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难道这小子又走了什么狗屎运么?”在秦冲实力提升的时候,白子修感觉到了不妙,目光中的寒芒越来越盛。

  他拼命的指挥魔兽上前攻击,可毫无作用。

  现在看到冰系魔兽惨死,他更是疯狂的催动着法诀,想要让火系魔兽趁机击杀秦冲。但让他胆寒的是,火系魔兽因为被声波击中,陷入了混乱,只能在原地打转,根本就不听他的控制。

  “废物,赶紧去杀了他!”

  白子修狂嗥着,竟跑上去对着火系魔兽拳打脚踢。对于一个驭兽师来说,这样的行为,无异于宣告他失去了魔宠的控制。

  另一边,因为血亡灵发动这一击所需要的力量太过强大,在一击之后,虚影力量便是消失殆尽。

  不过对于秦冲来说,两有魔兽一死一疯,对他已造不成威胁。

  终于看到胜利的曙光,秦冲大松一口气,封魔剑掠过一道残影,弥漫着肃杀的剑气,将火系魔兽困在其中。

  几声惨嚎,开始威风凛凛的魔兽,便是不甘的倒地。到死,它都不理解为何眼前的人类突然就那么勇猛。

  酷\匠网?正I版U^首发TI

  魔宠全部被击杀,白子修的骇然色变。

  驭兽师与魔宠之间是靠着灵魂链接来控制的,现在魔宠死光,他直接就受了不轻的内伤,喷出几道血箭,蹭蹭蹭的倒退数步,英俊的面容变得可怖而苍白。

  “这……这不可能!”形势急转直下,明明是碾压的局面,却被一个他看不起的家伙给破解,白子修彻底傻眼,瞳孔中闪过浓浓的恐惧。

  唰!

  恐慌的打了个激灵,他明白事已不可为,慌忙转身,抬脚就逃。

  “跑?你以为你还有机会么?”注意到白子修的动作,秦冲一声冷笑,无相封魔剑猛地脱手掷出,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剑弧。

  哧!

  天火流星般的的封魔剑,无情的洞穿了白子修的心脏,将其瞬间击杀!

  悲剧的白子修,先是钟爱的人对他不屑一顾,随后气急反叛,却也落了个道消身陨的下场。

  恐怕他就算是死也想不到,秦冲一个初入武师的愣头青,竟然能够击杀两头三阶魔兽。

  陈长老自然也是注意着白子修和秦冲的战况,此刻他本是要将何心瑶击杀,再将程敏俘获。没想目光一转,却看到秦冲离奇的在十几个呼吸间将白子修虐杀,大惊之下,再也顾不得美人,想要逃走。

  “你也留下吧!”

  轻一错步,秦冲如同闪电般冲出,接住封魔剑。

  “血月落日!”

  凄厉的呼啸倏然而起,顷刻就追上刚跑出两步的陈长老。

  但见一道鲜血倾洒长空,一颗头颅重重的摔在地上。至死,陈长老都不敢相信同是初阶武师的秦冲,居然一剑就将他斩杀。

  “秦师弟,你没事吧?”

  这场发生在院子中的杀戮,终于是划上了句号。万剑宗以数名弟子身亡的代价,终究是击杀了白子修和驭兽宗武师。不过,他们也不好受,疲惫不堪。

  “我还撑得住。”秦冲走过去将何心瑶扶起来,一边检查着她的伤势一边道。

  他虽然一开始就被压制得很惨,但并没有致命的伤势,只不过连番苦战,有些虚弱。但是血气狂暴本身就有修复伤势的效果,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恢复过来。

  “秦师弟!”

  秦冲带着两女,正要去沈家前院,沈南燕却是带着家眷从后院的通道中冲了出来。看她一瘸一拐的模样,显然是受伤不轻。

  她的实力比程敏等人要强的多,脸色虽有些惨白,可双眼中仍旧闪烁着寒芒,不失平时的风采。

  看到万剑宗有弟子来支援沈家,她已知道是秦冲带的人。

  “可以走吗?”秦冲关心的问了句。

  “还行。”沈南燕点了点头。

  昔日受她照顾才能生存的师弟,今天竟成了她家族的救命恩人,一时间,她的心境有些复杂。

  “那就走!”

  一挥手,那些跟随而来的弟子将受伤的人员扶上,退出了沈家,退到了百宝阁。

  然而,秦冲并没有因此就歇息,而是带着人马再次来到沈家,支援前院的人。

  让他失望的是,袭击前院的驭兽宗人员,在发现白子修和陈长老偷袭失败之后,在一位长老的带领下,早已撤走。

  这个老家伙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沈家力量太强,再战下去命都要丢在这里,所以选择了放弃。

  如此一来,沈家的战事算是告一段落。驭兽宗固然没有得逞,可沈家损失也很惨重,只能在百宝阁休整。

  返回百宝阁,秦冲来不及与沈南燕寒暄,就有弟子冲了进来,将城中的情况报告了一遍。

  本来按照驭兽宗和风驹公国强者的预计,在万剑宗被干扰的情况下,最多一天就可以把天水城的实力消灭干净。可由于秦冲等人的闯入,这个计划近乎夭折。

  他们损兵折将不说,现在还陷入了极大的困境。只有在城主府那边,他们还保持着压制。

  “秦师弟,目前最重要的,是将城主府救出来,否则,那边一垮,必定会陷入被动。”沈南燕强拖着萎顿的身体,走过来道。

  “嗯。我知道,此次冒险下山,就是为了打通和宗门的通道,城主府必须要救!”秦冲思绪了片刻,沉声道。

  现在除了少部分四散作乱的家伙,城主府就是大头。那些趁机兴风作浪的,有万剑宗弟子子在,已掀不起太大的风浪。

  “驭兽宗并不蠢,他们必定知道城主府是块难啃的骨头,所以主力肯定在那边。要驰援城主府,武士就不用了,凡是武师级别的强者,都跟我一起杀过去。”

  天水城损失已经够惨重了,不能再做无谓的牺牲,只有武师才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自保。

  “冲哥,我也要去!我要杀了这帮畜生!”

  “还有我!”

  “大师兄,带上我吧,我绝不会拖后腿。”

  秦冲只挑选武师,何心瑶和程敏等几个武士巅峰的弟子不干了,纷纷站出来反对秦冲的歧视。

  “胡闹!你们以为我是去游玩的?”秦冲眉头一皱,表情微凝,沉着脸道。

  “让他们去吧,这是难得的磨砺。”让秦冲意外的是,沈南燕竟然帮着几人说话。

  “……”

  大家都期冀的看着自己,秦冲无奈,只能勉强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