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换成其他人敢这么说,护卫早吼一嗓子从堂内叫人出来,绑起来一刀刀片在身体上活活把人疼死,敢公然叫板无影门的人,不管是谁都不会有好下场。

  好在这个看大门的还是有几分眼力的,一边赔笑一边说道:“不知诸位什么来历?”

  祁洪上前一把抓住男人的领子,“少他妈废话!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位就是盟主钦点的新任豪门之主,去把你的主子找来,你跟我们头儿说话不对等!”

  护卫灰溜溜地跑进门去,不一会便出来了,“我们三当家在呢,还请首领进去说话,最多只能带两个人进去。”

  秦冲对旁边人使了个眼色,祁洪扑上来直接薅着男人的脑袋砰砰砰连着三拳,鲜血顿时从嘴鼻里流出来,一个武宗四重天的大活人差点给打晕过去。

  “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敢问太叔衍、炎王要进这儿无影堂,也只让带三个人进去吗?真是笑话!无影门不过是这鬼城的一个小势力而已,我进天启圣殿的时候身边尚能带着一人,怎么着,这无影堂比天启圣殿还难进?”

  “放开他!”守着门口的几个人看到同伴被打,不得不出声,亮出了家伙,为首的是一位圣域武宗。

  “呵呵,我已经给你们无影门面子了,很可惜,你们不珍惜。那么打狗已经没必要看主人了,把他们拿下!”

  幽婵、祁洪、申公弑、刑豪四人冲上去,不超过一分钟,连那位圣域武宗也只能挡住了两招就被打飞了。

  秦冲留下一大半的人,大摇大摆地进去,里面的人已经听到了外面的惨叫声,一个个亮出兵刃堵住道路,只是当秦冲走过来的时候,人们不由自主地后退朝着两边退开。

  “我警告你,你这是公然在羞辱无影门,虽说我们无法跟豪门对抗,但也不惜以死相博!”一个看起来在无影门地位不低的男子喝道。

  秦冲看着他的眼睛,“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只是来核实一件事情,如果是你们无影门干的,那么明天太阳升起来之前,鬼城就不会再有无影门了,如果只是一场误会,大家相安无事。”

  “把家伙都放下!”走廊内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

  无影门的武者很听话地放下武器,说话的人一步步走过来,穿着一身奢华的风衣,是用金线编制而成的绘制一个狼头,手上脖子上戴着各种亮闪闪的宝石,长得一张标准的国字脸,气宇轩昂。

  “是我失礼了,手下通报说是有豪门光顾,鬼城消息闭塞,喜欢关起门来自己玩,很多人不知道金城那边近来发生了什么事,准是把这位仁兄当做骗子啦。”首领口气非常的客气,“我是这里的头儿,也是无影门排第三的人,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说好了。”

  “无影门三兄弟,虎豹狼,你便是青狼是吧?”

  “正是。”

  秦冲看向刑豪,“当晚,和你动手的人,可否还记得说话人的声音、身形?”

  “记得。”刑豪摇摇头,“不是他。”

  青狼笑道,“怎么着,诸位是来找人的?不知所为何事?”

  “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一行人北上路径无主城的时候遭到一群人的袭击,是太叔家派来的杀手,自然是会请出本土势力参与,无影门是这儿混乱地带的地头蛇,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三位的耳目,可否能行个方便,告诉我当晚参与者是谁。”

  青狼面露难色,“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难怪秦兄弟前来一脸怒气不平。实在是抱歉呢,诸位也都知道,混乱地带势力众多,艺高人大胆者不计其数,太叔家是老牌豪门,只要给够了好处可以说一呼百应,实在是爱莫能助呀。”

  铁男冷哼道:“你不说,该不会是因为凶手就在眼前,不用再去找了吧?”

  青狼听到这句话毫不生气,哈哈一笑,“凡事要讲究证据,秦兄弟要找凶手给死去的兄弟报仇,难不成我们无影门名头最大就最有嫌疑?其实事情要朝反方向去想,正因为无影门占据鬼城不易,所以凡事都得谨慎再谨慎不是,当时护卫的可是炎王的人,而且带队的还是他的孙子。”

  这青狼看上去五大三粗,但说话滴水不漏,他把姿态放低,变被动为主动,拿不出证据难不成还非要血拼一场?谁都不是傻子,这根本不合规矩。

  “干脆别说废话啦,是不是他们干的先教训一顿再说,跟我们头儿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老实啊。”祁洪骨子里还是很好斗的,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就不要用嘴皮子。

  青狼被人这么数落,面子也有点挂不住了,”不讲道理和规矩,来无影堂耍流氓,诸位都是一等一的好汉,但我们也不是孬种!”

  左驹打了个眼色让祁洪稍安勿躁,走上前说道:“不知二当家魏豹何在?据可靠消息,我们在无主城遇袭的当夜,他不在城内,还带走了一队人马。”

  青狼心里咯噔一下,点点头道:“他不在正常,那段时间鬼城有一股叫夜芒的势力,图谋不轨,我二哥在全力着手对付他,你大可随便找一个人询问,人人皆知。”

  “替死鬼都找好了呀,都说虎豹狼三兄弟,一个主武,一个主勇,还有一个主谋,狼是很有耐心也有着精准洞察力的动物,不管是指挥群狼捕猎还是独自狩猎,都是看准时机在动手,只要机会抓的好,即便是一头老虎也能吃掉。青狼人送绰号猎狐狼的美名果然名不虚传。”

  0@酷匠网9正6-版首*发7E

  “多谢夸奖,这是道上的人随口传的当不得真。我二哥外出一直没有回来,据说是去东域找麻雀去了,我们三兄弟曾经受到过麻雀的恩惠,私下是不错的朋友。”

  这就叫找关系了,秦冲和麻雀是死敌,如果说别的地方,若是秦冲死心眼就在这里等着,还可以派人去找,在麻雀那里怎么找去?

  “哈哈哈哈。”秦冲仰头大笑,笑的极为放肆,甚至还带着一丝嘲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