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悬浮在水中,略带惊讶的的睁起双眼环视四周。

  突兀发现面前面对着几十名手持鱼叉的鱼人。先前与严誉涵一同落入水中的陈自豪顿时脸色惨白,还未来得及逃跑,就忘了这里是水下,跑得了?

  一根根漆黑的尖利鱼叉,便是狠狠的对着他们身体各处招呼而来,片刻时间,凄厉的惨叫声就已响彻了水下。

  此刻的严誉涵嘴角处淡淡跑出一末声响:“雅蠛蝶!”不过未出口,便是闭下嘴。要是叫出声的话,就怕他们会狐疑,可能回想:这小子叫啥呢!

  瞥了瞥旁边的陈自豪,示意不要轻举妄动,不然鱼叉无眼,刺在身上就不好受了。

  陈自豪也是明白严誉涵的意思,当即停下了原本的动作,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严誉涵无奈的摇了摇头,目光挪到面前,看到的就是一位相貌端正,颇有些玉树临风的鱼人身上。脸庞的不解之意越加明显:“诸位这是何意?”

  带头之人,手上的鱼叉偌大,粗略看来有近一位成年男子的身高,而鱼叉两旁附带有尖刺,若是刺在身上绝非好受。听到了严誉涵了询问,这些鱼人,没有什么做法,只是继续挥动着鱼叉,显得格外的强势。

  酷“匠4网…?唯一)E正版,;3其NH他Z都e是a盗版

  不可置否,这些鱼人都听不懂严誉涵说的,可能他们只是认为严誉涵他们是闯入者,而需要将其抓获。

  既然解释不通,那唯有用拳头来讨论讨论了,严誉涵先前就一直在观察他们这些鱼人的实力,差不多都在灵寂境的九段,比之严誉涵他们都是差不了多少。

  而现在,严誉涵他们被鱼叉威胁着,要是轻举妄动的话,肯定会被鱼叉所刺中,小命说不准就是会一命呜呼。

  虽说严誉涵的战斗力不是单从表面来看,不过这些鱼人的数量之多,也足够令他头疼,只是片刻,又是聚集了数十鱼人将至,而现在围在他们周旁的鱼人至少是有近乎一百人了。

  严誉涵的战斗力再强悍,以一敌百但又怎么可能有机会?

  现在严誉涵的内心很紧张,他知道这些鱼人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而他们又没有什么好的摆脱困境的方法。若是继续这样耗下去,那可就是危险了。

  严誉涵的战技不多,除了震山拳也就想不出还有什么了。而现在,震山拳可以运用起来吗?

  震山拳是利用手心的掌力而造化出气旋之力,拨打在地面所产生的气流来给人造成伤害,而现在是在水里,还如何制出气旋?

  严誉涵也不恼!心平气和的调节着呼吸,只有将身心保持到最佳的状态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实力,这一点严誉涵深深的知道!

  那些鱼人见严誉涵他们没有了反抗,鱼叉也是离远了一些,总之没有先前距之呼吸。严誉涵这才淡淡的缓了一口气。要是那鱼叉一直放在他眼前的话,还有什么心情来心平气和,吓都要被吓死了。

  俗话说刀剑无眼,若是鱼人一不小心手抖了一下,自己的小命不久呜呼了吗?

  严誉涵看着陈自豪,这家伙早就是慌了!浑身都不安分,有一位较为凶残的鱼人,直接刺了他一插,便是呜呼一声昏睡过去。严誉涵算是无语了,这样的节奏是不是自己要一挑百了,他虽然对自己的战斗力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不过一挑百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在鱼人稍不注意的那一刻,严誉涵手指轻弹,拨出了一股水柱砸在陈自豪的脸上。这才是让陈自豪醒转过来。

  陈自豪醒来,当即惨叫一声,又看到了凌厉的鱼叉在自己周身包围着自己,算是怕到了心坎里。

  多年后,陈自豪回忆道:“鱼叉实在是太吓人了,我的小心脏都扑通扑通的乱跳。搞的我都不敢吃鱼了,鱼实在是太可怕了。”严誉涵也唯有“呵呵”了!

  严誉涵脚步一震,轰然水之浮动,原本游走在附近的水生生物都是远离开来。鱼人们随之精神一紧,虎视眈眈的望着严誉涵,不由得拉开了一些距离,就怕严誉涵他们有什么特殊的招数。

  严誉涵心里暗暗无语道:“我只不过就是脚痒了,抖一下不行吗?”可他不知道他这一抖算是让鱼人们精神为之一振,颇有些要把严誉涵给刺死的豪情壮志。

  陈自豪忙不列颠,原本还是平静的水下,被严誉涵这么一搞,瞬间混乱起来,数名鱼人勇士,手持鱼叉,猛游而至,手上的鱼叉犀利凛然的刺去。专攻他们的弱项。

  凛冽又极速的刺招中,严誉涵和陈自豪只得巧妙避开,他们可不敢试一试这鱼叉的威力,若是被刺出了殷红的血迹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严誉涵先前就是知道这些是幻境,不过这个时候还那有心思管啊!要是在这里面被打死的话。真实世界也会死翘翘的。

  手上没有武器,战技又使不出来,真可谓是空有实力却施展不出来。陈自豪也是这样。

  此刻他们只有一个办法,只好抡起自己的拳头,打!

  吼!大吼一声,严誉涵故作果敢,抡起了经过锻炼的铁拳,铁拳铮铮,轰之而起,而迎面而来的鱼叉则是更加的犀利。刺穿水波,造成一股水之冲撞,硬生生的和严誉涵的拳头轰在一起。

  “嘶嘶,这鱼叉真够硬的,我的手都受不了了。感觉要被刺穿了。”严誉涵发着牢骚,是啊,鱼叉能不硬吗?用自己的躯体来抵抗鱼叉岂不是傻人做傻事,逗比一个吗?

  在其一旁的陈自豪颇有些舍身取义的感觉,大吼一声:“老严,你先挡着,我去去就来。”

  “你妹!”严誉涵望着陈自豪游远的身影,赶忙说道:“不必客气,我也先遁了。”随之死命的游着。不一会儿就是追上了前面的陈自豪。

  严誉涵和陈自豪,相顾一望,颇有深意的同时喊出一声:“跑啊!”

  真不愧曾经是在一个宿舍的,就连行为和语气都这般的神同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