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的满眼金芒,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压抑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

  淡漠的风凌厉地地穿梭着,将鸟叫虫鸣抛在身后,柔弱的小花小草早已战栗地折服于地,正是山雨欲来风时。

  在茂密的古树山林中,一道身影在树林穿梭,目标是前方奔跑的黑鳞狮。

  黑鳞狮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但这道人影更快,在离着黑鳞狮还有六七丈距离的时候,人影的右臂扬起猛的朝前挥动。破空的尖啸传出,一把大半丈长的黑铁枪追上黑鳞狮,从其后背穿入前腹部冒出,将黑鳞狮钉在了地上。

  黑鳞狮怒吼挣扎着,但怎么也拔不出穿过身躯钉在地上的黑铁枪,气息也是越来越微弱,这时候人影也到了黑鳞狮的身前,这是一个穿着粗麻布衣的男孩,男孩有着一双清澈明亮的星目,一头黑发披在头后,脸庞上还带着一丝稚气。

  看着已经断气的黑鳞狮,男孩双手抓着黑铁枪一震一甩,将黑鳞狮扛在身后接着转身离开。

  如果让人看见这一幕,一定很震惊,黑鳞狮是大型野兽,重几百斤,寻常的成年猎人,不是团队都不敢招惹,可眼下确被男孩轻易的击杀了。

  电闪雷鸣,大雨如同瓢泼一般,好在男孩已经到了一颗古树下。

  “真不是一个好天气,幸好有了收获。”男孩看了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黑鳞狮爪子低声喃喃了一句。

  雨停后,男孩扛着黑鳞狮的尸体,认准一个方向急速前行着。

  一个时辰后,一个小村落出现在男孩的视线里。

  “夜殇!夜殇哥回来了。”在村头玩耍的孩子看见男孩出现,大声的呼喊着。

  “喊牛叔来将这黑鳞狮子肉分了吧!”男孩也就是夜殇,将黑鳞狮尸体放下,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卸下一条狮子腿就离开了。

  看着夜殇离开,孩子们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

  在村子里男子不到十五岁是不能出去打猎的,即便是到了十五岁,也要跟村里的狩猎队伍一起出去才行,可夜殇才十四岁,已经有了一年多的狩猎经验了,每次都是满载而归。

  这是一个寻常的村落竹园村,村子里有四五十户人家,都是以打猎为生,看见夜殇,村子中的大姑、大妈都热情的跟夜殇打着招呼。

  一路打着招呼,夜殇来到了村子的最西头,这里是他的家,说是家也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夜殇,另外一个就是在房檐下敲打着一辆独轮车的古老爹。

  “回来了!”古老爹眼皮抬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老爹,我回来了。”打了招呼之后,夜殇就去生火处理黑鳞狮的后腿。

  因为家中只有两人,所以夜殇只砍下了黑鳞狮的一条腿拿回来,其余的分给村民。

  两人是父子,不是一个姓氏的父子,夜殇是孤儿,是古老爹捡回来的,古老爹是竹园村的村长。

  “老爹,你上次的事还没说完,那圣光教的护教和南斗门女子比拼,最后谁赢了?”点好火,将黑鳞狮后腿烤上的夜殇看着古老爹问道,脸上满是好奇。

  “不分胜负,不说这些了,你先擦把脸。”古老爹来到了火堆边,同时递给了夜殇一条毛巾,在雨后的树林里穿梭,夜殇的头发和脸上还沾了一些雨水。

  @酷e匠网}#唯"一正P。版c,其他、都是;4盗X版

  雨后的傍晚天气有些凉,风吹着院中的一簇竹子左右摇摆着,摇晃的火光映红了古老爹和夜殇的脸。

  古老爹一边烤着火一边打量着夜殇,“你对这个很感兴趣?”

  夜殇点点头,继续翻烤着火堆上的狮子腿。

  相对的是两人的沉默,夜殇的想法古老爹知道,夜殇想出去闯一闯,想成为武者,古老爹的想法夜殇也知道,是不愿意让自己出去,因为外边的世界危险很大。

  “哎,外边的世界你又知道多少呢?”古老爹叹了一口气。

  九域十八州,广袤无垠,从一域一州到另一区域动辄数以百万里,没人知道真正有多么广阔,一个人徒步走上一辈子也走不出一域之地,茫茫深山大泽无尽头。

  茫茫深山大泽中到处是危险,野兽、妖兽横行,更有上古异兽,那是山林中的霸主,即便是修为高深的修炼者也不敢轻易招惹。

  竹园村所在的是东玄洲北方的偏僻之地,离着最近的城镇也有上千里的距离,离着最近的修炼宗门药谷那有着万里之遥。

  “那也要改变生活、改变现状,不是说能加入修炼宗门,就能得到庇佑么?如果得到庇佑,那前段时间的惨剧就能避免了。”夜殇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前段时间竹园村受到了一头妖兽的袭击,损失惨重,村里的损失了三个好猎手,最后靠着古老爹以及村中猎人合力才将这头妖兽赶跑。

  古老爹没有说话,陷入了思考。

  看着思考的古老爹,夜殇也没有继续说,他知道古老爹的性格,如果同意了就同意了,如果不同意,那继续说也没用。

  吃完了东西,夜殇就回到了三间竹屋的西屋,那是他的房间,这是竹园村的特色,村子中都是竹楼竹屋,这在茫茫荒山大泽中是很少见的。

  深山大泽中雨来的快,去的也快,顺着竹墙的缝隙看着外边的满天星斗,夜殇脑子里浮现的还是古老爹,讲述着高手对决的画面。

  睡不着,夜殇坐起来披上外衣朝着竹屋后边走去,竹屋的后边有两座孤坟。

  看着孤坟,夜殇摸了摸肋下,那里有着一道狰狞的伤疤。

  据古老爹说,当初出去打猎的古老爹发现自己的时候,孤坟中的两个人已经死亡了,自己的肋下插着一把钢刀,钢刀偏了一点自己才有幸活命。

  孤坟的石碑写着夜氏先烈,这是古老爹根据当时两个人身上的令牌知道了两人的姓氏,夜殇脖子上也有着一块儿刻有夜字的玉牌。

  伸手摸着石碑,夜殇咬咬嘴唇,他知道能活命,固然是因为古老爹的收养,但跟坟墓中的人有着很大的关系,古老爹发现自己的时候,坟墓中的一个男子就趴在自己的身上,钢刀是穿过男子刺在自己的肋部。

  近者殇,这也是夜殇名字的由来。

  “看来你心里想法很难去除了,原本我打算让你安安稳稳的在竹园村生活,跟寻常人一样,娶妻生子、生老病死,可你毕竟不是寻常人家的后代,我老头子也就不执着了。”古老爹拍了一下夜殇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