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宗门情况未知,到底多少敌人入侵秦冲都不知道,还是小心谨慎一点好。

  让他意外的是,刚刚深入不久,便是遇到两拨人在拼杀。其中一方,是秦冲十分熟悉的宗门弟子,而另一边,不用说就知道是驭兽宗的人了。

  “杀!兄弟们,和驭兽宗这些兔崽子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

  “嘿嘿,老子已经杀了五个,那不是早就赚翻了?真爽!”

  “要不是宗门遭遇突袭,我等已经筋疲力尽,老子有十种方法可以暴虐他们!”

  万剑宗弟子一边战斗,一边还吹着牛,看样子十分,最多再过一刻钟就会力竭被擒。

  当然,驭兽宗也不好过,死伤更甚,但他们人太多豪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占着绝对的上风呢。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们这群人已是到了轻弩之末,几乎是压着万剑宗打。

  “好胆!”

  在宗门辖地有同门被杀,秦冲顿时怒气冲天,轰然怒吼。刹时,银色匹练冲天而起,暴然而出的光芒呼啸而来,如苍龙临时,海浪奔涌。

  “啊!他们有援军!”

  秦冲一招游龙残影,驭兽宗立即就损失了几人,纷纷惨叫。要命的是,这种从背后的突袭最容易让人崩溃。

  这些人,无论是万剑宗还是驭兽宗的,实力都很有限,连一个武师都没有,如何是秦冲的对手。

  但见他左冲右突,好似露出獠牙的毒蛇,在人群中穿梭。

  每一个起落,都会有驭兽宗弟子惨叫倒下,不一会儿,他们就失去了人数上的优势。

  突然冒出来的杀神,让驭兽宗阵脚大乱,胆小之辈,甚至是转身就跑。一个士气正旺,一个心生畏惧,结局不言而喻。

  “想走?问过老子的长剑了吗?”

  万剑宗这边原已经绝望,没想到竟有同门支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咆哮起来,追杀驭兽宗弟子。最终,驭兽宗终究是被杀得一干二净,而万剑宗也损失惨重。

  不过到底活下来了,比什么都要强。

  “大师兄?他是我火剑宗大师兄秦冲!”清扫残余,几个弟子原就是火剑宗人,认出了秦冲。

  “是他?怪不得那么凶猛。”其他人也是一脸兴奋,仿佛遇到了偶像。

  秦冲的事迹早已在宗门传开,其他内宗的弟子对他也很是崇拜,此刻见到,一个个哈哈大笑,跑不过和秦冲打招呼。

  寒暄了一会儿,秦冲问道:“对了,现在宗门的情况如何了?”

  “不好。”

  一个实力在武士五重的风剑宗弟子站出来,苦笑着道:“驭兽宗这帮王八蛋来得太突然了,我们根本没有防备,只能各自为战。一些宗门长老,如邱机子长老和雷岩长老,水剑宗大长老等,均是被杀。我们和大部队走散了,只能选择突围。”

  “什么?”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秦冲顿时一阵恍惚,差点站立不稳。须臾,他一把将说话的弟子提了起来,红着眼睛道:“不!不可能!雷岩长老那么强,谁能伤他?你敢胡说八道!”

  “我也不敢相信,但事实如此,我也不能否认。”面对着秦冲狂暴的杀意,说话的弟子冷得牙齿咯咯打颤,但仍旧咬了咬牙道:“秦师兄,你带着我们走吧,等我们汇合了其他的师兄弟,再杀回来报仇!”

  秦冲没有说话,将说话的弟子丢在地上后,站在原地直发愣,久久未说一句话。

  邱机子是沈师姐的师父,当初还想将他收入门下,至于雷岩就更不用说,可以说是宗门中最呵护秦冲的长老之一。

  现在,两人竟然双双身陨,身死道消,让他一时难以接受。

  几天前,雷岩还在亲切的和秦冲说话,可现在,他却已离开了人世。

  “啊!”

  悲痛欲绝之下,秦冲仰天长啸,目光中含着血泪。

  看秦冲情绪不高,其他人不敢打扰他,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良久,秦冲终于恢复了平静,不过从他身上,却是能感觉到冲天的杀气。

  “你们走吧,我现在回宗门。”说完,他脚步一错,消失在原地。

  幸存的弟子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他们不敢劝秦冲,只能一瘸一拐的离开。

  刚走出不久,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彪人马,赫然是驭兽宗的武者!

  “什么人?”人群中传出一声厉喝。

  不等秦冲回答,站在前面的那人突然面色泛喜,连忙道:“不得无礼,这是风驹公国来的大人!”

  “大人?”

  秦冲微微一愣,打量了下自己。由于连番战斗,他的衣衫已没有一处是完好的,根本就看不出万剑宗弟子的形态。

  他虽然出名,可驭兽宗认得他的人并不多,而且还是一个武师,怪不得对方会将他认作公国来的盟友。

  原本秦冲还想将这群人给杀掉,但气劲刚刚凝聚却又放弃了。

  既然对方认错了人,何不来个将计就计,先打探下口风。最好,可以混进宗门。

  酷匠F网首{5发-

  说了几句虚伪的话,驭兽宗人果然没有看穿他,反而以礼相待。

  跟着这些家伙走了不久,秦冲就遇到了好几队人马,都是负责堵截万剑宗逃窜弟子的,个个凶神恶煞。

  又前进了一段距离,在左侧的树林中窜出一些几个松散的驭兽宗武者,不过他们中间,赫然压着一个人!

  “嘿嘿,这小妞太倔了,老五就死在他手下。现在终于抓到,不乐呵乐呵怎么行?”

  “我先来,老子牺牲最大,连胳膊都断了!”

  “放屁!你也知道你胳膊断了?你现在是废人,有什么资格和我抢,滚一边去!”

  看到被押解的女子十分漂亮,驭兽宗人忍不住兽性大发,想要将其就地正法。

  “把她交给我吧。”这时候,秦冲不咸不淡的开口了,声音如同北地冰川冒出的寒气,森然异常。

  “这……大人,这不太好吧。”那带头的人有些不甘心,舍不得放开。

  “嗯?”秦冲皱眉,两道如有实质的慑人目光转向此人。

  轰!

  带头的武者只觉一道冰寒的气息扑面而来,近乎窒息。他想要动,但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杀气的锁定。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我知道错了,还请给我一个机会。”种种恐怖的幻象交织在脑海,带头的武者心生恐惧,扑腾一下跪了下来。

  “再有下次!死!”秦冲表情阴冷的瞥了他一眼,将女子带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