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严誉涵和8号,冲进去,没有发现那人有什么防备,就是一副死猪相睡在那。二话没说,扇晕了他,便是把他手中的令牌取走。其中总共都不花2分钟。而就是这样小小的举动,使得他们淘汰了六班。而那些六班的人,在外面还不知所以的时候就已经被淘汰了,直到淘汰后才反应过来。各个都是眉头微蹙。

  他们那里知道自己就是这样子被淘汰。几乎连实力都没有发挥出来。

  严誉涵取走令牌,显示仪上当即少掉一个红点,在红点的原位置多出了一个蓝点。看来这就是严誉涵他们了。

  严誉涵他们还没有顾得高兴,只是休整了一番。不过这次却是是他们取得了胜利。而这个斩首行动也是相当的完美。几乎不耗一兵一粒,只是花费了一些心神而已。严誉涵看着手中的令牌,心中难免有些唏嘘,摆弄一下令牌,观察了一番,没有发现和之前自己的令牌有什么不同。

  而就在休整的这短短几个时辰,显示仪上的红点树木少了近乎一半。格局就是一半红一半蓝。而有些红点和蓝点相叠在一起。显而易见,看来有一半的原队伍已经给灭了。严誉涵倒是想联系陈自豪,观察了显示仪上面的红点。暗自盘算起来。

  他现在是知道了陈自豪他们还没有淘汰,而就在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红点。

  严誉涵没有迟疑,带上人就是朝着陈自豪的方位前去。路途不远,仅仅以匀速1刻种便到了那边。

  起初还没有看到陈自豪,而红点却是显示在那,想都不用想,陈自豪他们已经躲起来了。严誉涵没有多费口舌,一声细碎的暗语声传出。做到只有这片地区听到。

  陈自豪闻声,知道这是严誉涵他们。便是迅疾而出,看到严誉涵他们也有一个令牌了,大吃一惊。根本就没有想到严誉涵他们都能打败一个班级。

  严誉涵笑谈:“投机而已,要凭真本事的话,我十人定是斗不过一个班级的,不过依仗规则,把他们带头的给打败了,取走令牌则整只队伍都将淘汰。”

  严誉涵还详细的把过程都讲了一遍。其中那些打斗什么的都有说进去。听的陈自豪是热血沸腾。

  而他在这个之前的行为一直是在逃窜。是啊,他也是不敢去打别人啊。就凭他这么几个人,怎么可能是对手。逃了半天,终于躲到了这里,才和严誉涵他们相遇。在之前他们就和黑口他们会合了,黑口现在已经和他们一起了。

  黑口他们之前遇上一个班级,本想稍微对抗一下的,整个局面就是一边倒。黑口这边几乎被按在地上打,可是那些人搜了他们的身,没有发现令牌之类的。破口大骂几句便是离去。弄的黑口他们都是鼻青脸肿的,只能和陈自豪他们一起了。他们已经知道枯木难支这个道理了。却是,一想到严誉涵他们能够拿到一个令牌,着实让他们喜出望外。

  在之后,他们三个小队就是凑在一起,可不敢继续单枪匹马了,而他们没有出击他方,只是自顾自的修养。毕竟恢复好了身子才有能力打人啊。

  这一晚难眠,30人轮流换出5人,每隔1时辰便是交替一次。对于观察还是必须的,虽说看红点和蓝点就能知道其他队伍的位置,不过也不排除一些像之前严誉涵的那样小队。要是这样的话,别人在暗自己在明,明显是不利的。

  大清早,一缕阳光闪现进房门内,就在昨晚,严誉涵他们就已经到了原先他们打败六班的建筑物,毕竟那里有床之类的,睡起来也比较舒服。

  大打了一个哈欠,严誉涵舒张了一下身子,练习了一下震山拳。拳拳带风,满满的是凌冽的气息。而早晨一口显示仪,严誉涵大吃一惊,现在的红点和蓝点只有四处,一处是严誉涵这,另一处于严誉涵他们正西方两公里处,另一处处于严誉涵他们西南方3公里处。最后一处处于严誉涵他们的北方1公里处。而层层叠叠的有数层。看来那些都是他们所打败的。

  s酷匠L网唯一1x正版$0,(T其他都@是,盗67版=`

  至于严誉涵,大感不妙,这样子阵仗感觉就是要把自己给包围起来似的,不过没有办法,他现在只能继续呆在这。只有做到处变不惊这才是有几分的本事。

  天色突然就是灰蒙蒙的,原本的大好天气骤然变坏。雨滴稀稀拉拉的落下。听在耳中不禁有些心烦。

  严誉涵他们是没有动,难道别人就不会动了?

  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就在这个时候,两边同时有了作为,一个是东方,一个是西方,两边的红点,同时朝着严誉涵的方向和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红点在显示仪内好似一个灵活的音符迅速的移动着,不出数息,都到达了距离另外的数百米外。

  林克带领着他的人,以着一种极快的速度赶到严誉涵着。毫无疑问,林克是沌化境的。

  而另一边杜狂也是带着他的人到了最后一处战场。

  在之前,林克和杜狂就有所约定,最后的决战属于他们俩,既然这样,他们就要先扫清前面的障碍。而严誉涵他们喝另一个班级自然就是那最后的屏障。也是为的他们最后的对决。他们的实力同为沌化境,在新手中难逢敌手,唯有双方才能对彼此造成一些制约。也就是这样才能相辅相成的促进他们自身的修为。

  事实上也正是这样,唯有能够刺激自己的一种事物,才能激起修炼的欲望。要是没有什么念头去修炼,那么修炼过来又有什么用。凭这这样的决心,他们就开始要扫清一切了。

  所以就造成了林克去扫清严誉涵他们,而杜狂去扫清另一个。

  林克站在建筑物外,此刻和严誉涵的距离也是极其的近。他站在那,如同一个定海神针,稳稳的站住。神情淡漠的看着那个建筑物。极具磁性的声音贯彻这片区域:“九班的,下来吧。总是龟缩在上面也是没有用的,不如我们来一战。”

  这话无疑是很嚣张的,听进人的心中莫名有些气恼。

  严誉涵闻声便知这人绝对是个高手。不过就算是这样,又有什么关系。打一架又何妨!

  陈自豪沉不住气了,走出建筑物,喊道:”来一战,未尝不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