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不负有心人,严誉涵苦苦练习了这么多次,没有上千次也有九百九十九次。而就在那最后一次,严誉涵惊奇的发现,自己可以凝炼出五道法心了。虽说这五道法心还不能让他达到符文师的境界。不过比之前只能凝练出一道法心的他,绝对是进步飞速。

  而严誉涵却是对于这龟背上的符文有所领悟,两笔画形,三笔画意,而这龟背之上的明显就是画形,画出符文其中所代表的含义,可以看得出来,图案是一个墨黑色的固态物体,而在其旁还有一个如同铁锹的东西,正在敲击着。

  什么意思?

  严誉涵看得出图案的表面意思了,而深层的含义却还是不解,不过他也不恼,继续研究下去,陈自豪这些天一直专注于修炼沌力,所以修炼速度很快,势如破竹的进阶到了沌化境。而随之气势大增,所蕴含的实力和力量呈几何倍数增长。不过偶尔也看着严誉涵在做啥,不过严誉涵修炼沌力他是看得懂的,不过严誉涵在研究符文和提升精神力是他所不知的。对于他来说,他一直认为严誉涵是在发愣。闲着无聊,消磨消磨时间。

  这数日使得严誉涵的实力也是达到了突破口,不过严誉涵没有急于突破,因为他知道若是要让自身的实力更加强横的话,唯有益满蓬勃而出才可以。若是像陈自豪这般草率进阶的话,对于后面的修炼也是稍稍有些不利的。所以严誉涵并没有急于求成。而是专心的攻克着龟背上的符文。

  数日过后,严誉涵慵懒倒在巨龟背上,这巨龟倒也是反应极慢。竟是到了这个时候都没有发现严誉涵和陈自豪在他的背上。若是有些对它报以杀心的人,早就是死了数万次了。

  严誉涵吐纳出一口气,污浊的吐纳之气随之喷散而出。体内的沌力充溢到爆,而现在却还不是突破的好时机,现在严誉涵需要一个契机,将其打破,而现在则是过于早了。

  严誉涵端视龟背上的符文,心头突然有了灵感,“龟背坚实厚重,可抵挡万斤之巨力,若是刀枪直入的话,也不曾伤其皮毛。”那么这个符文会不会也和龟壳的防御力有关呢?

  想到就做,严誉涵端坐在侧,沉神吐纳而息,手指微微伸出一只,在空中若有若无的描绘出龟壳的原型。但其只是原型,还不是正宗的符文,符文所讲必将是简便而轻盈,若是这般的凝重,还能使人猝不及防吗?

  轻摇头,便是拭去了所勾勒出的龟壳原型,再是仔细观望了一番图案,若有所思。抬手而试。将那些繁琐之工序和结构皆是散去,唯有留下那起到稳定性的三角圆心。稍作更动,便是化形祭出。随之,严誉涵眼前腾现一抹光混。轻拳砸去,没有丝毫的反应,蓄力轰出震山拳,照旧无损。

  “呵呵,这难道就是龟背上的符文,当真是被我所领悟出来了。”严誉涵呵呵大笑,情不自禁。

  在其丹田深处的缪从从看到了这一幕,欣慰的笑道:“这小子,当真是有两点本事,居然可以自身领悟到符文中的真谛。要是自身修为和天资不够的话,都可以达到悟形之称。”

  悟形不是等级阶级,而是一种能力,就是单凭自身的理解讲一些图像或几何表现的符文体施展为通常的符文之力。而能够有这种能力的在符文师中也是只占一成,甚至不足,而严誉涵却是可以做到这一点。当真令缪从从所讶异。

  这龟背上的图案也不是原本就存在,而是巨龟经过漫长的岁月,自身对于这种能力有所领悟,而铭刻在身,不料却是被严誉涵这种鸡贼之人所发现。

  严誉涵正式给这符文取名为龟缩符。至于功效他已经知道一些,至少可以抵挡住自己全力发出的震山拳。

  要是想知道更多的话,还是少不了实验。当然严誉涵现在可没有时间实验,要是浪费了体内的沌力就怕遇上什么强悍沌兽,到时那可就是不妙了。

  突兀,洋面之上,呈现出一块漂浮着的小岛。严誉涵当即叫上陈自豪,直接朝着洋面而游去,对于龟背上的符文,他算是已经记忆深刻了,就算是不看的话,都可以描绘而出。

  陈自豪也没有拖拉,当即看着严誉涵。严誉涵没有立即上浮,而是目光在四周谨慎的扫了扫,在未曾见到有魔兽出没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若是在上浮的同时被强悍沌兽盯上的话,那可就是不妙了。

  径直向上浮去,浮出水面,严誉涵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并不是海水之中没有空气,而是那样的空气有些稀薄而已,唯有陆地之上才是正宗的。

  来到了洋面之上,严誉涵四顾茫然,看着前方的小岛,却是如同那空中之言所说。其间是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绿莹莹的丛丛植被,给人就是一股清爽的感觉,而对于严誉涵等人来说,看够了苍茫的蔚蓝海色,现在换成绿色的也是格外的有新意。

  此刻,严誉涵在沙漠之心得到的那个锦囊内的石头也是璀璨发光,腾化成一柄长戟。长戟锐利无比,单单是拿在手掌中就是有一股可以刺穿一切的气场。而陈自豪也是一样,不过手中的武器却是不同,严誉涵的是长戟,而陈自豪的则是两板斧。抡在手中,再加上陈自豪膘肥体壮的身姿,格外的像屠夫。

  而后空中那淡漠的声音又是传出:“现已有人到达无人岛,无人岛将在3日内关闭,而未曾到达无人岛的诸位,将是永留于此。”

  随后空中飘落两本古籍,一本是劫天战戟,另一本则是斧绝。自然而然前本是严誉涵的,而后本是陈自豪的。

  %O更◇“新V最D快上酷Zs匠网~

  将其拜读了一遍,严誉涵按照其间的说法开始施展起来。而手中的长戟却是厚重无比,一试手之时还有些不习惯,不过仅仅是熟悉一阵便是驾轻就熟。

  而陈自豪那一边也不无这般。

  三日内,稀稀拉拉的人到达了无人岛,而都是领取到了自身的相应武器和战技。都没有多说,各个兴奋的修炼起来。

  平日里,他们哪有几乎接触这般高深的战技。所以都是看的双眼放光。而严誉涵细数了一番,发现现在岛上的人已经是不足百人,比起最开始的千人来说,无疑少了很多人,有些人是永远长眠了!而有些人则是只能一直呆在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