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代完一切,雷岩亲自安排受伤的弟子去疗伤,以争取尽快恢复。

  f…酷☆匠T!网正V7版首*q发¤

  战斗了那么久,大家无论受伤与否,都身心俱疲,所以一散会就都开始回住处。

  经过这一战,那些对秦冲持怀疑态度的人,彻底没了声音,尤其是韦盛。

  秦冲选人,大都是他推荐。那些底层弟子,他根本就不看好,所以心中一直有些意见。

  不过现在,他总算明白了秦冲为何会选这些人。可以说,如果没有他们所搞出的那些奇葩魔纹装备,火剑宗的胜率,绝对不超过三成。

  尤其是徐荣,他竟然撑不过几招。直到现在,他都心有余悸。

  不止是他,火剑宗的弟子,都对这个年纪轻轻的大师兄十分服气。

  秦冲回住处,程敏也是跟了过来,似乎有跟他回去过夜的念头。对此,他害怕别人说闲话,却也有些期待。

  然而,刚走到半途,却遇到了雷剑宗的一干弟子,其中领头的,居然是郭伟!

  一些火剑宗弟子跟秦冲同路,正在背后议论大师兄和冰美人之间的暧昧呢,看到郭伟出现,一个个气不打一处来。

  “郭伟,你还来干什么?难道被打脸还没打够?”一个曾经是郭伟兄弟,现在已经反目的弟子站了出来,声音冰冷。

  一个叛宗的弟子,根本就不值得他尊敬。在他口中,已然直呼其名,而且露着不屑。

  “我来找秦冲。”

  熟悉的兄弟变成仇人,郭伟心中愤怒,但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把目光转向了秦冲:“哼,秦冲,我没想到你竟然有那么多的阴谋诡计,连徐荣师兄,都着了你的道。”

  “阴谋诡计?郭伟,你还是滚回去吧,我不想和你说话。”秦冲微微一愣,随即淡淡的道。

  对此人,他实在懒得理会。

  “滚?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滚?到现在,我的身份,仍旧是火剑宗的弟子!”一个滚字,郭伟只觉无比刺耳,情绪有些波动。

  “哈哈哈哈……这个叛徒,竟说他是火剑宗弟子,兄弟们,你们认同吗?”

  “不认同!他早就是雷剑宗的走狗了!”

  “没听大师兄说话吗?让你赶紧滚,不要污染我的眼睛!”

  秦冲根本用不着指示,其他的师弟就主动帮他臭骂郭伟。剑修本就是快意恩仇,最讨厌的,就是叛徒。郭伟当着众人的面叛变,在火剑宗已到了人人唾弃的地步。

  “你……你们……好好好!现在该你们嚣张,希望踏云颠过后,你们不会哭着求我!”被那么多人臭骂,郭伟怒,随即叫嚣:“秦冲,算你厉害,才那么点时间,就把这些废物给争取了过去。”

  “不过,即便如此,我依旧要说,你这一次的胜利,不过是耍诈得来,根本就没有剑修的气概!丢人现眼!”

  “气概?丢人?郭伟,你确定不是在说自己。”数个月的经历,秦冲已变得古井无波,绝不会因为郭伟的挑衅而有半分怒气。

  他知道,郭伟此来,也绝不是找虐的。

  果然,秦冲话音刚落,郭伟就扔过来一封信,然后道:“我这里有一封信,是大师兄送来的,但愿你有胆子拆开。”

  “大师兄?是徐荣吧,你果然做了叛徒,连姓什么都忘记了。”秦冲接过信函,对郭伟的激将法不屑一顾。

  当然,徐荣的信,他还是看了。

  其实就是一封约战函。

  大致内容,就是徐荣对第一关的失败有些气急败坏,欲与秦冲来一场战斗。战斗的地点,是踏云颠之中,半山腰一个叫云颠台的地方。

  “大师兄说了,你如果不敢应战,他可以理解,毕竟,你是一个底层爬起来的废人!”

  见秦冲打开了信函,郭伟冷笑着道:“信中绝对提及了,这一战,不论生死!”

  良久,郭伟见秦冲一直没有开口,还以为后者退缩了,讥讽道:“秦冲,你不是说当年盗取剑术是被诬陷的吗?你不是总想用战斗挽回你的尊严吗,怎么不吭声了?莫非,你是害怕了?”

  顿了顿,郭伟自以为是的点了点头:“是了,你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怎么能和大师兄那样的高手抗衡呢,废物,他始终就是废物。”

  “放屁!我老大是废物?老子看你比废物差远了!数个月就从外门弟子当上大师兄,你行吗你?”

  宋庆早就看郭伟这小子不顺眼了,见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诋毁,顿时大怒。

  “秦师弟,别去,这很明显是徐荣的陷阱。他自诩独步内门,但没想到在夺旗战中输了,显然是不甘心想要用诡计将你废掉。”程敏紧紧的拉住了秦冲的手臂,害怕他冲动之下直接答应。

  徐荣此人,她非常了解,说他睚眦必报,心胸狭隘都不为过。

  秦冲带领的火剑宗在第一关胜出,的确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以徐荣目空一切的性格,必不会容秦冲继续活下去。

  况且,剑典的剑招他已经使出,万一暴露,对他极为不利。

  “诡计?笑话!以徐师兄的地位,需要耍阴谋?我看是你们害怕秦冲输吧!也罢,既然他要做缩头乌龟,那我也无话可说。”郭伟知道秦冲不会那么傻,轻易就答应。但没办法,他负有徐荣给他的重任,只能把话带到。

  他也不认为所谓的生死战,其中一方真的会陨落。因为秦冲如果应了,那么肯定会引起轰动,到时候围观的人必不会少。

  众目睽睽,谁敢下死手?

  任务完成,郭伟转身,准备离开。然而,他刚刚踏出一步,却听秦冲淡淡的道:“回去告诉徐荣,我会在云颠台解决跟他的恩怨。告诉他,三年前的大仇,我一刻也没有忘记,既然他这个窃贼隐藏的那么好,那两天后,就让我亲手让他显露原型!”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在云颠台等着你!”

  原以为秦冲已经拒绝,想不到临走之前还能得到应战诺言,郭伟大喜。

  “滚!”程敏怒喝。

  一想到爱人竟要在两天后和别人决一死战,程敏心中乱作一团,厌恶的将郭伟赶走。

  ……

  遮云国边境,有着几处比较大的矿脉,这里,常年都有人看守。

  突然,一群身穿风驹公国服饰的人马飞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