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虎年轻之时和百里渊一样狂放不羁,血腥残暴,几乎和土匪没有什么两样。只要宗门有哪个天才身陨,或者是哪里发生血腥杀戮的事情,绝对有他的身影。

  这样一个人,却又偏偏是绝世天才,所有人都拿他没有办法。

  直到有一天,上一代宗主答应他的宗主之位突然换人,这一切才得到了改变。

  以他的性子,决不可能接受到手的宗主之位落到他人手中,他为了抢夺这个位置,和敌人通气,对宗门造成了很大损失。

  他的行为,虽然不像百里渊那样极端,却也无法让人再相信他。抢夺失败,他便是被关押到了此地。

  最新N章S》节~上)O酷(¤匠r网?P

  多年在黑暗中生活,他那狂傲的锋芒似乎已经被遮掩住,变得很是沉静。

  “百里渊?呵呵,想不到这小子那么有脾气,真是太对我的胃口了。”突然,邢虎冷笑起来,丝毫看不出一点愤怒,反而是一脸幸灾乐祸。

  他和百里渊一样,都是被宗门伤害过的天才,对于宗门长老的死活浑不在意。

  “你!你为何如此冷血?雷岩你也认识,莫非你不为他的死而悲痛?”孟兴大怒,浑身颤抖的指着邢虎,额头上青筋暴跳。

  “悲痛?我为什么要悲痛?当年你们无情把我打入大牢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会不会痛心?”邢虎脖子朝前伸了伸,手臂抬起,指着自己的光头,面目显得很是狰狞。

  “那你是咎由自取!”孟兴咬着牙,努力的压制着心中的怒气。

  “那你们今天所遭遇的一切,也是自作自受!谁死谁活跟我无关,最好一死一大片,哈哈哈哈……”孟兴的话触怒了邢虎,他疯狂的嚎叫着,笑声在囚牢中不停回荡,久久不能散去。

  “邢虎!我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懦夫!是,当年宗门是有过错,可那一切你敢说不是你造成的?如今宗门有难,百里渊叛国判宗,你不但不心痛,反而兴奋喜悦,你可对得起宗门的列祖列宗!对得起将你培养出来的上一代宗主!”见邢虎死不悔改,孟兴终于发怒,狠厉道。

  “等等,你说百里渊叛国?”邢虎魁梧的身躯瞬间震了震,打断了孟兴的话。

  “与你何干?”孟兴鄙夷的道。

  “这个垃圾!当年我就知道他不是好东西,没想到竟做出如此人神共愤之事,简直猪狗不如!”出人意料的,邢虎在听到百里渊叛国居然咆哮起来,整个人显得激愤异常。

  孟兴:“……”

  他无语了。劝解了那么半天,想不到后者竟因为一句话就改变了态度。

  “你真的要放我出去?”冷静了片刻,邢虎将信将疑的道。

  “当然。”孟兴点头道。

  “难道你就不怕我一走了之?你别不信,当年我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说不定不但要走,而且也会和百里渊一样报复宗门,你可要想好了。”邢虎一屁股坐在属于他的草床之上,盯着孟兴道。

  “你和百里渊不一样,我相信你。”孟兴摇了摇头,直接打开房门,将邢虎放了出来。

  当邢虎语气变软的一刻,他就知道自己终于说服了这个宗门大魔头。现在就看他出去能不能挡住百里渊了。

  “哈哈哈……不愧是宗主,这般气魄,我拍马也赶不上。看来,当年我输给你并不是没有原因。”无数年之后终于第一次走出牢房,邢虎显得无比轻松,大笑着离开了此地。

  ……

  万剑宗人心惶惶,可驭兽宗的突进却是很快。

  有了悲鸣虫王,项鼎如虎添翼,他驱使着这头魔兽大杀四方。凡是遭遇或者企图抵挡他的万剑宗剑修,都会被他瞬间秒杀。一路上,死在他手上的人不知凡几,只能看到无数的尸体。

  继雷剑宗之后,水剑宗也很快沦陷,遭到血腥屠杀。连水剑宗一位地位很高的长老,也在驭兽宗强者的围攻下陨落。

  这一天,水剑宗血流成河,山河齐哀,吝气冲天!昔日秀美的主峰,被血腥和杀戮笼罩。

  进展得那么顺利,连项鼎都没有想到。在攻陷水剑宗之后,他猖狂的站在了山顶,对着万剑宗主峰的方向狂笑:“想不到堂堂第一宗门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连高手都没有几个,看来从今天之后,第一宗门的位置就要挪动了。”

  “是么?”

  项鼎话音刚落,天空中却莫名的传出一道森冷至极的质疑。下一刻,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其下坠时引起的呼啸,就如同巨大陨石砸下一般,撕裂空气,砸断云霄!

  “快躲开!”

  这道声音是如此恐怖,项鼎只觉得自己的耳朵边嗡嗡直响,脸色大变。

  因为他看到来人的目标竟然是悲鸣虫王!

  “轰隆!”

  一声让人心颤的巨震之后,那道身影和悲鸣虫王撞到了一起,犹如雷电交错,江河翻滚!

  让项鼎难以置信的是,一直无往不利,化身恐怖凶兽的悲鸣虫王,竟然被来人狠狠的撞得飞了出去!

  一直扮演着屠杀者角色的虫王,在空气中划过长长的颤音,悲嘶着摔在地上。

  “混蛋!”

  悲鸣虫王乃是项鼎最为依仗的战斗力,想不到此时却是被打得生死不知,顿时震怒,右手猛地朝前一推,发出一道兽形的冲击波!

  簌嘭!

  仓促打出的冲击波,轻松打穿空气,形成肉眼可见的余韵,将来者的剑气直接搅碎。

  身为驭兽宗宗主,项鼎自然也不是捞货,就算不上魔宠,他一样是个高手。

  “有点意思。”

  剑气被破掉,邢虎有些诧异,笑着落在地上,欣赏的看着项鼎。

  被一个突然杀出的人夸奖,项鼎丝毫没有觉得骄傲,而是阴沉着脸道:“你是谁?”

  “我?一个罪人。”邢虎摸了摸鼻尖,理着披散的头发,淡淡的道。

  “杀了他!”正在此时,一些大胆的驭兽宗弟子驾驭着魔宠冲了过来,想要将邢虎围困。

  “幼稚!”

  唰!

  邢虎动了,一道微不可闻的声响之后,那些冲过来的驭兽宗弟子全部倒飞而回,残肢断体飞上天空。

  这一幕落在项鼎眼中,让他忌惮的深吸口气,凝神戒备起来。

  “邢虎!真的是你!”

  就在驭兽宗一干等人忐忑不安时,百里渊的声音响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