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手而立,面不改色,一念决生死,语气淡然却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霸道。

  三位进化魔人不安地伏地身子发出吼叫,猎物近在眼前却不得不罢手,这让它们感到烦躁不安,可理智和本能又在提醒,面前这个人可不是这些费点神就可以捕杀的猎物。

  祁洪还是第一次见到萧姚本人,现在总算是能理解为什么秦冲这么执迷不悟,一心渴望能够得到这个人的相助。

  粗略估算进化魔人的实力在圣域武宗二到三挡上下,三个加在一起不容小觑,萧姚只是随意地站着,就把它们给震慑住了。

  靠的是所谓的气场,强者都有属于自身的独特气场。

  大猿王不安地发出低吼声,再警告三头魔人主动退却,这三个让它都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

  许良赶紧安抚它,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看上去似乎是安全了。

  终于其中一头进化魔人内心的欲望战胜了理智,决定铤而走险,张大嘴吐出一大片的毒针,身子快的化作一道残影。

  “当心!”秦冲已经来不及出手。

  “快躲开!那些毒针有剧毒,粘到非死即伤!”幽婵在身前放出一张能量网,试图把刺过来的毒针兜住。

  砰!

  这头敢于偷袭的进化魔人非常狡猾,毒针刺向的目标不单单只是萧姚一个,而是所有人,毒针只是诱饵,真正的攻击在于本体自身。

  漫天飞射的毒针忽然全部应声而断,噼噼啪啪地掉到地上,这声砰的响声是萧姚用力跺地的声音。

  他的动作快若闪电,前冲、拔枪、斜刺,一气呵成,秦冲的超具视野能够捕捉到别人难以看到的细节。

  他能看到的也仅仅只是萧姚斜刺一枪,并没有命中目标,枪向前一点之后便速速收回,插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一眨眼的功夫,枪刺的位置忽然出现进化魔人的身形,心脏被轻易洞穿,鲜血飞溅,落到地上的时候一点声响都没有,已然是死透了。

  秦冲看的很清楚,枪刺不单单是长驱直入,而是带着强烈的旋转,进化魔人引以为傲的防御如同纸糊一样,心脏被一下子粉碎,不给对手留下一丝一毫反击的可能。

  一枪秒杀!

  剩下的两头进化魔人仓皇逃跑,四脚着地,恨不得背后能生出一双翅膀来,这是纯粹对死亡的本能恐惧。

  萧姚稍稍观察了面前的这几个人,目光在秦冲脸上多停留了几秒,摆了摆手,“跟我来吧。”

  谷内并非只有萧姚一个居住,还有十几户人,兴建了木屋已经有些年头了,有老人有孩童。

  用树枝扎成的篱笆小院,土地被开垦种上了谷物,平时这里很难会有外人来,秦冲几人跟着进来的时候,几个孩童跑嬉笑着跑过来伸手索要礼物。

  秦冲摸了摸取出来几颗糖果,分发下去,孩童欢呼着跑开了。

  这个地方充满了安逸和平静,在死亡训练营这个残酷的地方,完全就是个乐园了。

  这里的人对萧姚充满了尊敬,包括那些长者,祁洪看到了好几位曾经赫赫有名的人物,有的断臂,有的双目失明,伤者居多,有的甚至传言已经死了,没想到竟然是在这里。

  萧姚居住的房子非常扑通,里面有很多的木雕作品,桌椅柜子全是,技艺精湛,巧夺天工。

  不太起眼的位置上摆放着一具女人头像的木雕,栩栩如生,女人的相貌绝艳,一看就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秦冲已经从幽婵那里听说过有关于这个男人的故事,这个木雕女像自然就是幽婵的母亲了。

  她继承了母亲的美貌,眉眼之间有六七分像。

  看到秦冲看着木雕女像,萧姚随口说道:“闲来无事的一点小癖好,待在这里生活非常枯燥,那就需要自己找找乐子。”

  “既然枯燥乏味,就不考虑出去走一走吗?”秦冲问。

  祁洪、申公弑几个都没进来,重要的事情还是让他们两人好好谈,万一多嘴哪句话说错了,再一不小心帮了倒忙。

  幽婵也没进来,她对萧姚的感情比较复杂,有意无意地避开。

  “出去?这里是个兽笼,外面则是个斗兽场,不管你想不想走上台,背后都会有人推着你,半辈子都在打打杀杀已经累了,这样想想的话,眼下的生活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可我多少听得出来,你的心还是在外面。”

  萧姚盘膝而坐,摇头道:“外面已经没有我在意的事儿,在乎的人。你找我来究竟有什么事,直说吧,没必要这样拐弯抹角的。”

  秦冲想了一下措词,开口道:“我想邀请你,一同陪我去见证一些事情。”

  T酷匠+|网b唯48一正◎版+,8其N、他都是盗P》版n

  “见证什么?”

  “天盟的命运,以及这个国家会兴盛还是走向灭亡。”

  萧姚一愣,“年轻人,你的口气未免也太大了点。”

  秦冲自信道:“这个承诺我还是给得了的,是不是我能够做到这两点,对你来说还算有些吸引力呢?”

  “你是凯皇什么人?”

  “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冲,天盟三巨头之一,如今金家在天盟席位的接替者。盟主大人赏识我,死亡训练营都对我开放,天盟和王室之间必有一战,而我则作为倾覆其中一方的斩刀。”

  “凯皇让你去对付王室,你为何要说倾覆其中一方,难道说你还想掉过头来背叛不成?”萧姚注意到了秦冲使用的措词。

  秦冲呵呵一笑,“那都是将来的事儿,谁也说不好。我知道你和凯皇大人之间的关系,过去曾亲密无间,后来老死不相往来,你所做的也并非背叛,只是人都是自私的,要为自己而活着,说白了,我和盟主之间也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我是个外来户对天盟的感情并不深。”

  “看来外面天盟的局势不太尽如人意啊,你想带我一起走,可是光凭这些就想说服我,还远远不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