训斥。

  两个少年脸色一变,接着不敢吭声了,因为这些护卫是属于赤炎城的护卫,就是他们父母都不能轻易得罪。

  接下来安静了,夜殇开始打坐修炼了。

  这一修炼就是没有时间观念,直到被护卫叫醒,夜殇知道一天过去了,这是要宿营弄东西吃了。

  下了车之后,夜殇看了一下,发现这是一个荒林中比较空旷的地带。

  “去弄一些柴火回来,记得不能走太远。”护卫队长开口说道。

  在宿营之前,护卫队长已经让护卫去周围查探了,没有大型妖兽。

  夜殇的丹药和金票都放在怀里,包裹没什么重要东西,就放在车上,背着黑铁枪去找干柴了。

  走出空旷地,夜殇看见了一颗枯树,枯树很粗也很高,如果是别人看见这枯树也没办法,砍不断,干树枝树杈又很高,不过这难不倒夜殇。

  夜殇手脚并用,爬上枯树,用黑铁枪将枯树枝砸断了,扔到了树下,接着就要跳下来,不过这时候夜殇看见枯树不远出一头羚羊跑过。

  身子跃起,跳下枯树,夜殇就朝着羚羊追去。拉近距离,夜殇一铁枪就将羚羊钉死在地上。

  走上前去,夜殇将羚羊挑起,然后走到枯树下,用湿木条将干树枝捆起来,就回到了营地。

  看着夜殇,护卫队长和一群护卫都很诧异,夜殇是第一个回来的,出去才片刻功夫。

  “小子,很不错。”护卫队长赞赏的点点头。

  他知道羚羊的速度很快,夜殇出去的时间短,除去弄干柴禾的时间就没多少剩余,这羚羊应该是瞬间被击杀的。

  夜殇将干柴点起来,然后到一边将羚羊开膛破肚处理了一下,接着找了一个木杆,将羚羊穿起来回到了火堆边。

  将火苗弄下去,夜殇就将羚羊烤起来。

  “小伙子,很老练啊。”护卫队长来到了夜殇的身边说道。

  “嗯,我以前弄过,一会队长大人来弄去一些给大家尝尝。”夜殇笑着说道。

  “好的。”护卫队长笑着点点头。

  当转过头去,护卫队长的脸色就变了,有其他人回来了,有的抬着带着绿叶的木头,有的抱回来一捆干草,这都跟取暖没什么关系。

  深呼了一口气,护卫队长压下了怒气,对着其他的护卫挥挥手。

  指望不上着希望人,护卫队长只能安排护卫去做了,有的护卫去弄干柴,有的去车里拿出干饼和肉干给这群少年发下去。

  秦臻也回来了,他弄的是干柴,但是比较少,应该是捡的干树枝。

  秦臻将干柴放到了离着夜殇不远处,就要生火。

  “少爷,你这树枝细,几下就烧光了,跟他合伙取暖吧!”秦臻的一个护卫指了指夜殇开口说道。

  秦臻抬头看向夜殇,听了秦臻护卫的话,夜殇也扭头看向了秦臻,然后友善的点点头。

  秦臻抱着干柴到了夜殇这边,然后蹲在一边烤火了,荒山的夜里还是比较凉的。

  羚羊烤的吱吱冒油,整个都变成了金黄色,那边也有护卫烤猎物,不过没有夜殇这边效果强。

  大半个时辰过去,羚羊烤好了,夜殇用黑铁枪将羚羊切成了两半,提着一半就送给护卫队长。

  护卫队长倒是没客气,对着夜殇友善的点点头。

  回到火堆边,夜殇切下了两块肉儿,递给了秦臻的两个护卫,然后将一条前腿切下来递给了秦臻。

  秦臻犹豫了一下接过了夜殇递过来的肉,就开始吃了,刚才他吃了一点干粮。

  掰下了两根羚羊肋骨,想了一下夜殇回到兽车边,拿了一个兽皮袋子,拿了一个黑砂碗。

  回到火堆边,将兽皮袋子里的酒,朝着黑砂碗里倒了一碗,然后递给了秦臻。

  这一次秦臻没有犹豫,伸手接了过去。

  “少爷不能喝!”一直没有说话,有着一副棺材脸的护卫开口喊了一声。

  他这一喊,很多人都看过来了。

  夜殇自嘲的笑笑,伸手就去拿秦臻手里的酒碗,人家既然不相信自己,自己又何必去拿热脸蛋去贴冷屁股?

  秦臻没有松手,夜殇用力拉了一下,秦臻还是没有松手,其扭头看向了那个护卫,眼中有着一丝不满。

  秦臻不松手,夜殇收回手,拿起兽皮袋子,直接仰脖咕咚咕咚连喝两口。

  “以后我的事,你们少管。”秦臻冷冷的说了一句,接着一抬酒碗直接将酒喝了。

  m酷匠网S~唯s;一U正版dC,X其他*!都{是{盗!版l

  咳咳!一碗酒下去,秦臻的脸憋得通红,咳嗽起来。

  “少爷!”

  一见秦臻咳嗽,他的两个护卫有些着急了。

  秦臻只是摇摇头,接着继续吃羚羊前腿了。

  火堆的火炭吧嗒吧嗒的响着,映照着一切都是红红的。

  夜殇这边吃两口肉,就喝一口酒。

  片刻之后秦臻拿着酒碗朝着夜殇面前伸了伸。

  夜殇也没有说话,直接给秦臻倒了一碗,接着自己喝自己的吃自己的。

  夜殇没有再给那两个护卫切肉,他不会舔着脸去讨好谁。

  那两个护卫比较尴尬,只能在一边呆着了。

  在大家都吃完东西后,护卫将炭火弄拨开,敲打了一下,让火弄的快要熄灭,然后将兽车都赶了过来,停在了火堆上,这样兽车的底部就不会凉。

  弄好这些,护卫队长就喊人全部上车休息,不得停留在兽车外边,这也是为大家的安全着想。

  回到车厢内,夜殇就打坐开始修炼了。

  秦臻看见夜殇修炼,也闭眼打坐了,不过在打坐之前先了吃了一粒丹药,如果夜殇看见的话,会认出那是跟秦傲轩给自己的丹药一样,是培元丹。

  一瓶培元丹夜殇不舍得用,那是因为就一瓶,但秦臻没有这个顾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