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当年的事情,其实沈南燕并没有完全相信秦冲。因为证据确凿,徐荣的确有证据证明偷盗剑诀的人,就是秦冲。

  她能做的,就是尽力保护他们兄妹,不让他们受到更多的欺凌。最终换来的结果,是两人被赶到环境恶劣的云凌峰。

  现在,她终于见识到了徐荣的剑招。结合秦冲所说,她总算可以肯定,三年前,面前这个师弟,真的是被冤枉的。

  试想一下,假如秦冲真偷了剑诀,那为何还要耐在万剑宗不走?等死吗?

  要不是徐荣气急败坏,将剑典使了出来,她只怕现在也在猜测,当年秦冲为何要如此做。

  “当然是他!”秦冲面色阴冷,语气森然。

  连沈南燕都怀疑他,更别说别人了。可以说,这三年,秦冲完全是在给徐荣顶着恶名。

  “你放心,此事,我一定会向师父禀明。到时候,宗门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沈南燕看了看秦冲,长长一叹。

  这三年来,秦冲兄妹过的是什么日子,她一直看在眼里。此番真相大白,她也在自责。

  当初,为何就不能为秦冲多争取下呢?

  不过,现在秦冲要亲手解决仇人,倒是让她稍微心安。

  “徐荣盗取的剑典,速度非常快,而且招数很是诡异。所以,你唯一能够避开的办法,就是躲,而且一定要迅速,不可硬拼。只有比他快,你才有机会。”想了想,沈南燕回忆起徐荣的剑招,把他的特点给描述了出来。

  她之所以一上来就败北,很大原因,就是被克制了。徐荣的剑招,有很强的破招能力。无论你如何反击,都会被他轻易的就看出破绽。

  弱点暴露在别人的眼皮底下,想不败也难。

  “嗯,到时候我会注意。”

  秦冲倒没有怪沈南燕这几年的质疑,有的,只是感激。若没有她,恐怕他和霜儿,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乞讨。

  又说了些和徐荣战斗的心得,沈南燕说了几句鼓励的话,随即离开。而秦冲,则是继续苦练,为即将到来的生死战做准备。

  终到比试之日,万剑宗旌旗招展,烈日当空。

  第二关踏云颠,每一个参加的弟子都已清楚无比,裁定的长老也没多提,就宣布了比试开始。

  其实相比起第一关,第二关要相对简单很多。

  没有那种尔虞我诈的计谋,也不会有混乱的局面,有的,只是一个目标,那就是冲!

  谁先冲上云颠,谁就是胜利者。

  由于大多都是单兵作战,所以产生纠葛的机会很少。

  初始的关卡,比较简单,主要是以适应为主。比如第一个关卡,就是一个剑阵。和当初秦冲修炼开刃差多,也是要躲避灵剑的攻击。

  不同的是,此次所飞出的灵剑,并不是那样机械,而是由长老操控。

  绝大部分长老都是武师强者,所以那些没有太多准备的弟子,刚上去就吃了大苦头。这些灵剑虽然是木剑,但打在人身上,依旧会让人龇牙咧嘴。

  一时间,剑阵之内,有源源不断的哀嚎传出。门口,那些踉跄走出的弟子,无不是鼻青脸肿,衣衫破烂。。

  这还是长老手下留情的结果,如若不然,只怕有人会被活活打死。

  不少人在第一关就连续不过之后,就选择了放弃。想要过去,那就只有重新来过。

  第一个关卡,算是考校身法和反应。

  第二关个关卡,是一处沼泽。这个沼泽与云凌峰比起来,并没有那么凶险,不会有危及性命的生物存在。但,一旦摔下去,人们却是宁愿被魔兽撕咬。

  最"h新章节《上‘酷匠网

  “太缺德了!这是哪个脑残想出来的办法?里面居然是粪坑!”

  “呜呜……我不想活了,想我胡老三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

  “我的头发啊!这到底是什么,粘粘糊糊的,完全就是翔,可翔不是臭的吗?怎么这东西是腥臊带着刺鼻的?”

  那些穿过了第二个关卡的弟子,纷纷心有余悸的议论起来。

  沼泽里面的水潭,不是大粪就是不知名的臭物,一旦粘上,恶心的你想吐血。最让人愤怒的是,沿途还有长老投掷出的所谓“大棒。”

  这些大棒,一旦没有躲过,那么就会爆裂开来,散发出惊天的臭气。一些女弟子本来就没那么坚强,沾染上了之后,直接就晕倒过去。

  晕倒不上算,等你站起来,你会发现全身恶臭无比,其他人看你就像看瘟神,恨不得有多远躲开多远。

  能顺利通过第一、第二关卡,无不都是各个内宗里面的精英弟子。比如徐荣、秦冲、沈南燕、程敏等,几乎毫发无伤。

  甚至还有一两个弟子,为了抢时间,竟然跑在了他们前头。

  前两关过后,剩下的弟子不足一半,淘汰率惊人。就连一些守关的长老,也露出了不忍,但又不能徇私情。

  每个人心中想的,就是抢时间,抢速度。因为在第二关,还有一个最快速度破关的记录。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关,秦冲已是满头大汗,可他丝毫没有休息的意思。他感觉的到,徐荣就在他身边。有时,是他超出此人,有时候又被反超。

  随着离着云颠越来越近,两人反复超越的次数越来越多。两个大内宗绝顶天才的争锋,很快就成为了焦点。

  “哈哈哈,不愧是我雷剑宗的大弟子,这份实力,堪称宗门第一人了。”以徐荣的身份,自然有许多长老都看好他,不断有人发出笑声,为他呐喊。

  “哼!那徐荣不过是速度占优势而已,我风剑宗沈南燕论实力,足以碾压他。”风剑宗长老最看不惯徐荣目中无人的吊样,所以出声讽刺。

  “两位此言差矣。要真说天才,我认为火剑宗秦冲才是当之无愧,想他入内门不过数月就到了这般境地。假以时日,他必是我宗门的顶梁柱。”

  看到别人夸耀自家弟子,一向严肃的雷岩也坐不住了,把秦冲捧了出来。

  火剑宗不仅弟子实力强,连长老,也比其他内宗要多。他的话音一出,附和的声音顿时响成一片。

  “雷长老所言极是,然而遗憾的是,两人竟然势同水火,也不知是福是祸。”

  一个很有资历的长老点了点头,却又长长一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