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室近五十年没有遭遇过入侵了吧,即便在坐的各位因为派系的问题,很难相处和睦,但在对抗外敌这件事上我们都得竭尽全力才行。”井老语重心长地说道,把酒杯撂倒在桌上,看着巴鲁,“不知冯大人希望老夫怎么配合?”

  “冯大人的意思是,联手结成联盟,我们完全可以碾压对手!”巴鲁忙道。

  “哦,联众啊,那不知该听谁的呢?人手怎么分派?谁当前锋?打仗不仅仅是拼人拼装备更是拼钱,这些消耗又是个怎么算法?”一直沉默不语的盘城老大弗西开口了。

  他是个面颊消瘦的男子,三十出头,非常能打仗,是典型的务实派,有一个绰号叫鬣狗。属于平时不怎么搞动作的,一旦动起来便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

  他不属于旧派也不属于新派,属于那种在王城没有什么背景的人,靠实力一点点在外环站稳脚跟。

  “这个需要结成联盟之后,冯大人会亲自来跟各位谈,相信不会让人失望。”

  “鲁队长,你这样开空口可就没诚意啦。”贡达嘿笑道,“你该知道,外环只有冯大人驻扎的嚎风城富得流油,王城的那些大官们知道那里是进入内环的第一站,还担心万一哪天有强敌打进来了得镇守的住,不然自己也得小命玩完,所以从贪污腐败的金流里拿出一部分,装备更新、魔纹开发等等,长久以来不断地投入经费进去,像盘城、官居、麋鹿,你可看到过规模很大的工坊?就更不要说由我坐镇的那个青丘城啦,连城防都没钱建造起来,要不然老子能败的这么快这么难看?”

  此话一出,弗西也表了态,“让我跟着一起打剑盟,可以!但要给钱给装备,天盟的工坊和魔纹研发已经比王室提前了一大步,剑盟的人装备非常精良,而且我打听到其首领还是一位魔纹炼器大师。”

  龙守星毫不客气道:“而且钱和物要提前支付,要不然打起来,在场的诸位某一个死掉了,那等到战争结束之后,冯大人说翻脸不认账其他人又能怎样?要人去卖命,就要拿出足够的诚意来,不然,你说破大天都没有。甭跟我扯什么王室的尊严,少我管局城一家对胜败毫无影响,看不到足够的诚意和好处,我回去告知父亲,他也不会同意出兵的。”

  井老一脸为难道:“鲁队长,你也看到啦。他们认我,都给我个面子才齐聚到这里,我乐意帮忙,但确实需要给各位老兄弟们一些好处,拖家带口的过的都不容易,我们可不跟冯大人那样,有王室养着啥都不愁,要冒大风险的时候,怎么也得给子孙后代留点东西。”

  巴鲁点点头,“这个是自然。这种事谁来牵头,自然就得付出的最多,在我来之前冯大人已经有特别交代过,不知诸位要多少?”

  几位互相对视了几眼,最终还是由井老来表态,他竖起了手指比了个七的模样。

  “什么?七成!”巴鲁表情都变了,很显然这个要价已经超过了底线,他们要走的七成可是嚎风城的七成收益。那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少一个子都免谈。”龙守星解释道,“本来是想要八成的,还是看来井老的面子上,再坐的有四五家,一家分一点也没有多少了。大帅上位,只顾着他自己捞钱风光,也得照顾下我们这些旧人不是,谁手上没有一大帮兄弟要养活,其中的一部分钱可是死去将士的抚恤金,很多吗?我觉得不多啊。”

  O看z,正版2N章节VW上酷^{匠,网+

  不多,开什么玩笑!要去七成,简直是想要把城给搬空。常言说得好,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钱都是从嚎风城的富商、家族身上刮下来的,必然会惹怒这群人。

  嚎风城能够发展的很好,很多的原因是来源于经济,也就是要靠这些商人富豪,要走七成的收益,可以预计在家今后可能嚎风城就开始走下坡了,不再有过去的繁华鼎盛。

  “这样的要求,未免也太……”巴鲁着实是气坏了,这帮人简直就是骑在头上拉屎,也就是逮到了机会用得着他们,换做是平时,冯宇坤真要是想收拾谁,基本上都是横扫。

  看到巴鲁要发飙,井自道拍了拍巴掌,把话题转移开,“好啦,什么不能谈的,何必搞成这样?这件事咱们再从长计议,美酒再侧,都痛痛快快地喝起来,给诸位来个助兴节目,调节一下有点紧张的气氛。”

  随着巴掌响起,乐手出来了,舞女鱼贯而出,众星捧月一般把秦紫萱送了出来。他穿着一身红裙,裙摆处是开衩的,动作一大便会露出若隐若现的粉嫩大腿,她的每一步都踏在节奏上,舞姿轻盈,一笑一颦都分外娇艳。

  舞蹈也非常考究,伴舞的女孩也都姿色不俗,但只能甘当绿叶,把秦紫萱衬托的更加楚楚动人。

  龙守星一双眼睛都看直了,小腹一股欲火直接窜了上栗,他在外环遇到过各式各样的美女,但跟眼前这个红裙女子比起来明显差了一截。

  “井老,不知这位姑娘是?”龙守星忍不住小声问道。

  “哦,他是我的养女小玉。”

  “难怪难怪,原来是井老的千金,不知可有乘龙快婿?”

  “目前还没有,我正在寻,我这个宝贝女儿啊,眼光可叼着呢,一般的青年才俊根本看不上眼。”

  “要是我能够吸引住他,井老不干涉吧?我好像一见钟情了呢。”

  “当然不会,你们年轻人想干什么,我这个老头子管不着。只有一点,如果她真心爱上一个人了,那个男人就得百分百地对她好,要是敢三心二意,我会把他的命根子割下来喂狗!”

  “哈哈,这个一定,我父亲一直都想跟您成为知己,几辈人都可以在这边过的很好,还曾说您膝下无子嗣,要是有个女儿,两家联姻再合适不错。说来还真巧,看样子这件事真的可以实现啦。”

  巴鲁也觉得这个红裙女人惊艳,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不过他心里头还都是玉玲珑的影子,忽然看到女人脖子上戴着的红珊瑚双子星项链,他的表面顿时变了!

  “什么联姻正合适,合适个屁!姓龙的,你最好离她远点,这个女人是我的!”巴鲁忽然一拍桌子喝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