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真是万剑宗之人?”

  沈南燕出声,万圭挥手将手下召回,阴沉的表情终于散开了些。

  “嗯,而且还是火剑宗的大师兄,还请城主不要责怪他们。我想他们冒然入城,定是有其他的原因。”沈南燕点了点,将秦冲在宗门的辉煌事迹略微说了下。

  “什么?数个月就突破到武师?”

  听了沈南燕的话,万圭竟然轻一哆嗦,难以置信的看着秦冲。

  他观秦冲的年纪,绝不超过二十岁。那么年轻却已是武师,怪不得万剑宗能够屹立千年不倒。

  这一次要不是外敌入侵,风驹公国另请了强者,恐怕也不会如此凄惨。

  尤其是听说秦冲还被废过武脉,他就更加惊讶了。

  “万城主,我们现在可以洗脱嫌疑了吧?”秦冲对城主什么的没有什么兴趣,他急着要和沈南燕说下近况。

  而且,刚才那五人所埋下的东西也需要清理。

  “当然,既然身份得到证实,你们自便就是。”万圭点了点头。

  不过,他并没有道歉。

  好歹,他也是一城之主,对方哪怕是宗门精英,却也只是让他重视而已。除非是宗主亲来,他才会以礼相待。

  “那就多谢城主了。”秦冲抱了抱拳,目光转向沈南燕,道:“沈师姐,你怎么也来了?”

  之前,他和沈南燕确实有约定在这里见面,但沈家却是有些意见。

  还未出城之前,沈家的很多长辈就闹过要离开遮云国。在沈南燕的身边,他可没见到几个沈家族人。按说以她的身份,这样的情形应该不会出现才是。

  “我和他们闹翻了,现在住在城里面。”沈南燕面色暗淡了一下,苦笑道。

  她自小就性格自傲,极少被人左右。哪怕是邱机子,也难以拗过她。家族贪生怕死的行径,让她些恼怒,一气之下就留了下来。

  “那你……”秦冲想说邱机子战死一事,可犹豫了下,却未出口,而是话锋一转,道:“我们尾随那几个武者进城,的确发现他们的行为很是诡异。”

  解释了下,他走到几人埋东西的地方,猫着腰查看起来。

  用灵剑翻开一处刚刚盖好的石板,他发现里面埋着的,竟然一些腐烂的骨头,器官等。

  关键是,这些东西上面还泛着绿色,一看就有毒。

  “这是什么?难道他们处心积虑的冒着生命危险进城,为的就是这些东西?”万圭也走了过来,显得极为困惑。

  “我知道了。”

  轻轻的嗅了嗅,秦冲将所有埋葬的东西都清理了出来,突然惊出一身冷汗。

  “莫枯骨!定然是他!”

  说到此人,秦冲最大的印象便是他发动厉巫重生术时造成的恐怖景象。这些东西所蕴含的毒素,和莫枯骨所制造出来的尸毒有些相似。而且,显得更加诡异。

  “什么?你说是风驹公国风暴公爵坐下的七大强者之一,号称尸将的那个?”万圭身体一震,双拳紧握,干涩的咽了咽喉咙。

  作为一城之主,这种大名鼎鼎的人物,他自然听过。

  经秦冲的提醒,五人潜入城中的目的便是清晰起来。

  这些东西,应该是莫枯骨的刻意布置,想必是想在关键的时候发动,让落凤城防不胜防。

  尸毒的出现,说明驭兽宗已经有了攻击落凤城的计划,这是一个信号。

  “呼……幸亏发现的早,不然尸毒一旦发作,恐怕我们又会像之前一样束手无策。”沈南燕心有余悸的道。

  天水城莫枯骨所用的招数,她已亲身领教过,到现在都还惊惧不已。

  “话虽如此,我们却必须要加倍小心了。这几个人实力并不强,应该只是先遣小队,领头之人,应该在城外某个地方躲着。”将尸毒处理完毕,秦冲道。

  万圭冷声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城中肯定已经混了奸细!”

  点了点头,秦冲沉声道:“而且还不少,不过,现在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想要将他们引出来,确实很麻烦。说不得,必须要来个打草惊蛇了。重要的是,如果不尽快将他们一网打尽,要是这些家伙也布置了尸毒,到时候就危险了。”

  万圭道:“不错,虽然最近已经加强了戒备,可为了以防万一,必须将城中重新清理一遍。”

  秦冲虽然只是初阶武师,但和尸鬼交手过,对敌人也很熟悉,万圭倒没有怀疑他的话。

  不但如此,他还当场组建了武师小队,对付城中可能会存在的敌人。

  让秦冲颇为意外的是,沈南燕不知何时居然也突破到了武师。

  “其实这一切,还要感谢那群畜生。”沈南燕叹了口气。

  邱机子之死,其她已经得到消息,那时她就准备回宗门和宗门同生共死。不过,还未等她出城,才知道宗门竟已被灭,连护宗天师都全部陨落。

  一气之下,她令人咂舌的站在大街上就突破到了武师。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在悲愤中爆发吧。

  有了沈南燕的帮助,秦冲和何心瑶很快就在城中安定下来。

  并且,她还提议让秦冲带领那只武师小队。

  “这个,怕是不妥吧。”秦冲苦笑,并不想接手这个摊子。

  说罢了,他现在只是一个逃亡的弟子,万剑宗大师兄的身份,几无作用。要带好眼前这些桀骜不驯的武师,难度很大。他也不想去躺这趟浑水。

  “怕什么?这里除了你,谁有资格做这只小队的头?”沈南燕丝毫不在意他人的感受,力挺秦冲。

  秦冲心中一苦,有些埋怨的看了看师姐。

  大家都是武师,哪会受得了这些话,沈南燕这不是给他添乱么?

  果然,沈南燕话音刚落,武师小队中就站起一人,语气冰冷,表情鄙夷的看着秦冲。

  “笑话!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还想做头领,莫不是欺我落凤城无人?”

  “我看是了,人家仗着是大宗门的精英,一向不将我们放在眼中。”

  “放屁!老子在落凤城不知混了多少年,这里有人放个屁打个嗝老子都知道,谁比我更有资格?”

  “除非他能胜过我!”

  6z酷oi匠G网Y永)T久免费}0看DC小;B说m

  有人带头,大厅中阴阳怪气的声音便是此起彼落,愈演愈烈。

  “都给我住嘴,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这时候,万圭一拍桌子,怒喝出声,将众人的声音压了下去。

  “秦冲乃是万剑宗最有前途的后辈,岂是你们可比?他就是这只小队的头领,就这么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