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冲是火剑宗的精神支柱,是个人都知道。所以徐荣一看到秦冲出现,并且身边还有人拿着旗帜的时候,宛如脱缰的野马,瞬间炸毛。

  然而,他的身形刚冲出,却听到雷剑宗弟子狂吼起来。

  “旗帜,我发现旗帜了,他在木剑宗那边!”

  “大师兄快来,这里有一个举着旗帜的家伙,企图从我们和水剑宗的防守区域穿过去!”

  “放屁!老子这里的才是真的,拿旗帜的人是程敏!我早就听说她是秦冲的姘头,她的旗帜才是真的!”

  一个个消息不停的在耳边响起,徐荣顿时傻眼,停在原地不知所措。

  旗帜只有一面,这是毫无疑问的。那其他出现的旗帜是怎么回事?难道火剑宗会变戏法不成,把旗帜给分成了很多份?

  “不管了,就盯着秦冲!”犹豫了片刻,徐荣目光一寒,还是盯住了秦冲。

  在他看来,秦冲自命不凡,一定不会放心把旗帜交给别人。那么,其他出现的,不过是障眼法,给他打前哨的。

  “杀!将秦冲的旗帜抢过来!”当定主意,徐荣怒喝一声,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不止是他,其他的内宗也发现了情况不对,怎么一下子就出现了近十面旗帜。

  就算察觉火剑宗有阴谋,可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给他们时间思考。因为,火剑宗自出现开始,就拼命的朝着插旗地点猛冲。

  每一个内宗,都出现了拿着旗帜的火剑宗弟子,而且还不止一面。

  这个时候,任何人都觉得脑子不够用了,只能全力阻挡。哪怕是一只苍蝇,也不能让它飞过去。

  谁也拿不准到底穿过营地的人是不是火剑宗真正的突击队,所以每个人,都抱着宁可错杀一千,不许一人漏网的心态在战斗。

  近千人的庞大队伍,在一块狭小的地域刹那展开,杀声震天。

  不仅仅是他们,一向睿智的沈南燕,也是有些无奈,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然后不过顷刻,她的营地也成为了主战场。

  “不好,是徐荣!”秦冲为了保险,一把将旗帜给抢了过来,哪知徐荣一直都尾随在后,瞬间就杀了过来。

  感觉到空气中爆裂涌出的劲气,他面色大变,连忙呼喊,让弟子们散开。

  “啧啧,秦冲,三年前你就被我废掉,今天,就让故事再重演一次吧!”见秦冲仓皇逃窜,徐荣心中鄙夷,灵剑唰唰唰抖出一串厉芒。

  “游龙残影!”

  敌人近在咫尺,秦冲有些慌乱,眼见逃无可逃,只能硬着头皮释放剑气,企图低档一二。

  叮叮当当……

  刺耳的剑鸣在空气中爆响,犹如炒豆子般,将空气直接轰爆,令人心颤。一些实力稍低的弟子,被这突然而来的碰撞逼退数步。而那些树木草丛,则是在眨眼间被削得精光。

  气波之中,一道声音狼狈卷出,踉跄倒退。地面上,被他倒退的脚步划出长长的宽大泥痕。

  两人交手的中央,徐荣灵剑斜下,神情孤傲得令人不敢正视。

  初次接触,秦冲完败!

  “大师兄!”

  见秦冲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其他的火剑宗弟子慌神了,纷纷围了过来。

  秦冲的实力,在对付郭伟时他们见过,绝对是顶尖之属。但没想到,徐荣那厮如此强悍,竟然在那么段的时间内就将大师兄给击败了。

  要命的是,秦冲手中那面旗帜,在打斗,被震飞了,落在地上。

  旗帜刚落,徐荣仿若毒蛇,轻轻一闪,就将旗帜给捏在了手中。

  “啊哈哈哈哈……秦冲啊秦冲,我还以为你有点长进,没想还是不堪一击。既然你那么大方,这面旗帜,我就笑纳了。”狠狠的将旗帜抓到手中,徐荣喜上眉梢,仰天大笑。

  最新(章E节●上G酷#o匠*网…☆

  在所有的内宗里面,他最忌惮的就是风剑宗和火剑宗。

  忌惮风剑宗,是因为有沈南燕,那女人的实力太过强大,如果不动用剑典,他只能勉强战个平局。而火剑宗,则是因为秦冲的存在。

  无论是谁,面对一个被自己废掉武脉,竟还能再次崛起的剑修,都会感到恐惧。

  秦冲的进步太快了,短短数个月就在武者等级上追上他,他的心里,未尝没有后悔过。要是早知道,他必定会在其虚弱时期直接将其一剑斩杀。

  除了诡异的敌人,还有火剑宗的底蕴也很强悍。他虽然骄横自傲,可雷剑宗实在太弱,知道雷剑宗只能凭借他单打独斗。

  “是他!雷剑宗徐荣得到旗帜了,快围杀他!”

  木剑宗那边,有人眼尖,注意到了徐荣的动作,顿时惊叫起来。

  被他这一吼,其他内宗的弟子个个双眼放光,贪婪的望着徐荣。

  “给我滚!”

  才得到旗帜就成为众矢之的,徐荣脸色阴沉,一柄长剑将四周舞得密不透风。

  这一刻,他不禁怀疑,秦冲是故意把旗帜让给他的。目的,就是要消耗他,让他自顾不暇,好逃出生天。

  不过,那些企图从徐荣夺走旗帜的弟子,最终失败。姑且不论其他雷剑宗剑修的支援,就是徐荣,也仿佛杀神降临,杀得其他内宗弟子鬼哭狼嚎,狼狈鼠窜。

  “想从我这里抢走旗帜,做梦!”

  将一个试图袭击他的人踩在地上,徐荣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然而,他的得意还在脸上尚未散去,却皱了皱眉,将旗帜拿到了面前。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这旗帜竟是西贝货!

  “秦冲,我要杀了你!”下一刻,徐荣面目狰狞,化成愤怒的狂狮,朝着火剑宗杀去。

  他道为何堂堂火剑宗的大师兄,为何败得那么快,原来,这一切都是秦冲的阴谋!

  在大会开始前,每个人都知道了特殊的鉴定方法,可以辨别旗帜的真伪。刚刚他一松气,微一探查,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可是,秦冲在被他打飞之后,已经消失。黑夜中火光冲天,他去哪里找?

  不仅仅是徐荣,连沈南燕,也陷入了谜团。向她这里冲击的,是程敏带领的小队。由于和秦冲的特殊关系,程敏的动作,也牵引着其他人的神经。

  沈南燕以为秦冲不过是诱饵,程敏才是真相,结果她也受骗,只得到一面足以以假乱真的旗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