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二十章 使者至
本章由 夸墨绿色 在 2016-05-30 22:08:04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夸墨绿色解封者

  秦冲端坐在大厅之中,以一个上位者的姿态迎接客人,两侧坐着的是邢豪、炎无命、夜姬、霍一魁等人。

  使者陆续进来了,阵仗还挺大,人数多达十几位,为首的是个泄顶的老者,气势很足,平静地和秦冲对视着。

  这个老人在天启圣殿出现过,秦冲对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有印象,张开双臂笑呵呵地说道:“这不是鹿老吗?有失远迎,真是有失远迎。都这么大年纪啦不在家好好修养,跑腿这种事儿交给年轻人做就好啦。”

  “年轻人办事轻佻,不够理智,我也是临时受命亲自来一趟,都说秦大人不好打交道,特别是彼此间还有点矛盾,很是记仇,我这次来绝对是带着善意而来,一切都以天盟的利益为重!”

  “那是那是,鹿老一生都为天盟操劳,不该管的事也管,提拔、打压了不知多少人,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天生劳碌命吧。”

  话里的讽刺只要不是傻子都听的出来,站在老人左侧的中年男人当即怒了,刚要骂回去,鹿老抬手让他忍一口气,不要忘了他们此次来的目的,要是轻易就和秦冲闹翻,那就一切都没得谈了。

  秦冲故作惊讶道:“哎呀,这不是太叔臣嘛,听说您的公子羽少爷被歹人所害,遗憾的是凶手逃之夭夭无一人落网,至今连凶手是谁都不清楚,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悲可谈可怜,我和羽少爷见过几次,虽说因为立场原因相处的并不愉快,但我内心对他的英年早逝还是感到非常难过的。”

  邢豪这种高冷的人,听到这番话都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老大有时候嘴巴真是够毒的,不是一般的记仇。

  人即便死了,他也要翻出来狠戳太叔家一刀。

  好在祁洪、申公弑、幽婵这些人都不在,要不然肯定接茬,他们很太叔家本来就有仇恨,不忘在别人伤口上再撒一把盐。

  太叔臣面皮都在剧烈抖动着,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秦冲从一个无名鼠辈爬到豪门的位置上,这才多久?就可以任意揉捏嘲讽同样身份地位的人,这幅趾高气扬的姿态,横行无忌的言语不是他一贯的做派嘛,自己是押错了人才搞的灰头土脸,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家族中地位位列前五的人。

  不能忍,决不能忍,他感到了巨大的羞辱,礼仪涵养通通见鬼去吧!

  “好你个黄口小儿!我才不稀罕你假惺惺的怜悯,虚伪!只会让我感到恶心!我甚至怀疑,袭杀我儿的凶手跟你脱不了干系!”

  鹿老整张脸都拉扯了下来,对着太叔臣喝道:“胡闹!谁给你的胆子去诬陷一位豪门之主,这里是业火城,不是在你的飞马渡,别人才不会看你的脸色行事,从现在开始,你老老实实地当一个哑巴吧!”

  “鹿老,我……”太叔臣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更让他感到吃惊的是——这个傲气挑剔的老人竟然会捧秦冲的臭脚。

  他不敢再多嘴了,来了帮不上忙不要紧,若是帮了倒忙可就得不偿失了。

  谈判成功,功劳他拿大头,没谈拢那也无过,至少落得个辛苦的功劳。

  老人呵呵一笑,“年轻人闲来无事就喜欢斗嘴,身为宾客,进来站了这么久是不是可以入席了?”

  “请入座!”秦冲回以一笑,“看起来,我现在算是得到鹿老的认可和尊重啦?”

  “你呀,你可真是记仇,不就是在天启圣殿我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嘛,挖苦我这个老头子可就没意思了啊。”

  随着鹿老一同来的人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场上摆放的椅子只有八把,他们进城后已经报了人数,怎么会出现准备不齐的情况呢。

  一个二流家族的族长不忿地问道:“秦大人,您准备的椅子明显不够坐的,我是把这儿当做是您的手下有意怠慢,还是有人故意为之?请给我们一个解释!”

  秦冲扫了一眼,十分平淡地说道:“来到我的地盘,还问我要解释?难怪你混了这么久只能当一个小族长,记住了,我做任何事都不用向你们解释。”

  “据我所知,太叔家的主城圣塔大厅一般人不准入内,炎王的火神宫也只有特殊的客人才能光顾,我的迎客厅虽然格调在比不了这两位,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我留了八把椅子已经给足了面子,一群跟班就没必要坐着了,要么站着旁听,要么出去等着。”

  使者们个个不忿,真是欺人太甚,这不是赤裸裸的羞辱是什么?

  “鹿老!”有人受不了了,有了太叔臣的前车之鉴,他们也不敢表现的太过激,先得征求老人的意见。

  ^j酷¤匠网H永z久X》免:费*7看C小◇y说)1

  鹿老看着秦冲,啪啪啪地拍起了巴掌,“好好好!这才是豪门之主的做派,我是越来越欣赏你啦。”

  他转头一脸不悦地看着周围的同伴,“怎么,你们心里很不服气啊?信不信你们敢当面翻脸,秦大人就敢当场你们给杀了,盟主大人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真的以为你们能够跟他相提并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不都乖乖闭嘴,要么都给我滚蛋!”

  太叔臣感到心里平衡了不少,这老头不是只针对他,对谁都没好脸子,在外面看来都会以为鹿老是跟秦冲一伙的呢。

  没人肯走,老老实实地站在外侧听着,鹿老喝了杯茶水润了润喉咙,开口说道:“在天盟流传着这样一句老话,想要活的更长久更好,那就要学会认清现实,在现实之下懂得曲意逢迎。你一上来就想要杀杀他们的锐气,这个目的也有已经办到啦。现在来说说正事,北面太叔家主正在组建联军,太叔横被任命为总司令,连你也要响应他的号召。”

  秦冲点点头,“这个事儿我已经听说啦,不知我的这位老朋友对我有什么号召?”

  “现在有个传闻对你非常不利,天盟的很多势力首领都得到了一些证据,对你的忠诚抱有很深的怀疑,我带了东西来,你先慢慢看。”鹿老说着一抬手,太叔臣起身把一个盒子放到了桌上。

  秦冲用手一吸,直接抓在了手上,打开里面自然是他和庞靖秘密联络、交往过密的一些佐证,他看完懒洋洋地把东西仍在了一边,“谁都知道,我初入雾国先投靠在了庞靖名下,私下有一些交情很正常,如果信我就不该去搜集这些东西,质疑我的忠心。”

  “如果你必须给一个让大伙都满意的解释呢?”鹿老终于开始发起了进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