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冲把很多时间都泡在修炼室中,自从摸索出了银化的能力之后,便开始不但钻研剑术。

  毕竟秦冲最初的职业是剑修,如今有了千钧剑在手,能不能把银液的感染能力揉在剑气中去呢?

  他一直在朝这个方向而努力,但进展不高。师姐偶尔会过来帮他喂招,两人用起宗门的控剑术和基础剑法的时候,相视而笑,回想这一路走来,确实是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波折,太多的生生死死和大起大落。

  今天不在状态,而且秦冲明显心不在焉,很快就收拾了一下返回了住处。

  左驹正在客厅等着呢,看到秦冲进来美滋滋地喝着茶,手上拿着一个记录信息的卷轴。

  “秦姑娘那边来消息啦?”

  “来了,一切都按照我们预想中那样推动着,秦姑娘真是能干啊,如来之后你可得想想该怎么奖励她。”

  “你怎么话中有话!”

  “嘿嘿,秦姑娘这一路跟着我们,所做的一切我可都是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人家真的是很够意思啦,你总觉得是会伤人家的心的。”

  秦冲板着脸道:“你什么时候也喜欢多管闲事了?”

  “男人有几个相好很正常,燕儿姑娘嘴上一百个不乐意,甚至会拿这个事儿跟你闹,但在我看来,她心里头已经接受秦姑娘了。我提个议,不如这样吧,打垮冯宇坤只算是个开胃菜,我们拿下升谷尽头的要塞,你就把秦姑娘给收了吧,我们都等着喝喜酒呢。”

  “冯宇坤不好对付,可千万不要轻敌啊。”

  “是不好对付,但我们已经抓住了他的弱点。你看看这封卷轴上面的信息。”

  秦冲接过来快速浏览完,露出吃惊的表情,“真没看出来,井老看上去慈眉善目的,真敢狮子大开口,要走嚎风城的七成收益,这更像是在联起手把把他给赶走,而不是我。你觉得冯宇坤会答应这么苛刻的条件?”

  “他为什么不答应?只要把我们击垮,他在外环的任务也快完成了,易阳的改革清洗时从内之外,当他把触手伸到这边的时候,我们能够使用的牌就会全部失效。好在我们是抢在前面的,多跑快两步,可不是只要追上两步就可以拉平的。”

  “快说!我们是不是要行动了?”秦冲兴奋道。

  “一直没有作战任务,其他追随者们一定显得浑身都不在了,就先派屠夫营和狮营的人出去溜溜吧,把南面沿途活跃的小势力全部肃清,给冯宇坤一个错误的信号,我们下一步要进逼外环的腹地了,逼他早做决断!”

  “这次我也想出去活动活动。”

  “那就去看,搞得狠一点,让敌人彻底紧张起来。”左驹整理着衣衫,拍拍屁股就要走,“我刚才的提议你好好考虑考虑,男欢女爱是很正常的事儿,不要抑制,要怎么做,一切随心!”

  “要不是看到你拿出这么就好的杀人计,看你能说会道的,我还以为你是来帮人做媒的呢。”秦冲嘀咕着,也回房间去了。

  金燕儿这几日还真没闲着,银霜虎铠甲的大部分设计都是出自她的构思,完成之后她又开始设计第二件,炎凤过来一次不止是千里赠剑,还送来了一个出自她父亲多年经验和感悟的手抄本,涉及到很多未完成的设计和一些天马行空、残缺不全的设计手稿。

  这个小本子直接就把金燕儿给迷住了,而看过之后她对那个好脾气不怒自威的老头肃然起敬,他在炼器上可能要比秦冲弱一线,但在设计上非常的出类拔萃。

  看到自己的男人回来,这几天秦冲泡在练功室都没怎么露面,金燕儿把秦冲直接拉到了浴室。

  赤裸相见,这对新人也早就有过多次的亲密接触了,已经不会再感到不好意思。

  金燕儿的身体越发的成熟诱人,从少女蜕变成女人,两人情不自禁又是一阵翻云覆雨,一阵急促的喘息过后,晃动剧烈的摇床声终归清静。

  “刚才左军师带来了一个好消息,相信我们拿下外环最大——战略意义也是最强的嚎风城的日子近在眼前。”

  “真的?又要打仗啦,这次危险有多大?”金燕儿又高兴又担心。

  “是一场硬仗,准备的多充足,到了强攻的时候都是不够的。不过我有信心,说不定之前对付我的敌人,转过头来会绑着我一起打。”

  金燕儿抓住秦冲的胳膊,撒娇道:“我知道你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秦姑娘的功劳,我知道。说吧,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

  秦冲嘿笑道:“左驹那小子,喜欢他的女人也多,他却根本不敢沾花惹草,活脱脱就是一个妻管严,在这方面上还好意思对我指手画脚。不过说真的,他有句话提醒了我,男欢女爱是很正常的事儿,不要抑制,要怎么做,一切随心。我想了又想,秦姑娘对我一心一意。什么都豁得出去,我不想辜负她的一片深情。”

  “哼!师姐对你的评价真是太到位了,这世上得有多少好姑娘被你祸害啦。你想要娶秦姑娘……我不阻止,她有时候是挺讨厌的,但我也不是瞎子,我是你的女人,女人在很多重要的事情上,要听自己的男人的话,不要像个长舌妇一样指手画脚,在这件事上儿,我什么听你的!”

  秦冲高兴极了,“那就等我们攻占要塞,远眺王都的时候,我正式宣布这件事儿,至少得个秦姑娘一个说法和交代。那晚上睡觉的话,是我们两个人睡,还是三个人呢?”

  “你、你好坏!我不理你了!”金燕儿假装生气把头扭了过去。

  秦冲凑到她耳边说道:“如果我想要三个人睡,你听不听自己男人的?”

  “我、我不理你了!我才不和她一起……”

  k最a新章.节上酷匠-网

  “一起什么?”

  “羞死人了,我、我不说!”

  秦冲看着她羞红的脸颊,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补了一下三个人的场面,顿时又来了精神,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满屋春色,夜色撩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骑绝尘说:

  这些天下班都太晚了,到家快十点了,望体谅吧。不出意外,周末会小爆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