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暗流涌动,群鱼皆有,在波澜不惊的水下暗自游动,平时看不见的鱼种现在一一都可以看的十分清晰。严誉涵瞪大了眼,希望能够再看到上面不同的品种。即便不能做些什么,长长见识总可以吧!

  “这里面会有赤冰极草?”严誉涵满脸愕然的望着面前的一片水下世界,这里的环境虽说优美,不过却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难道这里会有赤冰极草?

  百草精在严誉涵的前面带着路,默不作声,其实它也说不出话。

  百草精被严誉涵的质问倒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继续赶着速度向下去往。

  严誉涵见百草精没有反应也没有多问,他倒也愿意相信百草精,就算遇到了什么威胁,他也相信凭借他这几天的炼体成果,总不可能一下子被打败。遇到一点小磕小拌还是可以轻松应对的,要是真打不过,跑还不会吗?就算跑不了,不还是有缪从从吗?

  “怎么有点热?”严誉涵的身体感官还是较为灵敏的,当即感觉到身旁的水温有所上涨,传来的是一阵温热的感觉。而在先前水温还是凄神寒骨的,只不过短短数分钟就是变成了这样。

  严誉涵没有担心,反倒是激动起来,他知道赤冰极草只会生长在冰火两重天之地。而只有这样极端的环境才能孕育出那样的东西。

  水温渐渐的升高,而突然则是又急骤降了下去。反复数次,严誉涵倒是有些脸色难看了。那可不得,这样冷热交替的环境,呆下去,绝对是不好受的。可严誉涵却没有停下游动的频率,紧跟着百草精。

  百草精全身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好像这样冷热交替的环境对于它没有一点点的影响。

  严誉涵抿抿嘴,看着四周的环境,时刻打着百分之二百的精神,就怕突然出现什么奇异的东西。

  神色一凝,水下的一块巨石旁,突兀一道黑色的电弧接肘而来。

  严誉涵还来不及闪躲,直接被击中了腹部。

  “嘶嘶”严誉涵轻咬嘴唇,想必先前的那道黑色电弧是伤到了他。不过严誉涵没有迟疑,手下掏起的一块岩石,瞬间飞跃起一抹弧线,脚步朝前一踏,岩石带着一股尖锐的劲气,对着那黑色的电弧发出处来了一记狠砸。

  “咣当”一声,紧接着数道电弧又是如同流星一般,转瞬即逝,片刻到达了严誉涵的面前。

  严誉涵侧身一转,由于是在水中,所以躲闪起来没有在陆地上那样的方便。还是又在臂部的地区硬生生的刻上了一道黑点。而这黑点就是那电弧所到之处留下的后果。

  这电弧速度极快,力量之迅猛,破坏之强劲,出乎严誉涵的意料,原本严誉涵认为可以很轻易的躲开的,不过就是这样被狠狠的击中,导致现在屁股还有一股钻心的疼。

  严誉涵现在是不敢轻举妄动了,浮在原地,冷冷的看着那处地段。而一手还在臂部细腻的揉着。

  而下一瞬,一个通体乌黑,形状粗长的巨鳗展现在眼前。

  严誉涵看到了,倒吸一口凉气。他原来只是认为这是一个会发电的小家伙,现在开来是一个大家伙啊。如果遵循它的气息来说,足有沌化境初期的实力。对于严誉涵来说绝对是一个硬茬,这次没有那么好对付了。

  巨鳗撕咬起先去严誉涵砸去的岩石,那岩石在巨鳗嘴里好似如同豆腐渣一般,三两下便是化为了粉末。看得严誉涵是目瞪口呆。

  而百草精看到巨鳗第一眼的时候,眼角闪过一丝的惊恐,旋即消失。想来从前肯定有所接触,不然现在肯定是哇哇大叫了。这样也对,不然这百草精知道的草药还会有剩下来的吗?肯定是早早就吃掉了,哪里还可能留到现在,还准备献给严誉涵吃。而这巨鳗则就是那赤冰极草的守护兽。百草精的实力不强,战斗力堪比于零,要是看到这巨鳗的话,只有逃跑的份。哪里还可能期冀这赤冰极草呢?

  mJ酷2q匠UP网l首●C发

  准确来说这巨鳗原本的种族是水蟒族,由于变异,成为了电击鳗。天赋就是发动起连篇的电击,砸在其他的生物之上绝对不好受。

  电击鳗循声而来,血盆大口在距离严誉涵喉咙处半寸时,骤然停顿,其上所蕴含的尖锐血气,竟然是透过水中的阻碍,严誉涵闻的是那叫一个真切。

  暴击出手,严誉涵咂吧砸吧嘴,抬手一推,猛然呼啸在了电击鳗的身上,这一击着实不轻。电击鳗也不是铜墙铁壁,被打后,哀叫了一声,便是又冲了上来。而这次电击和血盆大口放出的毒气同时接触到严誉涵前半米。

  严誉涵故意崴脚一抖,把全身的重心向下。故而电击鳗的攻击全部落空。

  电击鳗的攻势汹涌,每招都可以让严誉涵重伤,而严誉涵滑溜的很,每一次躲闪只是稍稍一挪步,旋即有一阵的残影。当即就是缪从从在这几天教授于他的幻行步。

  这幻行步关键在于幻,而不是快,只有让人眼花缭乱,那么还可以攻击到自身吗?而严誉涵的身法还略显生疏,不过这只是几天的成效,对比起刚开始的青涩已经是好了许多。一步一步间的距离拿捏的恰到好处,不多也不少。将自身的气力发挥到最高的程度。一丝一毫都不浪费。严誉涵现在的实力虽说还只是七段,不过对抗起没有多少灵智的沌化境电击鳗来说,还是可以勉勉强强的。

  在百招之内,电击鳗占上风,而过了百招,电击鳗则是有些不堪,被严誉涵的铁拳打的各处都有些殷红的血迹。反观严誉涵,全身上下都是没有见血,只是有些狼狈罢了。

  电击鳗见势不妙,起了逃跑之心,看打了半天被这个灵寂境小子压制了,心自然是慌了许多。旋即直接被严誉涵抓了个空,轰烈头部,爆炸而死。

  严誉涵抿抿嘴,有些暗爽,大喝出声:“爽。”

  不过没有迟疑,他知道时间不多了,必须快点找到赤冰极草,不然可就要被迫上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