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的碰撞很快将关口变成染血之地。

  }酷,匠¤c网H首发

  城主非常勇猛,手下人也都一步不退。不过他们还是低估了关押在地下监狱里的这些囚徒们,他们齐心协力的时候所产生的力量要翻上数倍。

  护卫折损的很快,巨大的闸门被人一点点吊起来,从空中无法跨越,因为有雷电屏障阻挡。在城内监狱出事的那一刻起,城主便亲自过来启动了它,天空隐隐能够看到一层近乎透明的蓝光,冒然撞上去的下场,即便是圣域武宗也得被烤成焦炭!

  围绕着闸门成为了攻防的最中心,一旦闸门打开,那便如同猛虎出笼再也困不住了。

  齐山城城主狂吼一声,体内释放出无数条的雷光,在猛拉这闸门锁链的两名大汉直接两眼一翻,浑身抽搐着倒在地上。

  围攻城主的人顷刻间便被麻痹了,防御罩被瞬间穿透,顿时身体动弹不得。

  紧跟的护卫见机快速地补上一刀,全都是照着脖子上砍,绝不会给再爬起来的机会。

  闸门必须要拉起来,秦冲本想借助这帮人的力量捡个便宜的,看样子如果他们不拼一把的话,耗下去那可就小命不保了。

  这些囚徒的实力都大到折扣,全是凭着一腔怒火一股恨意在搏命,尚能团结在一起,一旦拖得久了便会分崩离析变成一片散沙。

  这时候敌人的援军赶到了,苏燊也赶到了这边,带着七个人直接横扫了闸门周围区域的敌人。

  “现在必须得拼一把了!我们上!”秦冲当机立断,不再掩护那些去往闸门的人,而是命令他们守住这里。

  苏燊一眼就看到了一拨人正在快速地突进,他们的速度太快,挡路者皆是一个照面便被砍杀,周围的囚徒们更是配合地让开路径,并且去封堵那些想从后面偷袭的人。

  冲在最前面的人戴着面具,左右的人也都有,苏燊在心里不得不称赞一句,能够这么短时间内把这帮囚徒都拧成一股绳不容易啊,这个首领简直天生就是当领头羊的料子。

  “那个带头的,我要活的,其他人——格杀勿论!”苏燊带头迎击。

  小敏直接就奔着秦冲过去的,申公弑上前挡住去路,对拼开始。

  三个回合过去,申公弑便感觉到了压力。这个造型装扮都很奇特的女人,能力也十分诡异,能够释放出一个同等身形的影子。

  击中她身体的掌力竟然能够被转移,她的本源属性和影子有密切的关联,如果击中的不是本体那么所有的攻击都会失效。

  而且双极的牵引和排斥的特效对影子并不起效果,这个女人每间隔三十秒钟便可以将本体和影子互换一次。

  小敏咯咯咯地笑着,她的攻击靠快速移动突然的爆发,以及潜行攻击,她在黑夜中如鱼得水。

  噗!

  申公弑的后背挨了一下,若不是靠着快速的反应,把自己朝后推开了两米,伤口会不断地被拉扯开。

  夜姬看到同伴有危险,立刻冲过来。二对一才算堪堪扳回一局。

  刑豪和青狼有伤在身,只是作为辅助位左右侧翼,秦冲鏖战五位黑衣人。

  对方五人配合默契,攻防分明,一交手就把秦冲三人压的不断后退。

  刑豪和青狼力不能及,即便反应跟上了,身体却跟不上,连连中招,秦冲不得不为了保护他们硬抗了好几下。

  别说冲到城主面前了,迎面狙击的这七个人一对一就已经完全压制秦冲这边。

  要说激战最激烈的还是说萧姚和苏燊之间,两人周围无人敢近身,以快打快,忽闪忽现,肉眼几乎看不清身形。

  萧姚的抖枪神出鬼没,不知道枪刃的落点会在哪里,而苏燊的能力能够自由操纵重力,在重力严重失衡的情况下,别说精准打击了就是跑动都会变得很吃力。

  萧姚却在三倍重力之下辗转腾挪,长枪对铁拳,砰砰砰的碰击声此起彼伏。

  三倍重力是什么概念?简单来说你手上的刀重一百斤的话,那现在就会攀升到三百斤,摩擦力会让你感觉到像是在顶着风走路。

  只要是无法脱离重力范围,人体的机能、行动习惯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按照萧姚之前的枪路必然就会偏了,他几乎是在十几秒钟便调整好了这一切。

  这证明了两点,一是有超强的战斗能力,会随着环境、变局而快速调整。二是他有着类似的经验,已经摸出了门路知道该如何在三倍重力下行动。

  一番狂风暴雨的攻击终于停歇,两人狠狠地对拼的一技之后快速地分开,彼此凝视着对方。

  苏燊脸上带着久违的笑容,只是笑容有点苦涩和惆怅,有点复杂,他叹了口气说道:“果然是你!能够在十秒钟之内就适应了我的秘技‘失衡重域’,能够让我想到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而已。”

  “是我。好久不见了,当年之事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悔意吗?我离开了凯皇,而你却还是追随者太叔衍那个罪人,你对得起阿雪吗?!”

  “我对不起她。”苏燊神色哀伤道,“当年真该让你一枪杀了我,就没有之后的那些痛苦了。你做得到终身不娶,可我却不能,我有妻子孩子,他们已经被太叔家捆绑,我的孩子娶了太叔家的千金,我已经退隐多年了,但碰到紧急不可逆的事情,还不是要为了子孙后代舔着老脸再站出来。”

  “这儿是你自找的,没人逼你!你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讲仁义,却往往什么事情都苦了自己。”

  “被说我啦,你不是也一样吗?你唯一比我强的地方,就是你的心比我狠,能够做出决绝的事情来。”

  萧姚沉默了片刻,问道:“那今晚你我之间只能活一个了?”

  “你如果走,我不阻挡,也没人拦得住你。但其他人只能留在这儿了,谁都别想走!”

  “如果我非要带他们走呢?”萧姚喝道。

  苏燊脸上露出坚决之色,劲气从体内狂涌而出,“你我虽是老朋友了,但此事不可逆。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既然安心待在万金山上,为何还要下山?”

  “愤恨难平。”萧姚长枪指向他,“废话少说,当年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现在你逮到机会了,来吧!”

  苏燊对着自己胸膛轰了一掌,血顺着嘴角溢出来,他哈哈大笑道:“现在算公平了吧?我不会占你一点便宜了,我们再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