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冲三人都戴着面具,看到秦冲的小动作,一侧蹲伏的刑豪一点点地弓起了脊背。

  两人快速地对了对眼神,彼此心照不宣。

  从屋内走出来的人张望了左右几秒钟,眼睛忽然盯死了假山这边,他迈步走过来,走的颇为悠闲像是在独自散步,但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衣服被紧绷的身体抻的很展,外加上他体型高大魁梧,将近两百斤的重量落地时却像是猫一样轻不可闻。

  这些细节自然逃不过秦冲的洞察,超具视野的夜视能力能够看清楚快速移动的刺客的小动作,更别说只是稍作隐藏的这点程度。

  距离越来越近。

  “被发现了?”刑豪面具下面的眼神传达着这样的意思。

  秦冲做了个砍头的动作,等对方再靠近一点,果断下手。

  可是,男人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了,有意保持着距离,他对着假山虚空拍出一掌,擦咔一声,掌力直接把山石震成了碎抹。

  秦冲当机立断,从掩体后面窜了出来,“速战速决!”

  刑豪早就等待这一刻了,一蹬地像是一头猎豹一样朝着对方冲了上去,红莲刀闪烁着雷磁,滋滋滋地蹦跳着电花。

  “斩刀——磁流爆冲!”

  杨伍的反应也很快,面前突然出现三名敌人,迎面杀来的剑修势不可挡,他完全可以躲开攻击。但这三个戴面具的人中,有一个持枪的,看穿了他躲闪的路线,来回游弋,等着准备接上后手。

  他双臂向前一展,从掌心中释放出很多的蠕动的树枝,树枝疯长很快便结成了一面木盾,红莲刀携带着雷磁之力劈了上去,直接把层层藤蔓一分为二。

  不过随着男人的一声狂吼,下斩的力量正不断地被藤蔓吞掉,产生一种泥沙一样的粘力,快刀砍断一块钢板轻而易举,但要砍断软物却会滑开,找不到受力点。

  轰的一声。

  他向后退了三步,木盾被破掉,不过刑豪这一击真正的威力还是在磁力上,能够麻痹对手、破坏经脉造成二次伤害,不过木属性是上等的绝缘体,被木盾完全挡掉了。

  这个人很强!

  刑豪喘息了两口气,他多消耗了一成力量才把木盾给切开,而对方只是轻易抬手便挡下了他的攻击。

  木属性的圣域武宗,他的觉醒能力还没有探查出来,一对一的话,刑豪心里完全没底。

  “有刺客!”杨伍高声预警。

  秦冲从一侧扑上去,刑豪贴上,两人配合默契打出两套连击,男人稍显狼狈,挨了一脚,不过秦冲也没讨到好。

  胸口挨了一拳,顿时感到气血不稳,差点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

  仅仅一拳就把自己给打内伤了?

  “这个人交给我!你们不是他的对手,目标在屋内,快去!”萧姚喝道。

  杨伍想要去拦截,萧姚直接逼上来,枪出如龙,仅一招就把对方的武器给逼了出来。

  杨伍的兵刃是一根黑木的权杖,看似是木制的十分脆弱,但有的木制的硬度比金属还要硬上许多。

  砰砰砰砰!

  两人连对了四招,每对一下萧姚便朝前挺进半步,杨伍脸色大变,带着惊讶和慌张。

  他震惊于对手的攻击看似朴实无华,却枪枪催命,没有一点的漏洞可寻,他的攻击看不出到底哪里厉害,正因为看不出才可怕。

  砰!

  第五下。

  杨伍的小臂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鲜血沿着伤口哗哗地流出,他连退数步,权杖差一点被挑飞出去。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报上名来!”

  高下立判,杨伍一交手便被压制住了。

  “不要再装模作样了,你根本还没有出全力。”萧姚冷声道,“本源能力‘再生’,想必你是打持久战的能手了?”

  “没想到这么快便被人看穿,真是失败。那就遵照你的意思吧,既然你执意带着面具,那就让我帮你扯下来吧!”

  “尽管试试看!”

  杨伍放声大吼,眉心处凝结出一个刻印,他全身的皮肉开始快速硬化,小臂的伤口更是瞬间治愈。

  再生的强大便在于极为强横的回复力上。

  萧姚没有趁机发起攻击,而是安静地站在原地等着,眼看差不多了,不由得赞赏道:“活体守护已经用的炉火纯青,如果无法再一点上持续造成伤害,就无法真正意义上的战胜并杀死你。”

  “你很了解嘛,那就也别藏着掖着了,让我瞧瞧你的真本领!”

  刑豪砍倒了增援过来的几个人,如今城主府内空虚,可用的人大多被太叔琼给调走去营救弟弟去了。

  不过还是有一些人留手下来的,十几道人影快速闪动,正朝着这里汇集。

  “死!”

  刑豪牟足了力气,一刀把屋内的陈设轰的稀巴烂,太叔琼见势不妙,直接破顶而出,狼狈逃窜。

  他的个人实力平平,单独面对圣域武宗虽然不是对手,但跑路还是没问题的,这么些年的磨砺练就了高超的保命技能。

  “看招!”

  刑豪从顶棚的窟窿里窜出去,一抖手释放出一只羽羽如生展翅急飞的火凤凰,逼近速度之快,攻击范围之广,让逃跑能手太叔琼一时间也无可奈何,眼看要被火凤凰吞掉,几道人影一齐冲上来,救援还是来的太快,放出绝招直接挡下了这一击。

  刑豪还想再冲,顿时被五个人拦住,这几个人实力参差不齐,但这个时候像是苍蝇一样不厌其烦,不管还不行。

  太叔琼冷汗浸湿了后背,刚刚捡了一条命,刚要松一口气,一道人影斜插过来截住了去路。

  秦冲知道机会仅此一次,若不能速战速决,他们想要撤出太叔家的辖区可就难了。

  “到底是何人派你们来杀我的?”太叔琼强行镇定地叫道。

  “自作孽不可活!”

  “这声音……你、你是秦冲?!”太叔琼都恨死他了,不但但是那张桀骜不驯的脸,还有他说话的声音、口气都记忆犹新。

  “没错,杀你的人,就是我!”秦冲银瞳一闪,地面伸出无数的触须,太叔琼反应慢了半拍,没有及时脱离开缠绕的范围,双腿被死死地绑住。

  ◎酷匠网m永~久J免{费看小8Z说|

  瞳技绞刺先前是弹出能量尖刺攻击,随着瞳力的提升,秦冲发现能量可以控制,能量硬化会呈现出尖刺弹射的效果,能量软化便会像是这种具有缠绕特性的触须。

  秦冲朝前狂冲,掌心渗透着噬魂之火的力量微微地发红,太叔琼当机立断,没有防守放手一搏,在对方冲到不到两三米距离的时候,脚下的触须终于被挣断。

  他撞了上去,发出一声震天的吼叫。

  砰!

  两人全部飞了出去,鲜血从秦冲的口鼻朝外喷,他直接撞塌了一面院墙,掀起大片的尘土。

  而太叔琼只是倒飞了两米,双手拍地呈半蹲之姿,他刚要起身忽然一脸不能相信的表情低头看着胸口,火焰渗透到了皮肉中去,他稍一使用力量,心脏直接撕裂开了。

  七窍流血!

  他直接趴在地面,气绝身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