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金山上。

  黄海其难得一起随着好基友上山,大飞出来潇洒了半个来月,又要回到那个封闭的地方站岗了,他垂丧着脸,走起路来都慢腾腾的。

  要论最近最热话题的话,审判会的热度毫无意义地排在第一位,接近着就是秦冲退出天盟的事情,作为老熟人兼朋友,不提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飞对此是喜闻乐见,嘿嘿笑道:“前天我去找乐子,你猜碰见谁啦?”

  “谁?你不是把金城够味道的姑娘都玩了个遍,怎么又来新货了?”

  “去你的吧!老子才没那么好色,一群廉价的风尘女还不及大家族雇佣的丫鬟干净,老黄,好歹你也是出入过各种宴会的常客,你可一次都没叫上我,真不够朋友。听说有很多寂寞难耐的贵妇,运气好的话还能搞上一个出身不错的放荡名流。”

  黄海其呵呵一笑,“你的运气不太好,赶不上那个好时候。盛世糜烂,可不不现在拉,你在金城必然感觉不到,这里是天盟脚下,总觉得战乱距离这里还很远。离开金城,空气中已经弥漫起了紧张的气氛,谁还有闲心在这个节骨眼上大搞宴会。越说话题扯得越远了,你到底碰见谁啦?我可不记得,你在金城还有其他的老朋友。”

  “王参那个运气好的家伙喽,他这回也算是出名了,拿到了一笔丰厚的赏金,包了香楼的头牌三天,很多人肯定肠子都悔青了。听他说啊,太叔横得知陈封主动退出天盟的消息,气的把屋子值钱的东西都给砸了。”

  “他不过是有几分狗屎运的小虾米而已。”黄海其讥讽道,“对了,鹿家少主和太叔家的千金的婚事也定下了来,就在下周,封无邪、白灵玥和血法师负责接管业火城,这三个人可不好控制,十方联军看似强大,但无法齐心协力,战力必将大打折扣。”

  “怎么,你一点也不看好?”

  “也不是,太叔横还有一些时间来整合,他比先前可要沉稳聪明多了,太叔衍这是在逼着自己的日子快速变得成熟。”

  “你待在金城舒舒服服,还能顺便看看戏,我只能待着哪个破洞整天面对一帮毫无情调的木头,这种生活真是一种折磨。大黄,你跟凯皇关系那么铁,倒是帮我说说,调到金城来帮你打下手呗?”

  “什么叫铁?我只是盟主大人坐下的一条忠犬而已。”

  “哎,那我去黑教官那里找点乐子啦。”大飞指了指前面的巨大拱门,“得啦,到地方了,就在这里分开吧,你他娘的没事干,常来看看我。”

  黄海其敷衍了两距,继续朝着峰上走。

  金盟卫都认得这个爱开玩笑做事吊儿郎当的人,他是凯皇非常器重的人之一,所以金盟卫见了都得巴结地叫一声黄城主。

  黄海其哈哈一笑,“盟主可在天启圣殿内?”

  “在的,盟主大人交代过,如果是你来了,不必通报直接进去就行。”

  黄海其点点头,旁人能进一起天启圣殿会觉得无比的荣耀,而他就像是走进自己家的后花园一样,推开门就进去了。

  凯皇仰坐在王座上,一只手正摸着花豹的头,“大戏终于开始了,你对自己的人够放心吗?”

  “当然。我不懂盟主大人的意思。”

  “秦冲是个很有感染力的首领,他可以从头到脚从内心到灵魂地去改变一个人,他看起来怎么都不像头老虎,最多只是猎狗,但他有虎的心,这个人让他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决不能留!”

  “除了庞靖,是不是终于又出现能够让堂堂凯皇忌惮的人了?”

  “庞靖让我忌惮的是他的力量,而秦冲不一样,他是一个总能给你制造惊喜的了。”老人忽然严肃道,“不要大意了,盯紧点,按照我们的计划,可以给南面的那些人带话过去了,找到机会,助他一臂之力!”

  黄海其微微躬身,“遵命!”

  秦冲离开业火城后,当天出走的就有上万人,拖家带口,大道上车水马龙,街道的商人到处都是低价甩卖,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货抛出去。

  往那边走的都有,南域王都似乎成为了难得一见的乐土,不过朝着南面迁移的人非常少,因为南域的人们普遍都有一股傲慢和高人一等的姿态,这是来自骨子里的劣根性。有先对其他地方都要稳定的福利保障,更讲究家族出身,可不像是在中域,只要敢打敢拼,你当老大都没问题,但在南域按照王室的传统,等级层次更看重背景。

  秦冲收到了来自火神宫老炎王的礼物,对宝剑爱不释手。

  炎凤顺便看望了一下外甥,炎无命一直顶着天才的光环,被人宠着捧着,但在这些人当中也不再那么出类拔萃了。

  他融入的很快,跟不少人都成了朋友。特别是刑豪,两人有事没事常会切磋一下技艺。

  炎凤只待了一天就走了,当天业火城就空了一半,秩序开始出现混乱,出现杀人抢劫的事情,群龙无首,一些家族长站出来试图促成稳定,结果被人当场砍下了脑袋。

  这些作乱者知道这座城市很快就会有新的首领接管,不如趁现在先捞它一把。

  秦冲在退出风波还没有消退的时候,又放出了一个重磅消息。

  这则消息的影响力说起来比他宣布退出天盟还要大。

  秦冲派人使者去了南域,联络到了一位城主,也是王室要员,说这座城即将被他接管,不管同不同意,秦冲都要定了。

  这位王室要员听到这番话大发雷霆,竟然把使者拉到街上当着士族百姓的面砍掉了脑袋,还公然把人头寄了回来,对秦冲大肆嘲讽。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秦冲一早就把追随者们都叫到了一起,发布了一个最新的公告。

  矛头直指这位王室要员,秦冲以小引大,公然对王室提出要求,甚至可以说是命令。

  这则公告很短,简单的来说,只有大约十个字。

  王室,要么归顺,要么灭亡!

  看Q正版*章…:节L上酷匠$=网H"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