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绝世姿态碾压木剑宗大师兄,打伤沈南燕,徐荣志得意满,只觉天下在手。

  什么风剑宗天才,火剑宗大师兄,在他眼里与蝼蚁无异。

  现在他已经独占回廊,任何人都不可能从这里通过,连沈南燕都败了,其他人又算是什么东西?

  “叶小天,到你表现的时候了。”沈南燕被打伤,秦冲眼里浮现出一抹担忧。虽然他没有真正见过沈南燕出手,可后者的实力,在宗门中绝对是最拔尖的一批。

  现在,连她都输了,徐荣的强大出乎秦冲的意料。

  要是让徐荣拿到旗帜,想要抢回来,难上加难!

  不得已,秦冲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了叶小天的身上,想让他以速度取胜,抢在徐荣面前把旗子抢走。

  同时,祝德和邓博等人所炼制的魔纹装备,此刻正式使用了起来。

  但见一直脱离战圈之外的火剑宗弟子齐齐升空,猛地开启那个恶心的烟雾。霎时间,大片的烟尘遮蔽天空,好似一团团浓浓的雾气凭空出现,遮挡了大部分人的视线。

  一些企图升空的其他内宗弟子,被这么一搞,呛得连连咳嗽,个个破口大骂。

  要命的是,这些平时不可一世的家伙,哪怕是聚集了内劲嘭嘭打出,对烟雾也于事无补。这些的烟尘就像是牛皮糖一样,黏在这里就不走了。

  没办法驱散烟雾,无数人陷入恐慌,只能对着在空中乱轰。如此做虽然容易造成误伤,可只要伤不到自己就好。

  吗的,谁让你靠近我了?那不是找抽吗?

  “我靠,这小子怎么那么阴?”水剑宗大师兄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

  “既然乱了,那就照乱的打,谁抢到是谁的!”一见面就吃了徐荣大亏,木剑宗大师兄很是不闷,御剑而飞。

  不仅仅是他,其他的内宗弟子和精英,也急急忙忙的升空作战。一些实力强的,还真就冲了上去。

  秦冲这一手,许多人都始料未及,只好打乱计划,先下手为强。

  一时间,本就混乱不堪的局面,打成了一锅粥,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听到阵阵惨烈的嚎叫。

  “谁踢我屁股?谁?给老子站出来!”

  “我擦!谁摸我咪咪,不想活了吗?姐妹们,给我阉了他!我要让他拜倒在老娘的石榴裙下。”

  “哈哈哈,老子终于摸到那娘们的脸了,那手感,啧啧,真是不错啊!”

  叫骂声,恼怒声,在烟雾中响成一片。一些平时就对某个美女弟子流口水的禽兽,已经忘记了原来的初衷,只顾得上揩油了。

  当混乱结束的时候,据说大部分的女弟子都狼狈不堪,衣衫凌乱,仿佛刚刚经历了高潮一般。至于那些男弟子,则是脸上留着无数的红色巴掌印,不过表情极是满足。

  与其他内宗相比,火剑宗就要好的多。事先秦冲已经让人准备可以在恶心烟雾中辨别人物和方向的魔纹,所以只有少部分人被波及到。

  突破烟雾封锁的,大部分也是火剑宗的人。

  然而,当秦冲看向巅峰的时候,才发现徐荣那家伙竟然已经快要冲上去了。数丈的距离,对于武士五重巅峰的剑修来说,也就是两三息的事。

  “你以为你成功了?做梦去吧,哈哈哈哈!”

  眼看着就要将旗帜抢到手,徐荣面色一喜,有些激动。可是,他的喜悦还在脸上尚未化开,却见一个火剑宗弟子竟然捷足先登,抢在他前头把旗帜给取走了!

  先一步得手的,自然就是叶小天了。他虽然实力不强,可速度绝对不是盖的。哪怕徐荣先出手,可仍旧比他慢了一步。

  “混蛋,给我交出来,否则我要你的命!”到嘴的猎物被人摘走,徐荣气的直哆嗦,恨不得立即将叶小天生生活剐。

  叶小天能停下吗?

  为了他能够抢到旗帜,秦冲不知道伤透了多少脑筋,杀死了多少脑细胞,才想出这么一桩妙计。为了配合他,火剑宗牺牲了不知道多少师兄弟。

  “小子,你最好祈祷不要给我追上,否则,我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见对方铁了心要跑,徐荣赶紧狂追,并且以语言攻势企图瓦解对方的抵抗意志。

  不过他算漏了,叶小天平常就被无数人追杀过。那些人,不仅仅是实力强大,而且人多势众。

  O☆更、新,a最快9)上4☆酷…!匠网

  可让叶小天有些心悸的是,当他得到旗帜之后,有些树大招风,被许多人都盯上了。

  要不是他逃命是一把好手,还真不一定能够守住这面旗帜。

  “保护他!”正在此时,秦冲发出歇斯底里的狂吼,带领所有能够脱身的火剑宗弟子疯狂赶上,截击徐荣。

  不仅仅是徐荣,只要是能对叶小天造成威胁的内宗弟子,都在火剑宗的狙击范围。

  “呼……”

  总算轻松了些,叶小天立即降落在地。

  他刚刚停下,一只虫子便是窜了出来,把旗帜抓住,转身就开跑。

  “是它,一只大虫子把旗子给抢走了,快追!”

  那些尚在地面来不及反应的其他内宗弟子,恍若捡到了金子的乞丐,疯狂的朝着悲鸣虫涌来。

  可让他们无语的是,这是看起来有些丑陋的虫子,竟然一边逃跑一边狂喷酸液。

  开始他们还没有在意,可渐渐的,才发现自己的行动越来越迟缓,很多人干脆被黏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旗帜被抢走,战斗很快尘埃落定。

  雷剑宗徐荣机关算尽,连偷来的剑诀都用上了,还是落了个空,忍不住血气上涌,疯狂咆哮。

  “哼,就算那只魔宠得到旗帜又如何,只要抓住秦冲,他自然会乖乖就范。”

  “说的对,抓住秦冲,干倒火剑宗弟子,那只虫子就算是有天大能耐,也只能乖乖投降。”

  “上!把火剑宗大师兄给擒住,旗子自然会返回来!”

  被戏耍了一阵,人们不禁把目光转向了火剑宗。只要将其主要力量给干掉,他们就算是拿了旗帜也没用。

  这一刻,火剑宗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危机。

  例年,率先夺旗的内宗,都是面临危险最大的一方,这一次,也不会有例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