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之间,肆意飞舞的粒沙,在群木上作舞。朦朦胧胧得让人看不清晰。

  此刻林木侧畔,严誉涵额头上溢满了汗珠,双拳正和一只足有他半个身子大的沌兽对抗,沌兽通体呈现黑色,斑纹略青,交错一起,有些眼花缭乱。

  没过多久,严誉涵便解决了战斗,战斗途中取巧劲斩杀了沌兽。而这沌兽是属于一种敏攻类型的,所以严誉涵打起来没有让沌兽发挥出敏攻的特点,几乎就是按着打。

  痛快淋漓的斩杀了沌兽,严誉涵只觉浑身强劲了许多,是啊,经过了这些搏杀,严誉涵的体格比起原来又健壮了许多。微微隆起的肌肉暗藏着爆发力,大呼一口气,严誉涵休整一番,打算继续走。

  要是一直停顿在这,无疑也是没有什么用的,而且树心和沌晶配合起来的效果愈加的微弱,吃不吃的效果寥寥无几,唯有沌印牌内的积分照常加着。显然对于树心和沌晶的搭配在严誉涵的体内有了抗性。吃的再多,效果也是回不到原来的好效果了。

  前方,枯木成林,零零落落的孤叶散落在泥土上,附和在花花草草之上,有了分点缀之意。严誉涵有些奇怪,这里为什么是这般情景,之前走来的地方无不树木繁阴,唯有此是枯木成林,而仔细查看树龄,严誉涵惊奇的发现大多是不足3秋。可每一种都是枯死的,惨白的枝干散发出点点寒意。

  树上,一副赤眼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严誉涵,满口沾惹白色的液体,流落下来。不巧,正正中中滴落在严誉涵的额头上,随着那液体的滴落。一股恶臭随之伴随。

  严誉涵呲之以鼻,捂着鼻子,左手触了触额头上的液体。软乎乎的,而臭味正是从这发出。

  “咦!”严誉涵深刻的嗅到了液体的臭,连忙拾起一片树叶,拂去沾惹在额头和手上的液体。树叶也在擦拭后,融化为水。

  ;M酷匠&N网正'版$首M发:H

  有古怪,严誉涵第一感觉就是这液体有古怪,普通的液体怎么可能会瞬间溶蚀叶子,而严誉涵却回忆到那次弄到的黑色液体。

  黑色液体帮了他两次,而严誉涵也是把这个液体理解为同样效果。想着便从储物袋中拿出那天的容器。正放在液体滴落的下方,准备接拭着。

  他一抬头,哪对赤眼端端正正和严誉涵目光交集。赤眼狭长,随着光线的传播,严誉涵终于是看清了这个赤眼的主人是谁!

  螳螂!严誉涵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螳螂,两边的足为刀型,锋利无比。而面部隐隐约约有和螳螂八分像,唯一的不同就是那赤眼。好似内置熔岩一般。

  没错,严誉涵的猜功不错,这沌兽确是螳螂,不过名为赤眼螳螂,以着赤红色眼睛著称,而严誉涵这次遇到的赤眼螳螂,分明是沌化境。比起严誉涵整整高了一个大境界。

  “我去...”严誉涵当看到赤眼螳螂时,整个人呆住了5秒,即使他最近和沌兽之间打了数次,不过和赤眼螳螂比较起来就差了不可以道理计。

  跑,严誉涵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这里有一片枯林,想必是那个赤眼螳螂做的好事。可他现在唯有撒丫子跑就别无他法了。虽说沌化境在修炼者里面不算多么的高级,反倒是属于下层的,不过对付现在的严誉涵倒是绰绰有余。

  严誉涵这时开动了自己的跑步天赋,似一只脱靶的速箭,毫无目的的乱窜,在树林里如同一只没头苍蝇一般。

  赤眼螳螂身法比起严誉涵快上许多,仅仅几个呼吸间便赶了上去。同时双刀施展来,朝着严誉涵的方向发出了几道空气波,携带着呼啸的赤风,砍向严誉涵的下半身。

  严誉涵感受到了后面带来的压迫感,轻巧的挪步,避开了这空气波。心中还是很紧张。要不是他反应快的话,可能他现在的腿都会被打惨。

  这空气波就是赤眼螳螂的绝招,也是它们这一个种族的天赋。快刀犀利。

  赤眼螳螂在树上穿梭着,严誉涵在地上急驰,场面大有一种猫捉老鼠的感觉。严誉涵在跑的时候一直在叫小人,可小人就好像是昏死过去了一样,就是不说话,在严誉涵的怀里呼呼大睡。

  “小人,人哥,别睡了啊,再不起来我都要跑不动了!”严誉涵大喘着粗气,赤赤地说道。

  小人还是没有反应,不过嘴角处一抹笑意没有被严誉涵发现。想必小人是为了锻炼严誉涵,要是让严誉涵养成惰性的话,还怎么变强。

  片刻后,严誉涵已经被赤眼螳螂逼到了一个狭角,旁边的植被稀疏,黄土漫天,和原本的绿意壤壤的环境完全不同。就连空气中都夹杂着颗粒。

  “咳咳。”严誉涵跑的快,吸入的颗粒也就多,急忙停下身,缓解一下。

  就是怎么一点点的时间,赤眼螳螂就已经赶了上来,盘踞在严誉涵不远处5米左右。

  别看是5米,其实这5米对于赤眼螳螂来说只需要一眨眼的时间就可以到。不过现在它是不会那么鲁莽的,要是严誉涵之前的扮猪吃老虎那它可就是栽了。

  赤眼螳螂盘踞在那,反倒是一副平静的样子,没有一点点的动弹,除却眼中的赤色,还是比较没有威胁力的。

  猛地,严誉涵眼前只觉一股赤色亮光向他急转而去,其中还充斥着狂暴的燥热,伴随着高温疾驰而来。

  这赤色亮光是赤眼螳螂的双瞳中散发出来的,就在刚才它乘着严誉涵发呆的一瞬间使出。让严誉涵猝不及防。

  赤色亮光的威力很大,砸在严誉涵身上,得亏是严誉涵用手臂抵挡了一下,不然严誉涵可就是要被打残了。

  严誉涵没时间顾得手上的伤势,一瞥,而后的狭角下有一个洞穴,刷的跳了进去,只留下赤眼螳螂在哪里发愣,赤眼螳螂没有进去,毕竟这块区域不是它的领土,突兀想起了这块区域的主人,也是居住在那个洞穴了,只得悻悻离去。毫无一点的斗志,和那个存在比起,赤眼螳螂实在是太弱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