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天上之音也是这般说了,严誉涵也不扭捏,收拾了心情便是偷偷将百草精给弄了出来,百草精一出来就是活蹦乱跳,咿咿呀呀的叫个不停,虽说严誉涵听不懂百草精在讲啥,不过有了这么一个大活宝,着实也是心情好转。

  酷t匠网BU唯t一正版W,其/E他vH都是1盗版

  带着百草精就开始在岛上晃悠了,小人也不甘寂寞,这些天一直呆在严誉涵的储物袋里面,虽说有百草精相伴,不过还是够闲的慌的,既然现在可以出来转悠转悠了,何乐而不为。顿时翻滚了一番,从储物袋里面钻了出来,坐在百草精的肩头。

  百草精比起小人高上一些,也壮上一些,所以被小人坐着倒也是不怎么累,要是严誉涵一屁股坐上去的话,那可就是玩完了。

  一路上有这两个活宝相伴,严誉涵原本低沉的心情,如同天上的云彩一般,释然了。心中暗暗念叨:“自豪,你的那份我替你一并拿了。”

  心情算是通畅了许多,不过严誉涵的观察力也随之下将,就连前方的一块碎石都没有看见,只见绊脚而摔!气恼的用手砸了砸那块石头,直接捂牙低喃道:“踏马,疼死老子了。”随即打算将之一扔,不过看到了石头下垫着的一个碎纸。

  碎纸之上,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描绘的是这处小岛,而突然眼神一飘,端视到了一个大XX,而距离严誉涵的距离并不远,只是需要一刻钟便是可以达到。低语细碎道:“不会吧!运气这么好,这难道是藏宝图?”严誉涵抛开了心头的疑惑,没有立马去按照图纸上的寻找,而是继续趴在地上,用手敲击着其他的碎石。

  直到后来严誉涵疼哭了,才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开,走时还对着地面骂道:“去你的,我还以为还有图纸呢?真逊!”

  旁边的百草精和小人早就笑翻了,见到严誉涵这般逗比的做法,也是醉了。藏宝图哪里有这么多在地上给你找?若是真有这么多的话,宝藏可就不值钱了!

  严誉涵左瞅瞅右望望,倒是一直在寻找图纸上所记载XX的地方。

  “这里不是!”

  “这里也不是!”

  “为什么还不是?”

  严誉涵在这小岛中转悠了半天,XX的地方没找到,反倒是被几只沌化境的沌兽撵了半天。算是倒霉到家了。

  终于,在一片隐蔽的小森林中,严誉涵看到了熟悉的东西,图纸上的那块标致性的喷泉。

  喷泉,喷发而出的水,足足是让严誉涵所惊呆了,这喷泉喷发而出的水足足有近乎十米高度。要是一般寻常的喷泉近米的高度都是难为不易了,而现在,明显就是超越了常识。严誉涵更加笃定,这里就是那XX的地方了。

  咧嘴一笑,旁边的百草精好像到了这边也是活跃了起来,这边肯定有古怪。好东西!我严誉涵来了!

  仔细观察一番,发现没有什么通道,唯有那一处喷泉,严誉涵有些懊恼,根本没有一丝头绪,怎么办?

  百草精这个时候又派上用场了,直接拉起严誉涵的裤脚咿咿呀呀的叫道,见严誉涵示意它带他走,旋即,百草精遁入水中,严誉涵也是紧随而至,严誉涵屏住气,若是在过长时间的话,也是会受不了。小人也不怕水,跟着严誉涵慢悠悠的进来看个究竟。

  进入喷泉口,迎接而来的水压,喷薄而出,直接让严誉涵来了一次刺激的冲撞,“卧槽,太刺激了!”

  只好背过身,逆着游。百草精和小人却是如鱼得水,想必在这里也是无所畏忌。

  越到下面,水压越加强烈,硬生生的要把严誉涵给推飞而出,严誉涵收起了长戟,只好用肉身的力量来抵抗。只得咬牙坚持。他还没有看到宝藏的一丝毫毛呢?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放弃。

  严誉涵算是被水弄的精疲力竭,要是再没有找到出口的话,他估计都要晕厥过去了。只好逼声成线,示意百草精快一点。

  百草精自然懂得严誉涵现在的处境,当即加快的速度,只在下一瞬,他们到达了地下洞窟。倾吐了几下鼻腔内进入的泉眼水,调节了一下,绕着洞窟转了一个圈,严誉涵攀爬上一个小小的洞窟之壁上,借助着岩石的掩护,居然看见了面前的洞口,慢悠悠地悄悄地来到了洞口的正上方,目光紧紧的发出白雾的洞口,略微思索,等到小人和百草精都赶了上来。这才继续做打算。

  从储物袋之内取出一件衣物,将其撕烂,揉搓成较为解释的布条,随着高度往下缓缓下将,虽说严誉涵可以直接跳下去,不过他可不敢这样子,要是有什么不测的话,这条命岂不是交代在这里了。而将布条的上端捆绑在洞口上面的一节较为坚硬的岩石之上,故意扯了扯,以确保这布条的牢固性。

  结实!

  严誉涵便是顺着布条往下下降,而百草精和小人皆是坐在他的肩头,一个抠着小脚,一个留着哈喇子,要是严誉涵看到了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怎么头上有股脚臭味,你们谁在抠脚?”严誉涵嗅了嗅,若有所思道。

  百草精和小人相视一望,嘿嘿笑了笑,不过并没有说出口。

  脚掌微微落地,严誉涵便是感到了从洞中闪出的白雾朦胧之感。虽说里面的危机他不知情,不过包含热血的他,径直踏入。就算是有什么生命危机,还不是有小人的保护。

  有以此为屏障的严誉涵,兴高采烈的踏进去。白雾之中,一旁茫茫白意,就连数米内的环境都是有些看不清。严誉涵只能凭借百草精的嗅觉还有自身的触觉才可以在其内缓缓行走,若是走的较为快的话,说不准就会掉入一个巨坑之中。那可就酸爽了。

  试探了其间的气体,严誉涵挥手一弹,自从他接触了炼药师这一行后,对于丹田内沌力转换为元气也是愈发的娴熟,而将元气化为火花也是较为轻松。只是挥手一弹间,便是让原本苍茫白意的洞穴都发出了淡淡的光。即刻再是多弹了几番,眼前的路也是好走起来。

  先前严誉涵不敢这样做,是因为怕洞穴内有什么易燃气体,而经过试探了一番,发现元气化火足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