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说底蕴,徐荣一直都是稳步突破,而秦冲,则是在短时间内提升上来。故而徐荣的的实力,要稳固的多。

  虽说秦冲的提升,都是天赋使然,是因为瞳武魂和剑武魂的缘故,但终究比徐荣要差上一线。

  到了他们这个地步,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毫不为过。

  “看来秦冲的处境很不秒啊。”望着已经御剑升空,以剑气攻击的两人,雷岩大皱眉头。

  他是火剑宗的长老,向着的,自然是秦冲。

  这小子三年前的遭遇,他早就一清二楚。经过这几个月的接触,他根本不相信秦冲会去偷取什么剑术。八成,是被徐荣给坑了。

  然而,武道之路,讲究的就是实力,你没有实力,就算是被坑又如何?谁会替你出头?

  “听说他师从青藤老人,应该不止是就这点手段吧。”

  一个雷剑宗的长老听到雷岩的话,喃喃自语。

  云颠台上空,两人全身都包裹着无数的剑气,再次撞在一起。毫无疑问,秦冲仍旧是吃了点亏。不过到目前为止,他还未露出明显的败相。

  0/最◇新章};节WX上{^酷@匠网

  “哈哈哈,秦冲,枉你努力了三年,却仍旧不如我,难道你不羞愧吗?”久战不下,徐荣越打越心惊,但嘴上,却很是得意。

  三年前他就是武士三重,如今不过才是五重巅峰。可秦冲呢,似乎恢复武脉还不到半年吧。半年竟就达到了这等地步,要是放他继续成长下去,只怕不出三年,徐荣就只能跟在后面吃灰了。

  万幸的是,五宗大会的到来,给徐荣提供了将其提前绞杀的契机。

  “是么?”抹了抹溢出的血迹,秦冲森然一笑,不以为意。

  徐荣之强,的确出乎他的预料,可那又如何?瞳武魂苏醒到现在才多少时日?姑且不论他日之成就,就是今天的实力,他自信也不输于徐荣!

  “开启急速!”

  就在徐荣和秦冲说话的瞬间,秦冲敏锐的捕捉到了他内心的震动。这一震动,如果是平常,那根本就不算什么。然而在此刻,这份震动,却是露出了一丝破绽。

  高手相斗,本就要百分之百的集中精力,岂容分心?

  “什么?这小子还有保留?”看到秦冲的身影上一息还在面前,下一刻却已消失不见,徐荣大惊,抽身狂退。

  “想走?晚了。”声音尚在原地回响,秦冲那略显狰狞的面孔,却已出现在徐荣身侧。

  随着他的出现,这片空气直接被划破,宛若一张薄纸,留下深深的裂痕。

  “剑焚!”

  剑焚发动,秦冲体内的血液流转加快数倍,经脉之中的能量,从溪流变成江河,奔腾不止。他的力量,在这一刻足足翻了一倍,而速度,也是随着套装的开启而猛然提升!

  感受到身侧那突然暴起的前所未有的强大剑气,徐荣那方才还傲然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难以置信的惊骇。

  胆寒之下,他勉强提起灵剑,往左侧一挡,不求伤敌,只为获得一线生机。

  唰!

  电光石火之间,一道白色的剑气划过,在徐荣的左臂之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剑伤!

  尽管他的反应已经不慢,可在秦冲开启魔纹能力之后,仍旧是慢了一线,被秦冲第一次击中。

  “嘶!这秦冲到底是什么怪物?刚刚那一剑,为何如此之快?我感觉就像是一条毒蛇,几乎看不清楚轨迹。”

  “你还能看清楚,我却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秦冲和徐荣互换了下位置,徐荣就鲜血横流了。”

  “看来那小子的魔纹装备有问题啊,刚才他发动的瞬间,那速度简直可以媲美武师了。”

  “难道今天徐荣真的要败?”

  人群中不乏有识货的人,一眼就看出了猫腻所在。

  可看清楚了又怎样?武器装备,本身就是武者实力的一部分。要是真的有装备不动,那才是愚蠢不堪。

  “好!很好!秦冲,你成功激怒我了。”看了看手臂上那骇人的剑伤,徐荣怒意冲天。

  想他自诩为内宗第一弟子,在雷剑宗近乎于长老一样的存在。论实力,连沈南燕都不是对手,论地位,他很久以前就是雷剑宗的大师兄。可如今,却在一个他看不起的废人手中着了道。

  那种感觉,如同壮年被小孩子踩在脚下一般。

  让他最为惊怒的是,他引以为傲的速度,被秦冲轻松爆掉。

  “感受到屈辱了?这不过是刚刚开始。”秦冲戏谑的撇了撇嘴角,再次消失在原地。

  接下来,徐荣近乎于被秦冲暴虐,完全是在被戏耍。不多时,他的身上就留下了更多的伤口。

  衣衫被划破得乱七八糟,徐荣此刻更像是一个乞丐,发疯般的躲闪,却无论如何也躲不过。

  “看样子,徐荣是要败了。”木剑宗大师兄摇了摇头,有些失望的道。

  然而,他的话还在嘴边停留,却见徐荣竟然硬拼着迎上了秦冲的剑气!

  “秦冲,是你逼我的!”徐荣头发凌乱,眨眼间气势飙升,状若疯癫。

  既然秦冲亮了底牌,那他也不能在继续下去,否则,就真的要输给他眼中的废物了!

  ……

  遮云国边境,百里渊疗伤的山洞之中,宇文疾正在向百里渊汇报着什么。

  “还是师兄有办法,仅仅是一颗珠子,就让项鼎那个老家伙甘心情愿的归顺。现在,他已来信,说是正带领着驭兽宗的大队人马向着天水城进发,想来要不了多久,天水城就会笼罩在战火之中。”

  天水城乃是万剑宗的物资来源,想要拿下万剑宗,就必须切断它和天水城的联系。

  可以说,如果将天水城消灭,等于是打在了万剑宗的七寸之上。

  “好!太好了,虽然我看不起项鼎这个老狗,但现在还非要用他不可。”百里渊兴奋的搓了搓手,道:“现在你也去天水城,务必要联合风驹公国调来的武师力量,将天水城的大家族实力连根拔起!”

  这些家族都是依托于万剑宗而生存的,其中不乏武师强者,很是棘手。

  尤其是四大家族,更是让百里渊忌惮不已。

  “我这就出发。”宇文疾点了点头,同样显得有些亢奋。

  多少年了,他终于又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宗门了。不过这一次,他不是弟子,而是以征服者的身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