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瞬即逝,第二天很快就到来了。

  严誉涵昏昏沉沉的从床上醒转,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

  如同以往一般,每天第一件事,不是洗漱吃饭,而是和小人打一架。而陈自豪在旁边一副司空见惯的表情,想必严誉涵和小人的打斗已经对他来说很平常了,就好比每天都必须要吃饭一样。

  酷》匠+网p唯:、一*\正x版_,\其E他3都Z是盗W版

  可这次小人把严誉涵给打趴了后却是让陈自豪先走。

  陈自豪自然是无所谓,反正快要去上课了,不如自己先去。而陈自豪就是昨天从出口出来的,他虽说比严誉涵慢了许久,不过战斗力还是严誉涵无法比其的。

  除了陈自豪,只有稍微有点实力和运气的人都已经出来了。而正是今日,他们将要上第一课。

  严誉涵现在则是有其他的事。

  就在刚才,小人悄悄的对他说要教他一门功法。

  这还了得,严誉涵直到现在就连一个功法都不会,只会寻常的格斗。而如果凭借这些的话,他绝对是打不赢与他同辈的人的。但现在小人说要教他功法,这就让他有些惊呆了。

  要知道小人一起那可是一个想当然的坑货,和别人打起来,不会帮自己,反倒是站在一旁起哄,平时无聊的时候和自己打一架,非得把自己虐哭才行!严誉涵心中暗暗念叨。

  小人自然知道严誉涵心中在想什么,腾空而起,一击脑瓜崩敲在严誉涵的头上,没好气的说道:“别把我想的这么坏,我这样做也不是在帮你吗?不然你现在怎么能提高的这么快?”

  严誉涵撅起嘴,揉着脑袋,弱弱说着:“可不是嘛!在以前你都是一个睡神,不管在什么时候都睡的像死猪一样,就连我遇到了什么事都不管我,乘我要休息的时候和我打架!有这样对我好的吗?”严誉涵抖落出这些日子的辛酸史,是啊,这几天小人和缪从从几乎都没有鸟他,都任由他自身自灭,甚至有时候还整他!

  小人听到这闭嘴不谈,想必是被戳中要害了!

  片刻之后,“那你要不要学!”小人抖动了一下臀部,说着。

  “学,为什么不学?”严誉涵瞬间变脸了,一副殷勤的模样,看的小人也是一阵无语。

  小人稍作调息,双脚一震,手掌在空中幻化着,隔空而轰地。使得地面随之而震动。腾浮而起的颗粒,在他手掌的糅合之中,越来越大。更有种变成拳头大的石头的感觉。

  轰!砸向了地面!一个半尺余深的大洞尽显眼前。地面又随之一颤。

  在一旁的严誉涵早就看呆了,小人就是那么一点点大,却是可以让大地都震动。虽说震动持续的并不长久。但已经是很惊人了。那一拳和糅合颗粒的招数,让他更加暗羡。

  而后小人的一句话,差点就让他踉跄而倒地。“怎么回事!用了万分之一的实力就是这样子。”小人看到的效果,眉头不禁一蹙,叹息道。

  严誉涵算是真正无语了,这才只是用来万分之一的实力,严誉涵转念一想,小人好像境界是绋力境的,而为了配合严誉涵和不伤害这边的建筑物,把实力压制到灵寂境7段。可只是7段就有这样的效果,无疑是让人十分激动的。

  其实严誉涵算是小人的主人,可就是这样,小人对待起严誉涵还是没轻没重,严誉涵早就不知道自己是小人主人这回事了!都被小人虐了这么多次,早就习惯了!

  严誉涵迫不及待,呼吸都急促了半分,连忙拉住小人的手,急切道:“快,快,快教我这招。”

  小人仍是那副无所谓的表情,淡淡道:“这只是黄阶中层功法罢了!”

  严誉涵一听到黄阶中层,整个眼珠子都有往外面翻。混了这么久,连个功法都没有看到,虽说这功法不是那么的高级,不过对于他已经是最好的存在了,以他现在的实力最多就是黄阶中层。

  小人细心的讲解着,把这功法的要点和缺陷都说的清清楚楚。

  “你要知道,此功法乃震山拳,名字听起来威武,但弱点却是很棘手。震山拳说是拳,并非是拳,乃是撮合天地之颗粒而轰之。而震则是为的收集颗粒而做之。施展此拳切莫被对手近身。否则极为难缠。”

  小人说的这些话,瞬间解决了严誉涵之前的疑惑,原本他还在纠结为什么叫拳!现在好了,弄的一清二楚了!

  严誉涵习试了几遍,还是感觉比较得心应手的,而消耗的沌力也不是特别多,能够大胆的使用。

  脑海突的一转,一种难言的感觉油然而生,随机,一道飞驰的黑影飞奔着。

  不用说,这黑影就是严誉涵,而他刚才突然想起了今天到了上课的时候,要是第一天就迟到,那不是爽歪歪了!所以朝着教学楼就飞奔过去。

  在昨天的一个空隙间,他就是问明白了,否则他就算是死找也是找不到。就算是找到了也得花费半天的时间。

  严誉涵飞驰而过,哧溜溜的穿过前方的一个又一个障碍物,一个转身,便是找到了。

  推门而进,里面空落落的,没有一个人影,环顾四周却还是没有什么发现。“人呢?”严誉涵满脸的疑惑,不解道。

  踏上楼梯,朝着楼顶奔去。

  站得高看的远,只有只有才能看的清楚一点。严誉涵到了楼顶,俯视看去,在前方约莫200米的地方有数百个小黑点。估计就是新生们和老师了。

  没有思索便踏出步伐。“急了。”严誉涵手抓扶栏,悻悻说道,幸亏他提前收回脚,不然他现在就是要掉下去了。那样子还就是真正的搞笑了!

  严誉涵起身,赶往前方的目标地。

  而前方的场景渐渐的清晰,没错,哪里就是新生们和老师了!可是感觉有点不对啊!为什么他们气势汹汹的看着我?严誉涵不解的想着。

  远处隐隐约约听到一声“给我打”,随即乌压压的人群朝着严誉涵前冲过来。只有几个人站在原地不动。

  现在的场面就好看了,严誉涵一个人和对面数百人对冲。从宏观来看,就是一群黑点要撞向一个小黑点了。

  “啊!”严誉涵惨叫。

  就在刚才,从前面飞来许多危险品,如:鞋子,锅铲...

  都是以着抛物线的形状砸向严誉涵。

  严誉涵再怎么傻也是知道现在是怎么了!

  群殴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