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落下帷幕,还算有所斩获,多支队伍铩羽而归没有被秦冲选中,当日便带人离开了金城。

  第二天来应招的队伍总共有十五支,狮王一眼就看中了一位,大步流星地走上前搭话。

  为首的冷面男子背着一杆很大的枪,脸上有着一道渗人的伤疤,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很显然是最近才新填的伤,铁男跟在一侧,看到此人的时候表情都不禁变了两变。

  “你的主子倒了,想不到你还能活着,这脸上的这道疤一定很疼吧,谁下的狠手?”狮王开口问道。

  “冯殷。”男人抬手摸了摸脸上的伤疤,“老话说得好,风水轮流转,谁能够料到庞靖手底下的一个小人物,摇身一变已经成为新的豪门了,还真是讽刺!不过还是你有眼光,选错了主子就像我现在这样,成了丧家之犬,离开自己的底盘去哪混都不容易,现在活着只为求一碗饭吃。”

  “瞧你说的,你是重情重义的人,不拖家带口领着一帮跟着你的兄弟,凭你的本事随便找个势力投靠,成不了核心至少也能混个城主当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着我们一起干?”

  “像我这样的背景来历,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担心?”男人哼笑道。

  狮王笑着回答道:“我该担心什么?担心你别有用心试图取而代之?我们现在的队伍已经不是当时了,很难找出人来压制你。但现在嘛——毫不客气的说,你的战力只能排进前七。”

  男人挑了挑眉,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你们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

  ,酷,u匠,√网GK永(久免k费m看-小8W说

  “承蒙盟主大人赏识,你若是不抓住这个机会,那我建议你还是离开北域吧,这里的水太深,没有一点背景依仗,会给人啃得渣都不剩。”狮王指着观星台上的秦冲,“你看人的眼光也该换一换了,若是你看秦冲还是看当时庞靖手底下的一个小小的魔纹炼器师,那你还是尽早走吧。我就只问你一次,决定好了就过去表现你的忠诚,这个时机恰到好处,如果能够加入你还是有机会成为核心的,好好考虑一下。”

  狮王说完带着铁男转身走了。

  “等一下!”男人急忙开口叫住鳌亥,“我现在就过去,劳烦狮王能够跟随一起,在旁帮我美言几句。毕竟竞争者不少,我们这帮人也并非是非常理想型。”

  “阿男,你带着他过去吧,话知道该怎么说吧?”

  “知道。”铁男对这个男人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以前都是在西门朽木手底下干事儿,他非常受赏识,抢了狮王不要的风头和好处。

  秦冲坐在观星台上的软椅上,不再下去一个个交流试探,让他们主动一些带上自己一方的所有信息来应招,只要能说服自己就算过关。

  踊跃的队伍不是很多,因为这种事儿很多老油条都看得明白,不管谁先上肯定吃亏,他们还没有摸到秦冲具体要的是什么。

  总算是有打头的了,看到有人上了观星台,很多支队伍纷纷把目光投过去。

  “那家伙是谁?”

  “没见过,最近才来北域混的吧,好像有一点点眼熟,他们一帮人实力参差不齐,还有很多伤员,这家伙是知道自己没希望,直接给自己来个痛快的吧。”

  “我看是,就这种实力还想傍上豪门?不自量力!现在秦冲可是苗根正红,据说跟太叔家有矛盾,太叔家都没能把他怎么样,还不是灰溜溜地回自己的底盘去啦。”

  秦冲看到有人上来,调整了一下坐姿,心里正发愁呢,还是挑不到满意的,只能从一筐烂苹果里随便抓几个好的了。

  男人走上来看着秦冲说道:“我带着众兄弟七十四人特来投靠,特别说一句,我之前效忠的主人是西门朽木。”

  “你看起来有点眼熟,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吗?”秦冲问道。

  “那有可能是在子午城吧。”男人说道,“现在我们一行人走投无路,你若是害怕惹怒庞靖最好不要收留我。”

  铁男在旁边插了一嘴,“他叫阎刹,之前西门朽木座下一队的队长。天蝎王董均侵占子午城后,遭到巨大的打击,换上他来镇守。西域,也是他在子午城和庞靖的四大护法周旋了很久,是一员悍将,狮王想把他吸入到狮营中来。”

  阎刹?

  秦冲再次打量面前的男子,他可是西门朽木的左右手之一啊,确实是个人才。

  “为什么说收留你就会惹恼庞靖?”秦冲问道。

  阎刹指了指脸上的伤疤,“这是智将冯殷在我脸上留下的。原来你就在他的手底下做事对吧,一定知道他的能力善使计策,他抢回了子午城,杀死了两位队长,我们那边死伤两万多人,我也差点死在城内,不过他也被我砍掉了一条腿,实力大跌,被抢救才捡回了一条命。”

  秦冲一惊,随即脸上回复了平静,能够想象西域庞靖和西门朽木对抗有多惨烈,冯殷的个人战斗力在四大护法当中是最弱的,差点被阎刹杀死变成了废人。这必然是激怒了其他的护法和那头暴熊,西门朽木被灭之后,他肯定也是第二号被追杀的目标,能够带着一些人逃到北域来,不得不说真是豁出了命去。

  “我现在已经效忠天盟,自然是和庞靖势不两立,得罪他又如何?”秦冲豪气干云地说道,“你和狮王也是旧相识了,我带人一视同仁,现在狮王的首领暂定为铁男,你也有机会,之后会看你们二人的表现。”

  阎刹单膝跪地,以实臣服于秦冲,点头称是。

  秦冲打了个手势,金燕儿便当众宣布阎刹这支队伍被选中,跟着阎刹的人一个个手舞足蹈,简直不敢相信。

  “有没有搞错?那群老弱病残都能被挑中?”

  “不行!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以免被人捷足先登,头儿赶紧上吧!”

  开始有人陆续地登上观星台自荐,最后一日的募兵非常顺利,出发返回中域的日期已经近在眼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